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五1

  不需要到字條歪曲筆跡寫下的第三個地址,堊縕他已經想起來了。

  什麼都,想起來了。


  因為父親工作職業的關係,常河縕小時裝載於記憶內最深刻的物品,就是各種出名、經典的電玩遊戲片,任何版本的電玩機具還放置在特別獨立一間的遊戲室裡,那間房間可以是說是小孩子們的天堂也不為過。

  在同齡小朋友還吵著父母要電玩的時候,常河縕已經摸遍所有遊戲片,對此,常河夏並沒有做出任何不允許的舉動,他認為這是他該給他的。

  因為常河縕少了母親的愛。

  他的母親在生下他半年之後,就與常河夏離婚,從此沒有回來過。

  常河夏雖然是個溫柔的好男人,但是他的關心一向只給電玩遊戲的熱忱與職業,而不是身分證配偶欄上的她,她覺得自己是多餘的,但是她非常愛他,因此決定在離婚前,留下屬於他們之間的結晶,然後毅然決然的離開了。

  因為她的離開,常河夏總算正視自己的問題,並且全心全意的照顧他們的孩子,唯一的孩子。

  剛出生的常河縕因為沒有母親的哺乳,所以學習能力、免疫能力都比其他孩子來得差,經常發高燒、感冒,或是過敏。

  照顧新生兒花了常河夏許多精力,因此在工作方面應接不暇,露出了空當,被一直將他視為眼中釘的對手抓了個包。

  常河夏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事實上,在常河縕長大、能自己應付基本常識之前,常河夏都是這樣頂著壓力過來的。

  因此他很讚賞常河縕的小小成熟與體貼。

  常河縕不吵不鬧,小朋友喜歡的電玩,他也很喜歡,更甚是樂此不疲。好奇心旺盛的階段上,他寧願花時間破解關卡、思考這些關卡怎麼做出來的,也不願意和同班同學出去玩耍,將自己關在遊戲室裡。

  有時候他會太過著迷,忘記了吃飯時間、睡覺時間,更甚是小學上課的時間,常常翹課的名單上,「常河縕」三個字總是讓老師們很頭痛。

  老師有試著要和常河縕的父親聊,不過有其子想必有其父,除了從未出席之外,有時候還電話聯絡不到,經常讓老師為他發生什麼事之類的焦躁。

  最後老師親自到府按門,知曉他們家的一些事,常河縕的興趣、去向,讓班導師很放心,走前叮囑一句「記得下禮拜的期末考一定要來喔」。

  班導很放心,但是其他老師可不這麼想。

  當堂還想著要將出席記錄與成績不理想的放牛學生上報校長的科任老師,見著依約連來兩天考試的常河縕,心裡是壞笑著,暗暗期待著常河縕考得一蹋糊塗的成績。

  期末考是什麼樣的概念?對於一個要一生二的小學生來說,無疑就是個這學期所學的一切知識集合而成壓力考試,期末考比分一向很重,也讓學生很煎熬,正是因為如此才讓老師對常河縕不及格的成績感到理所當然。

  然而成績一出來卻不是這樣。

  從思考遊戲到開始試著設計遊戲,那些複雜的數字變化,讓常河縕對小一只是加減乘除的小兒科考試來說,完全不是同個階級的程度。

  為了讓遊戲有趣味性,鑽研了故事劇情的常河縕也認識不少國字,甚至是參考上了教科課本,這種只要乖乖讀書就能拿好成績的考試,他也考得輕而易舉。

  想知道現代人對遊戲的看法讓常河縕不少在網路上爬文詢問,起初還是看學校的生活課本來參考的,發現只了解到部分,才和父親借用了電腦,記在腦裡的知識讓常河縕認為搞不好以後會用到而記下,在這次考試上發揮作用。

  三科滿分的成績對大部分小一生來說不少見著,但對一個逃學不上課的學生來說,即便是及格都要稱之奇蹟了,更遑論是滿分?

