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五3

  吃完早餐,她要忙著其他工作,因此將四個孩子都帶到托兒所照顧。

  「縕,你是不是有什麼沒跟我們說?」她才剛離開,拉夏突然問。

  「啊?」常河縕皺起眉頭,搖搖那小腦袋瓜,「沒有啊,怎麼了?」

  「葛格真的真的沒有事情嗎?」拉莎逼近。

  「真的沒事啦,怎麼突然這麼問?」

  拉莎拉夏相覷一眼,將常河縕拉到旁邊,完全冷落了堊朱曉的存在。

  堊朱曉捏著小拳頭,她羨慕那對姊妹能和常河縕相處的自然,而她卻像是瘟神一般,避而遠之。

  為什麼……堊朱曉覺得鼻子有些酸酸的,她可憐兮兮的扁著嘴,不能理解對方對她的態度為什麼那麼糟糕,明明那一天他還像英雄那樣,救了她最愛的娃娃。

  「不要!把迪倫還給我!」

  「妳不是說要借我嗎?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兩隻小手各抓著小熊玩偶另一邊,堊朱曉淚眼汪汪,與另一個同齡的白胖胖男孩搶著玩偶。

  他們互相拉扯,互不相讓,用了極大的力氣爭取,惹得小臉漲紅,但女孩子力氣總比男孩小了點,更別說男孩的個子也比她大些,她很快就敗陣下來,小熊玩偶被男孩搶了去,自己因為作用力往後跌摔。

  男孩一搶到玩偶,立即轉身要逃離現場,卻被站在身後目睹一切的大男孩擋了去路。

  「把小熊還給她。」大他們三歲的常河縕比男孩還要大一個頭,他睨視男孩,語氣不善,「不然我會告訴你媽媽。」

  他原本不想理這種小鬧劇的,但他不屑以大欺小的戲碼,最後還是出手相救。

  男孩一聽見要告訴媽媽,他嚇得趕緊將手上小熊塞進常河縕懷裡,才剛要踏出逃離的一步,被常河縕擋了下來。

  「不要再讓我看到。」常河縕因為學校老師的事,現在心情不怎麼佳。

  男孩瑟縮一下,立即點頭如搗蒜,看見常河縕讓步,趕緊跑開。

  常河縕沒有理會男孩會不會去反過來告狀,他看了眼手中的小熊,走向了坐在地上小小啜泣的女孩。

  「拿去,」將小熊丟進女孩懷裡,常河縕沒有打算安慰女孩,或是拉她一把,「少拿這種會吸引別人注意的無聊東西來這裡。」

  雖然他語氣不善,但將小熊救回來的那個身影,堊朱曉一直沒有忘,一直將對方的崇敬刻印在腦海裡。

  但是為什麼……明明是她先遇到他的,為什麼現在站在他身邊的,卻是後到的那一對姊妹,為什麼……為什麼……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常河縕的父親自刎與她有關,是她之後才知道的事。


  他偷偷的知道了一些事。

  藉著堊芎不在家的中間時段裡,他用了點方式成功進到了書房,他首先就呼喚了小柯,瞭解一下堊芎關在書房裡都在做些什麼,之後將小柯關閉,任何人、除非小柯自願,否則不會有人能將小柯開啟。

  堊芎關在書房全是研究關於父親智能玩家的資料,還有遊戲運行的程式設計,桌上的藍圖資料全是從父親工作室裡「偷」來的。雖然早猜到堊芎就是那場促合巧合的背後人,但實際知道真相,還是會升起憎恨的火。

  還不是時候……常河縕握緊拳頭,堊芎的書房除了資料外什麼也沒有,他一定在外面有其他工作室,他現在燒了這裡的藍圖,工作室的肯定還有備份,他要沉住氣,急於一時只會壞事,早一步曝光他的目的。

  他要找到那個工作室。

  然後毀了所有,和那個人一起!


