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六1

  「你確定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莫奎皺著眉頭,他這樣的問題,已經問過不下幾次了,雖然對方還是會回答他——

  「沒問題,這些神經管線能幫助他穩定記憶與精神,免於發瘋或失控。」

  回答他的男人一向是同一個人,是負責堊縕……喔不,是常河縕的主治醫生,白袍醫生每次來檢查常河縕生命狀況時,莫奎都會這麼問他。

  「可是……」莫奎擔憂看著病床上的虛弱病人,再看向連接心臟跳動的心電圖,「前幾天不是還心跳異常升高嗎?」

  「那可能是記憶途中遇到些具衝擊性的畫面造成的,你該再感謝這些神經管線的幫忙,否則以他的狀況可能沒那麼容易度過。」白袍醫師嘆了口氣說,「他是我目前看過經歷最悲慘的病人了,而且還是這麼小的狀態下。」

  滴、滴、滴、滴……

  莫奎抿抿唇,不再質疑醫師的話,雖然他一直覺得,常河縕已經陷入昏迷一個禮拜了,為什麼還不能清醒。

  滴、滴……滴、滴……

  躺在床上、雙眼闔閉的常河縕,呼吸微弱,處在睡眠的狀態下,右手插著營養液輸管,胸膛是貼著心電感應裝置,頭上戴著環形頭盔,中央透明塑片內,可以看見數百條絲線跳動。

  滴……滴……滴……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先離……」白袍醫師正準備要轉身離開,但是下一秒的尖銳警示音卻讓他臉色大變。

  滴……嗶——!

  常河縕的心跳暫停跳動了!

  「怎麼會……快!快準備電擊器!請家屬親友全部離開!」白袍醫師指示、大喊。

  「不好意思,我們要進行急救,請……」

  「可是常河縕他……」

  護士小姐將莫奎推出病房,病房上的救急燈亮起,裡頭正進行電擊急救。

  莫奎是這樣覺得的,他坐在外頭坐立難安,雖然這麼想很自私,但是若常河縕死了,他的妹妹就找不回來了。

  「怎麼了?河縕怎麼了嗎?怎麼門關著?」抽空來看的杜南才剛到,就看到一臉難看的莫奎,心裡有些緊張。

  「常河縕他……心跳停了,醫生正在急救。」

  「什麼?」但是她沒想到自己會聽到這種答案。

  「不知道什麼原因,不過醫生在場,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常河縕這傢伙……不會這麼輕易死的。」莫奎不知道自己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撫杜南。

  急救的時間沒有過很久,可能是十分鐘、半小時,但就算是這種短短的時間,也讓莫奎與杜南非常難熬。

  紅燈暗下,白袍醫師走了出來,臉色沒有很好。

  「醫生,河縕他……」應該不會真的……

  杜南不敢直接說出來。

  「先到裡面去看吧。」白袍醫師說。

  杜南先走進去,看到常河縕的瞬間,大鬆了一口氣,差點說出「河縕,你差點嚇死我了」,但是接下來的想法沒有好到哪去。

  常河縕兩眼迷茫,像是不清楚這裡是何處。

  「……這裡、是哪裡?」對著環境的陌生,常河縕的反應比平常慢許多。

  莫奎皺起眉頭。

  「人是救回來了,但是卻又失去記憶了。我重新檢查了他的身體狀況,除了失憶外,其他並沒有什麼影響,這幾天最好先……」

  「沒有影響那最好,」突然闖進來的男人看起來一板一眼,手上提著公事包,一開口就開門見山,「醫生,我們方便現在辦理出院手續嗎?」

  「……常先生現在的狀態並不適合立即出院,外出極易對他的精神上造成二次受創,更何況先生你可能沒有那種權力為常先生辦理出院。」

  「我是常先生令尊託付財產權利的律師,由於令尊涉及一些違法研究,理應要坐牢十年,但令尊選擇了死亡,因此剩下來的財產與刑責,將由其子——常先生決定是否要繼承,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若常先生選擇繼承,那麼他立即就要坐牢十年,不過他還未成年的關係,法官減輕一半刑責,只要坐五年就好。」男人從公事包裡拿出證明文件,冷靜的解釋。

  「……啊?你說那是什麼意思啊?你有看清楚常河縕的狀況嗎?」莫奎覺得很不爽,常河縕現在的狀況難道那個男人看不出來嗎?坐牢五年也太誇張了?他妹妹……他妹妹該怎麼辦?

  莫奎壓抑著衝動。

  「我是公事公辦。」先是冷面無情的回覆莫奎,男人再轉回來,「醫生,方便現在辦理出院手續嗎?」

  「……」白袍醫師看了眼神裡似乎只有迷茫的少年,他點頭,「可以,到櫃檯去辦理吧。」

  「謝謝您的合作。」男人將證明文件收回公事包。

  莫奎啞然、呆然,一時間腦筋一片空白,所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全擠成一團,混亂不已,先是常河縕心跳停止,再來是常河縕心跳恢復,卻又失去記憶,接下來突然出現個自稱常河縕的律師,說是只要常河縕點頭,他就得要坐牢。

  「這什麼跟什麼啊……」莫奎腦子一片混亂。

  但是這些事所有的共通點……

  「不行!你開什麼玩笑?怎麼可以就這樣讓河縕坐牢?」杜南無法坐視不管。

  這些事的共通點……莫奎看向常河縕,白袍醫師與律師正好離開病房,對方的表情瞬間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清明的雙眼盯著他看,朝著他微微一笑。

  那眼神,彷彿所有事情都掌握在他手中一樣。

  這些事的所有共通點——都是常河縕。

  莫奎覺得他了解了什麼。

  「杜老師,妳先別緊張,那律師就算幫常河縕出院,之後還是會安排待在家裡,至於財產的部分……」莫奎看了又回到失神狀態的常河縕一眼,「也要他點頭同意才行,先不要緊張,坐下來吧。」

  杜南皺著眉頭,對方說的很有道理,身為長輩還搞不清楚狀態,實在不應該。

  「我知道了。」杜南點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