  這點讓期望落空的科任老師非常不滿,他強烈的懷疑常河縕是靠考試作弊而得來的成績,可當他不耐煩地說出老師隨便口試出題的答案時,「小天才」這樣的小稱號就被冠上了。

  常河縕非常不喜歡這個稱號,他知道那是他努力來的,而不是天資聰穎。

  他不想回應老師們對這個稱號的期待,他變成了壞榜樣學生,小考考試考得漫不經心,時不時就翹課逃學,或是賣弄知識趁機辱罵老師,讓老師們對他的評價也變了聲。

  河縕?我看是厄運吧這個學生……

  被冠上的稱號不會因為這樣的留言變了調,只是從「小天才」變成了「墮落的小天才」。

  常河縕對這些稱號滿不在乎,他仍鑽研在他設計的遊戲上。

  直到那個女孩送到自己家裡,兩名笨蛋警察來到家裡,父親自刎死在家裡,然後自己又被送出家裡。

  他的心靈產生了一點變化。

  他的思考更加成熟,平時個性就安靜的他,被送到經常託付的托兒院後,更加沉默寡言,除了「嗯」、「好」、「不要」,其他句詞就像忘記怎麼發音似的,從沒有出現在他口出的句子內。

  但是托兒所的那一對常駐雙胞胎姊妹卻因此對他死纏爛打。

  妹妹活潑異常,好奇心旺盛,叫做拉莎;姊姊溫和恬靜,個性和妹妹完全相反,叫做拉夏。

  每每這兩姊妹一到托兒所,就纏著常河縕不放,讓常河縕很是好氣又無奈。

  處在這種模式下的幾天內,常河縕逐漸放下心防,與兩姊妹熱絡起來。

  某一天,他只從照片看過,完全陌生的女人出現在他面前。

  那是他的母親,但又不是。

  她是拉莎、拉夏兩姊妹的母親,是來接她們回家的,不是也是她生下的他。

  她就與常河縕一樣,有頭漂亮的金髮,長髮讓她看起來氣質非凡,剔透的紅眼睛宛如清澈的潭水,即便沒有血緣關係,常河縕也會覺得她有讓人安心的氣場。

  她認得出常河縕,就算不是因為血緣關係,也經常從前夫常河夏時不時的關心得知他們孩子的消息,她有時候會很想念他,但從來沒有回覆訊息過。

  她很意外自己能見到他,她也意外自己的女兒與他的關係不錯,因此用了點人脈,將他接了回來。

  她將他接回來的家,不是他所熟悉有父親身影的獨宅,而是她再婚的居所。

  她與再婚丈夫擁有三個孩子,除了拉莎拉夏外,還有一個小她們兩歲的女孩。

  常河縕原本還對新環境有所期待,但是沒想到會就此踏入了殺父仇人的地盤。

  因為他看到哭得淚眼汪汪、臉上長著細小雀斑的女孩,讓人憐惜的模樣就與當初五花大綁被送來的表情一樣。

  一模一樣。

  常河縕咬牙切齒,他一向很理性,對一個八歲升小學二年級的小孩子來說,他簡直冷靜了過頭,他只有狠瞪著女孩一眼,然後垂下眼簾,除了來個眼不見為淨外,他自己也很清楚,父親自刎這件事那女孩完全不知道,她也是被牽扯其中。

  她只是個五歲的小女孩,她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

  這樣想讓常河縕的情緒平緩下來,畢竟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們都要面對面生活著。

  不過……這女孩在這裡的話……將她綁來的人很有可能……

  縕,不要相信姓「堊」的人。

  想起父親死前交代的話,常河縕頭轉向一旁牽著他的手的拉夏,他知道她們姊妹倆都是跟母親姓。

  「妳們父親姓什麼?」

  「嗚……」聽到常河縕的疑問,女孩瑟縮了一下,顯然她已經知道常河縕與什麼做關連了。

  「姓堊,白堊紀的堊。」拉夏詳細的回答。

  但她不知道,她這一回答竟讓原本還眼光泛淚的女孩狠瞪著她一眼,隨即又變回那可憐兮兮的模樣,方才那不屬於五歲小孩情緒的臉部舉動,彷彿不存在一般。

  「姓堊啊……」常河縕緊握拳頭,暗自將這位「父親」牢牢記下。

  「怎麼了嗎?」拉夏感覺常河縕有些不對勁。

  「沒、好奇問問而已。」常河縕微笑答道。

  這一個微笑讓拉夏更覺得他的心裡藏著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