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裏.八仙 - 同病相憐

  「呼……」

  在文件檔敲上一串文字之後,附上一個句號,林川芎彷彿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他終於在截稿日前將稿子趕了出來,不必每天驚心膽顫的接起既是責任編輯也是好友的趕稿電話,而且還是三餐加上宵夜。

  據說川芎在這麼拖搞下去,可能還會多出個下午茶時間,就連他的寶貝妹妹莓花也有可能被強迫的住上好友居所幾天。

  換而言之,莓花會不在林家大宅,然後他不將稿子趕出來就看不到他最寶貝的妹妹莓花!

  想到這裡,正業是大學生,副業是作家的林家兄長不禁刷白了臉。外表看似凶狠、常習慣皺眉往往嚇跑小孩子的林川芎其實有著重度的戀妹情結,他最不能允許有任何雄性靠近自己的寶貝妹妹,若是是他的責任編輯就不必太過擔心了,他還得擔心靠近薔蜜的男性的安危……不,等等,張薔蜜她身體不是寄宿一名男人嗎?  

  川芎鐵青了臉,他還是決定趕緊將文件檔儲存比較好。可當他的手正要覆上滑鼠時,左手邊無預警伸出一隻瘦小胳臂,短雉的五指握著馬克杯,杯內還盛裝著咖啡。

  川芎認得那馬克杯是自己的,咖啡也是自己提神常喝的,也知道那貼心伸過來的小手是屬於誰。川芎下意識就移動慣用右手,將馬克杯拿了起來,還看了一眼仍然面無表情,有的是冷冽氣息的小臉,川芎也是下意識的道了謝。

  「謝了,張果。」

  川芎習慣這種模式不是沒有原因的,為避免小莓花被薔蜜當作人質帶離林家,川芎這禮拜幾乎都窩在自己房間裡和文字作伴,除此之外,還有時不時就走進來到處晃到處發呆的張果。

  第一次張果進到房間,川芎也只是挑了挑眉又繼續埋頭苦幹,但是第二次容忍、第三次容忍、第四次川芎就忍無可忍了。這棟大宅也算是老房子了,在各個房間當中,就只有川芎的房間門板開啟會產生「嘎——」的聲響,張果難以理解的想法已經嚴重干擾到他寫稿了!

  於是他不客氣的發下逐客令。

  「張果,你若是閒閒沒事就到客廳去看電視,別一直跑來我房間!不然你給我送一杯咖啡也好啊!」

  這句怒吼正好讓路過的赤珊瑚不經意聽進耳內,少女相貌的赤珊瑚訝異著竟然有人能不畏懼張果,對其張口大罵,不過這對她來說無所謂。少女的身影突地拔高成男人模樣,有著雙性能力的赤珊瑚嘴邊噙著愉悅的笑。

  「呼呼呼,阿蘿,你若是不喜歡女性的模樣,我也可以變成充滿男子氣概的男人哪。」赤珊瑚輕笑著,離開了川芎房門外。

  就憑著川芎這句話,張果幾乎每天端著盛裝咖啡的馬克杯,坐在床上直盯著地面發呆,當發現某個作家正休息時,便會適時的將咖啡遞出,久而久之,川芎也將之成了習慣。

  將已經冷卻的咖啡一口乾盡,川芎皺著眉頭,請張果替他在泡一杯咖啡,熱的。

  在張果出房門的同時,靜置在桌面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川芎幾乎想都沒想就知道打電話來的是誰了。他看了眼還未儲存的稿子,接起了電話。

  「川芎同學,不管你是不是已經準備好要再次離家出走,距離截稿日已經剩下兩天了……更正,只剩下一天。」冷靜的女聲毫無保留的進入川芎耳內,那是屬於薔蜜的嗓聲,「你若是還想見到莓花的話,我勸你趕緊回到你的房間,繼續趕你的稿。」

  除了前句讓川芎不禁翻白眼之外,他更震驚的是後句。

  川芎霍地起身,過大的動作拌倒了椅子,「靠,莓花什麼時候被妳帶走的!」

  「我想你可能是認真過了頭,才沒發現我前天到過你家,這點讓我感到非常高興,但別對拖稿這點太過認真了。」

  「如果真要說的話,稿子我早就……」

  川芎還未完的話被手機另一頭的句子給蓋過了,那是聲階驀地下降的低沉男聲,能在薔蜜身邊出現的男性也就只有暫時寄宿在薔蜜身體裡的於沙了。

  「喂,張薔蜜,妳的《特.大家的中年大叔》給妳買回來了,另外還有宵夜……妳是在跟誰講電話?」

  「我想我不需要和一隻鯊魚多說明我這是工作。」  

  另一頭沒了聲音,川芎挑了挑眉稍,打算繼續他未完的話。就在這時,去重新泡一杯咖啡的張果回來了,門板發出的「嘎——」聲仍刺激著川芎記得之後要去請人修門。

  似乎是太過於專注某件事上,又或是放著空在走動的張果沒注意倒在地上的椅子,當他被椅腳給絆倒時,手中的咖啡也迅速飛離,往方形的機器奔飛而去。

  那是代表川芎存亡的電腦主機。

  川芎沒有做任何挽回動作,還未從張果絆倒的信息回過神來,川芎就眼睜睜的看著主機被咖啡潑得到處都是,然後……

  然後,電腦螢幕瞬間轉成一片漆黑。

  另外一邊,打算嘗試日式料理的於沙將蕎麥麵條和醬汁小心翼翼地端往薔蜜的方向,卻被疊高的大叔寫真集絆了一跤,醬汁順勢灑落薔蜜正在使用的筆電上。

  薔蜜平靜的盯著已經是黑屏的筆電看,那鏡片之後的雙眼已有了冷酷聚集,再來就是絕對的零度。

  幾乎是同一時刻,同一時間,在不同的地點,持著手機的林川芎與張薔蜜爆出了怒吼。

  「張果!」

  「於沙!」

  「幹啊啊啊!老子的稿!」

  「真是太好了呢,於沙先生,我覺得我們該到廁所去深度對談一下。」

  都聽見手機另一頭聲響的川芎與薔蜜有致一同的擱下手機,趕緊查看自己的電腦主機,或是筆電,也許有挽回的機會。

  但是他們試過的任何方法,螢幕上還是一片漆黑。兩人又拿起了手機,貼近自己耳邊。

  「完了完了……明明就差一萬字的稿子就完成了,要是主機沒修好,不就代表我存在主機內的其餘七萬字稿子都全完了嗎!幹,還我的莓花來!」

  「我比你好一點,川芎同學。我的用隨身碟存著,抽掉就可以在換筆電繼續工作,至於沒有儲存的部分我想也只是小事。川芎同學,即使你我都發生了這麼可以說是人間悲劇……嗯,是你的人間悲劇,你還是得在明天之前將稿子趕出來,就算連我都覺得趕不出來,你還是得要趕。」

  「靠靠靠!妳就不能饒過我嗎?」

  要他在一天之內拼出八萬字?不可能!

  「同病相憐似乎非常適合用在我們身上,就看在這點份上,我就將稿期延長到後天,川芎同學,這是我的最大極限。」

  「去妳的同病相憐,誰跟妳同病相憐了?多一天是有什麼用處嗎?」

  「當然有了,請好好把握,川芎同學。另外,同病相憐是指都被傷腦筋的人干擾了,我的是男的,你的是男的。順帶一提,你也是男的。」

  伴隨著輕笑,薔蜜掛上了手機,只餘嘟嘟嘟的聲響環繞。

  幹!

  川芎第一個念頭就是這音節。

  至於張果和於沙兩人,早在惹禍之後逃之夭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