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六2

  「常先生,我們該走了。」律師溫柔的牽起常河縕的手,帶他下床、離開醫院。

  「我、我們要去哪裡?你是誰?認識我嗎?」常河縕下意識的跟著律師的腳步走,嘴上將他的疑問提出。

  「我們要回家。我姓李,稱呼我為李律師也可以。我認識你,也知道你任何事情。」李律師細心回答。

  莫奎與杜南跟在兩人之後,莫奎知道常河縕失去記憶應該是假裝的,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徹底?

  「這個律師的來歷……」杜南還是忍不住要擔心。

  「先隨機應變吧。」如果礙於什麼事情不能立即解除「失去記憶」的狀態的話,莫奎暫時先不和杜南討論。

  李律師招了輛計程車,先讓常河縕上車,不忘招呼身後的兩人。

  李律師就如他所說的「知道常河縕任何事」,他一字不漏的向司機先生報地名。

  醫院的位置與常河縕的家有段距離,約二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已經藉著莫奎借住而獲得的鑰匙,站在家門口前。

  將鑰匙插進鑰匙孔,莫奎一把轉開,喀的一聲,推門進入,燈也自動亮起。

  待四人進到家中,家門咚的關上,某種壓抑的氣氛才解除了一樣,某人立即開始執行各種事項。

  「終於逃離那群人的視線了……」常河縕垮下肩膀,不顧旁人,走到沙發休息去,「小柯,幫我調查厄運下一次改版更新是什麼時候,還有哪部分的設定更改過,列出來給我。」

  「好的,縕。」

  「常河先……」注意到對方的視線,李律師改口,「咳,常先生,文件已經拿來了,你有考慮要談談財產繼承的事?」

  「你是不是也該跟我們解釋什麼?」莫奎一臉不爽。

  「河縕你記憶恢復了嗎?」杜南一心期盼。

  常河縕吁了口氣,他也清楚自己這些沒交代好的事情,一有機會,肯定都會被問個清楚。

  「一、我暫時不會動這些財產,所以我暫時不會繼承,時候到了會和你連絡;二、我的存在對厄運的運行有很大的關係,我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所以我需要偽裝;三、我記憶完全恢復了。」常河縕擺了擺手,「還有什麼問題嗎?」

  「礙於常先生之前不記得這份財產權利,因此我不曾打擾過您,不過現在不一樣,以今日算起,您僅有半年的時間決定是否繼承這份財產,若逾時,則會按照令尊的交代,全數捐出醫療機構。」李律師告知。

  「知道了,我解決這些事情不會超過半年。下一個。」常河縕揮揮手,意旨下一位。

  「……有必要到心跳停止和失去記憶這種地步嗎?話說回來,心跳停止是怎麼回事?」莫奎當時差點被他嚇死。

  「我只是為了測試那個醫生是不是堊家的人,心跳儀器這種電子儀器,小柯出手弄一下,要停多久就停多久,失去記憶是確認醫生身分後的決定,畢竟通風報信之後,肯定會對我的戒備減少一點。」

  「很快就會被拆穿了吧?你的身分EVC都會做記錄,更別說運行遊戲後,固定上傳的資料,官方人員也會知道。」杜南覺得這種做法似乎太多此一舉。

  「我知道,我很清楚。我這麼做,當然是為做好準備而留的延遲時間,」常河縕一臉無所謂,「更別說有小柯在,EVC目前還收不到我的個人資料,在遊戲內能拖多久就多久,他們越晚發現,對我越有利。」

  「縕,找出資料了,改版更新訂在三個禮拜後,遊戲細節大致都沒有做更改,多了幾項設定而已,若要結束『它』的話,盡快在三禮拜前搞定。我已經事先找好你所需的東西了,減少需要找的時間,但最快也要花兩個禮拜。」小柯的電子音從音響內傳出。

  「聽到了吧,要救你妹的話,接下來不要來吵我,順便幫我和學校請假……」常河縕停頓一下,「不對,休學好了。」

  「休學?有必要嗎?」莫奎皺眉頭。

  「有,不要過問,你會怕。沒事的就離開吧,不送……」從沙發上站起來,應有的尊師重道常河縕還是有的,「杜老師,再見。」

  「小柯,幫我運行厄運。」

  下了指令,常河縕我行我素的進了房間,丟著兩位客人不管——莫奎不算在內。

  「喔對了,」常河縕前腳踏進房間,後腳頓在原地,提醒他們,「別忘了,我現在失憶,不要表現的太高興,他們會懷疑的。」

  「……」


  「小柯……」

  感覺頭暈目眩,喉嚨乾渴得讓他說話沙啞低沉,常河縕在陷入昏迷的第四天,就已經恢復意識了。

  常河縕還沒理解清楚周遭,下意識就喊出小柯的名字。

  「噓,縕,你現在在醫院,你的病房有監視器,請靜止不要動。」不過只要是電子儀器就無法阻止的小柯,顯然已經入侵這間病房。

  還來不及睜開的雙眼連忙收回指令,想爬起身的念頭瞬間丟進垃圾桶,常河縕不是笨蛋,小柯都說到「監視器」了,他立即放鬆身體,閉上眼睛,假裝自己還處在昏迷狀態。

  「我處理好了,將監視器畫面不斷重複前三天的時間,他們不會知道你已經清醒。」沒幾分鐘,小柯已經做好掩飾作業。

  「……」

  常河縕睜開眼,試著坐起身,伸展一下四天沒有動的筋骨,兩隻眼睛環視了下四周,然後從旁邊的矮桌上拿起水杯,滋潤乾渴的喉嚨。

  「小柯,怎麼回事?」放下水杯,常河縕問。

  恢復記憶前,堊縕根本不知道堊芎有派人監視他的舉動;恢復記憶後,常河縕也不會突然間就知曉。

  「堊芎知道你的存在會威脅到他。」小柯說的很籠統,但是足以讓常河縕瞭解前因後果。

  「……妳知道他人現在的位置嗎?」常河縕沉住氣。

  「不在國內。」小柯早已經先行調查過了。

  常河縕咂了咂舌,他看著窗外的燈光黯淡,手上插著營養液輸管,他感覺不到餓,昏睡了四天,生理時鐘早已經亂了。

  「現在幾點?」

  「凌晨五點。等會六點護士小姐會來看你的狀況和補營養液。七點莫先生會來看你清醒了沒,就順路去上課。杜小姐七點半會照顧你到八點半。九點到下午四點不定時會有護士來看,四點過後莫先生會待在這裡,直到晚上九點與杜小姐交接,凌晨一點之後就不會有人過來。」小柯將這幾天透過監視器的觀察,逐一報告。

  「……那個人應該知道我的狀況吧?」常河縕指的是負責他財產繼承的李律師,是他從小就知道的一號人物。

  「是,隨時和他保持聯繫。」小柯多的是電子傳輸、通話、溝通的功能。

  「讓他明天過來,凌晨一點後偷偷的來,中午太危險了,太容易被發現,他只是名律師。」

  「好的。」

  「記得消除他來過的痕跡。」

  「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