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七2

  堊縕最後離開遊戲的地點,仍在新手村。目前十五級,已經解決了最後一項任務——灸奈的心願盒。

  現下只要到武器匠、防具鋪拿了他的武器和防具,就可以離開新手村,到達下一個地圖。

  在上一次下線前,堊縕正好要從民宿走到武器匠,距離不遠。

  「銘夫先生?我來拿雙刀了。」眨著單純無辜的眼神,常河縕盡量在遊戲裡裝得無害一點,減少一點麻煩。

  背對著店外的銘夫聞言轉身,一看見「堊縕」,立即笑容迎上。

  「哎,真是好久不見了,快要……一個禮拜吧?最近在忙學校的事嗎?」銘夫一邊關心,一邊又轉過身,將打造好的雙刀翻出來。

  「對啊,最近有點事,不過現在可以專心在遊戲上了。」堊縕撓了撓臉頰,接過銘夫遞來的雙刀。

  「這樣啊,可不要太沉迷遊戲,也少花錢在遊戲上。」銘夫像個大哥哥一樣叮囑。

  「花錢在遊戲上?」堊縕歪頭,不能理解對方為什麼會這麼說。

  「這個啊,」銘夫點了點腦袋,「頭髮變短了呢,通常要改變人物外表,都是要花錢的,難道你不是嗎?」

  「喔、這個是朋友給的一個人物變更卷,不是我花錢的。」堊縕摸著自己的頭髮說。

  「懂了,不要亂花錢啊。武器拿了去對面找小天吧,可以快點到主城去。」銘夫揉著堊縕的頭髮說,就像在對待自己弟弟一樣。

  「好。」堊縕點點頭。

  雙刀順手的掛上身後的皮套上,從小玩遊戲機能選擇職業的遊戲,常河縕大多都選擇速度敏捷的刺客,對這種武器放置已成了習慣。看著銘夫沒有感覺異常,常河縕心裡鬆了口氣,幸好剛剛看的厄運資料夠多,正好能將方才看到的資訊用上。

  堊縕先不看雙刀的資訊,他先走到對面的防具鋪。

  從「堊縕」與銘夫、銘天兩兄弟對話時就覺得有異,現在常河縕知道有系統玩家的設定,就完全篤定了這兩兄弟確實就是系統玩家之一。

  系統玩家本身模樣不可能與遊戲中角色完全一樣,之前鬧出一整班學生失蹤的事,即便事件已經過了十年,但目前還是有人在追著這案件跑,堊芎不會冒這種風險。

  不過角色不會與本尊一樣,但性格卻是不會變的。

  眼前看起來懶散、又無精打采的少年,在常河縕的印象中,就有這麼一個人。

  明明是男孩子,但因為長得清秀,又有頭漂亮長髮,不管走到哪都會受到注目,這讓他小時候即便不常上學,也對他印象深刻的原因。

  他叫做呂天,與遊戲的名字差一個字,但是氣質是一模一樣。

  他之前問過堊縕的名字,不是遊戲上的,是真正的。很明顯他知道現實上的事情。

  「我來拿防具。」堊縕對著銘天說。

  銘天點點頭,拿出他已經準備好的防具。

  刺客本身屬輕甲職業,身上的防具大多不會太重,且極輕、簡易,就如銘天手上的那套黑色裝備一樣。

  「還有,我覺得你需要這個,附贈的。」銘天再拿出一件斗篷披風,交到堊縕手上。

  「……為什麼覺得我會需要這個?」堊縕疑問。

  銘天指了指眼睛,「你有隱藏屬性,這是隱藏物品,應該只有一個人會有,但是你例外。」

  應該只有一人會有,如果是指眼睛的話,肯定是人類的隱藏角色,堊縕抓著披風,腦海裡想到了一個人。

  那是全身罩著黑色斗篷的苗條女性,身上的裝備,似乎就與他手中的一樣。

  補師嗎……常河縕牢牢記下。

  「我知道了,謝謝,呂天。」

  兩眼瞬間瞪大,對方顯然被這兩字驚嚇到,瞳孔瞬間縮小了一圈,他張口、正要說些什麼時,堊縕已經走遠了大半步。

  換下身上的新手吊帶裝,穿上黑色輕甲裝備,再套上斗篷衣,整個人就像某個可疑的黑衣人一樣,不過穿著圍巾變得很多餘,常河縕只好辜負小柯的好意,先將圍巾收進背包裡了。

  新手村的下一站,是人類主城‧聖母城,同時也是生命女神‧拉拉莎所在的重要重生點。

  拉拉莎……堊縕垂下眼簾,這個NPC的角色對厄運劇情佔有很大的關鍵,當初設定就是由系統玩家操控,畢竟拉拉莎死亡就等同於人類無法重生,會慢慢滅絕,因此絕不能用普通AI來控制這個角色。

  操控拉拉莎的系統玩家只要不是他想的那個人選就好了。常河縕忍不住要憂心。

  聖母城以拉拉莎所在的花庭為中心,向外構成建築、道路、市場,最後圍成牆面繞成圓形。聖母城的範圍極大,能容納萬名人類玩家在內走動,畢竟玩家下線後,人物可不會消失,而是會回到聖母城,變成NPC在城內走動——新手除外。

  聖母城有其他玩家會叫做花城或是金城,因為生命女神所在花庭的關係,主城內都會飄散著消除負狀態的金色花辦,這是只有聖母城才有的壯景。

  剛走出與新手村連結的通道,就立即看見那呈十字的白色光柱,在遠遠的地方像個地標的展現它強烈的存在感。十字中央的圓形內,是拉拉莎的生命晶石,看起來仍完美無缺,絲毫無損。

  不過常河縕清楚明白,它很快就會碎裂掉落下來。

  ——綁定生命之花

  內容:請走到聖母城中央,找到生命女神‧拉拉莎,與她綁定重生之花位置。

  獎勵:五百經驗、一拾芽。

  這是他一踏進聖母城就自動接下的任務,是必須要完成的任務,不綁定生命之花,之後若死亡,拉拉莎無法進行復活。

  生命晶石的地標太過醒目,花庭的位置在中央處,很難會迷路。

  越靠近花庭,花瓣紛飛得越多,也能依稀看見,那漫步在花庭間的金白身影。

  常河縕現下的心情不若其他方要見到生命女神的玩家那樣雀躍與期待,對金白美人的聚焦愈清晰,他的心就愈沉重。

  一頭彷彿要融入金色花朵中的長長金髮,白色的簡潔長袍襯得她婀娜多姿,底襟畫縫著似蟲文字,白皙的手背上,可以看見某種圖騰。

  如火的赤眼在這冷調的色彩當中,顯得十分醒目,卻也讓常河縕心如冰窖。

  不僅僅是名字,就連容貌也完全沒有變,就如他所猜想的,她也被抓住了。

  她是……

  拉莎與拉夏的母親。

  同時也是他無緣的媽媽。

  母親……

  嘴唇在顫抖著,常河縕想喊出這份無法說出聲的字眼,但是他知道,只要在遊戲裡,任何細節都不能馬虎,不能出差錯。

  不能被知道,他是常河縕,已經恢復記憶的常河縕。

  強壓下悶在胸口的悲戚。

  「……妳就是拉拉莎嗎?我來跟妳綁定生命之花的,麻煩妳了。」

  堊縕主動示好,臉上是友好的微笑,對著拉拉莎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