  她們偷偷的知道了一些事。

  她們跟著男孩找到了父親從不允許她們進入的書房,躲在暗處看著男孩憤憤離開,再偷偷溜進裡頭。

  書房內很整齊,對於辦公桌上的文件藍圖,兩姊妹是一點也看不懂,隨便翻翻幾頁藍圖,就赫然聽見有人靠近的腳步聲,兩姊妹嚇得趕緊躲在空蕩的書櫃空間裡,將門櫃輕輕闔上。

  門櫃剛闔上的瞬間,書房的門板也敞開來,原本老早就出去上班的堊芎又折了回來拿東西,兩姊妹不敢將門櫃拉開一條縫,但能聽見父親再對誰說著話。

  「差點就把妳忘了。」

  「妳放心好了,就算妳什麼也不說,我也會有辦法讓妳開口。」

  「哼,常河夏那傢伙,以為開了道防火牆就能阻得了我嗎?既然你死了,也就沒有人能夠跟我搶她了,哼呵呵呵……」

  帶著耳罩機器,堊芎看了眼被移動的藍圖文件,暗哼了聲,回身步出書房,關門、上鎖。

  兩姊妹不懂父親說得那些意思,但她們知道,父親提到了「常河夏」,那是男孩的父親,難道父親和常河夏有關係嗎?

  拉莎蹦蹦跳跳的待在家裡,拉夏冷靜的跟著男孩追尋真相。

  然後,還他一個復仇。


  「不行!妳們不能這麼做!」

  男孩找到了他的工作室,趁著對方還埋頭研究耳罩機器,男孩悄悄的將毛巾塞到門縫下,免得對方發現到他的企圖。

  將整間簡單的房屋四周潑滿油水,將它們延至門口外,與浸滿油水的引火線交集。隨手將油桶丟進門口,走到引火線的最前端,男孩點亮了火苗,既冷酷、又毫不猶豫的點燃火線。

  但是出現在門口內的兩個嬌小身影讓他後悔了。

  「我們別無選擇,這是我們家欠你的。」

  拉莎與拉夏手牽著手,對著男孩露出微笑。

  「不可能……妳們應該和母親離開南街了才對……不行!給我回來!快給我出來!不准又少任何一個人!」

  「縕,不要等我們了。」拉夏下定決心,拉著拉莎跑向內部,為的就是要牽制住男孩一心盼望他死的人,阻止他逃跑。

  「不要!給我停!給我停啊!」

  男孩嘶吼尖叫,他企圖抓住引火線,即便炙燙的火燒灼了他的雙手,他也拼了命想要阻止,他不想要她們死!

  然而沾滿油水的火線燃燒得飛快,男孩沒能阻止火勢蔓延,當火蛇達到終點的那一刻,等待著火線結尾的油桶瞬間燃起大火,早在各個角落倒滿的油水,經由油火串連,將整間屋子燒起了大火。

  那對女孩被火焰吞噬的背影,深刻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最後他不知道是怎麼走離火屋的區位,他彷彿所有能夠存活在世上的理由全失盡一般,如行屍走肉的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直到他撞到了人。

  是個女孩。

  他下意識想到拉莎、拉夏……

  他腦筋混亂的低下頭,對方被他撞倒在地,一雙眼睛淚汪汪的,彷彿下一秒就會哭出來。

  她真的要哭出來了。

  往常拉莎要是被欺負,哭了,他總是能拿出糖果討她開心。

  「給,不要哭。」從口袋裡拿出糖果,他遞了出去。

  她吸吸鼻子,接下糖果,但她發現對方要離開了,趕緊拉住對方的褲管。

  「小茉和葛格迷路了,可以陪小茉找嗎?」

  「我……」

  我沒有那個心情。

  男孩沒能來得及說出口,遠遠就有人狂奔而來,大呼小叫著,一個拳頭不客氣的招呼過來。

  大男孩的拳勁並不大,但精神受創又加上後腦勺狠狠撞著地面,男孩最後的畫面,是腦海裡那對姊妹的微笑。

  「拉莎……拉夏……」

  再次醒來,他變成「堊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