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偽故事 - 俠客

  此人的特徵,有頭金燦短髮、碧綠眼瞳,外貌是樂天開朗的青年,事實上卻年過三十,他是名俠客。

  「呀哈哈哈,沒想到行俠仗義的劍客也會被懸賞耶,果然是太礙眼了嗎?不過還是很好笑啊,你說是不是?小俠客。」

  總是綻放比陽光還燦爛的笑容,偽青年低下頭對著懷抱在手中的男孩說道。

  明明是同樣的金髮綠眼,在男孩身上卻看不見偽青年燦爛的笑,有的僅有冷淡。

  「不好笑。」男孩冷淡的回答。

  和總是燦笑的父親一樣,男孩也總是覺得那燦爛笑容刺眼的很,本來不是很好笑的事,他卻能發出內心笑得燦爛,這點讓男孩覺得刺眼,如果他能操控自己的父親有多好?這樣就可以操控他不准笑了,就像父親教他操控劍刃一樣。

  這樣就可以不用看見一同與燦笑父親出現宛如天使的虛影了,天使的模樣簡直和父親相同。

  「呀……不要這樣嘛,小俠客,笑是一件幸福的事唷。」偽青年將男孩舉得高高的,說出口的誠摯顯而易見。

  「那你為什麼那時不笑?」男孩語氣冷淡的說,「為什麼媽媽死掉的時候不笑?」

  男孩的話語讓偽青年臉上的笑驀地僵住了,他有些傷腦筋的將男孩重新抱進懷裡。

  「小俠客啊,我說過笑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你認為你媽死了我會很幸福嗎?小俠客,我現在最幸福也最感謝的事,就是你媽生了你呀,可別太怪我老是在外流浪,而不回來陪你,這都是為了你的將來。」

  男孩扭過身抱住偽青年的肚腹,悶悶的稚聲自埋進偽青年懷中的小嘴溢出,「我才不管將來。」

  即使男孩覺得那笑容礙眼,但他懷抱著的男人依舊是他的父親,他世上唯一愛的父親,其餘人根本不重要。

  「不然……」偽青年想了想折衷的辦法,他將男孩放回地面上,拍拍男孩的小腦袋,他笑著說,「不然這樣如何?爸爸我啊——」

  「出去最後一次,是最後一次唷,然後就回來陪你好不好?」

  就是這句話,讓小俠客之後人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轉捩點。

  「一直陪我嗎?」男孩抬起頭,他期盼的問。

  偽青年蹲了下來與男孩視線平行,他笑著答,「嗯,是一直陪你唷。」

  男孩終於妥協的點點頭,偽青年站起身子,高大的陰影頓時落在男孩上,男孩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父親是這麼高大的。

  偽青年將男孩轉向自己的正前方,輕輕推了男孩一把,「我很快就回來了,快進屋內等爸爸唷。」

  男孩點了點頭,總覺得這次出遠門哪裡不對勁,不過他還是照偽青年的話,快步進屋去。

  爬上窗檯下的木桌,男孩向外對著偽青年揮著手,直到視野不見那抹燦爛身影為止。

  男孩盯了那高大身影消失的方向好一會,才爬下木桌,轉身面向眼前滿滿的雜物。

  那是以鐵製品居多的雜物。

  偽青年與男孩所住的家非常靠近垃圾場,一些廢棄的鐵製品男孩都會跑到場內亂搜亂撿,然後帶回去研究,這是男孩每天孤獨一人唯一的樂趣。

  也因為他們家靠近垃圾場,才沒有被外人發現。

  不過也僅止於,偽青年未亡之前。


  同樣的時間,男孩每每都在垃圾車將垃圾倒入場內不久的時間出現,不過他發現這次垃圾車沒有很快就離開了,反倒駕駛垃圾車的兩名工作員都下了(副)駕駛座,站在車旁抽起菸來,嘴裡不知在說些什麼的張張合合。

  男孩好奇的湊近,躲在垃圾堆之後,嬌小的他輕易就被龐大的陰影遮蓋起來。他張大耳朵,企圖聽清楚明明是兩名男人,卻也如女人一樣八卦的對話。

  「……我家的娘子傷心很久啊,哈哈,說到底她是粉絲啊,讓我這個做夫的都不知道該吃醋還是照常呢,但是聽說,被抓到了呢。」

  「啊啊……是那個俠客啊,幫了我們不少忙卻被盯上了啊,被黑道的。」

  「我記得那個俠客有個很小的孩子,這樣下去會被找到的吧?」

  「好可憐啊,被抓到不是做手下就是……」

  捻熄菸頭,說話的男人沒有繼續說下去。

  另一名男人像是知道後語的抿著唇,吸入最後一口菸,也將菸頭熄了。

  「回去吧。」

  「啊。」

  聽著垃圾車的引擎聲漸離,男孩縮起身子,抱緊兩腿,一抖一抖的兩肩……似乎在哭泣。

  因為母親早逝,父親常不在家,被迫成熟獨立的男孩在哭泣,因為他懂已離開的兩名男人的對話。

  世上的俠客只有一人,被懸賞的俠客只有一人,如果說被抓到的人是俠客的話,那毫無疑問就是男孩的父親,他被抓到了,最終的後果絕對不會是如他承諾的回家,而是……

  而是陪伴母親了。

  「嗚噎……爸爸……」

  垃圾場總是揚起穢氣,朦朧的,卻在此刻,縮在垃圾推旁的男孩顫抖的身影無故愈發清晰。

  有股無形的氣在驅散。

  那是雜加憤怒與殺意的氣……以及無止境湧出的,寂寞。

  「……」

  男孩停止哭泣,還留有淚痕的小臉上,是不見笑意的笑顏,眉眼彎得像新月,就連小嘴綻放的弧度也如新月一般。

  男孩,笑了。

  第一次笑得哀傷,卻又燦爛。

  男孩認為刺眼礙事的笑容,就綻放在他的臉上。

  他開始懷念父親的笑,可是又不想見著那天使般的虛影,因此,他笑就好了,他笑就看不見了呀。

  即使不是真心的笑。


  又過了一個禮拜,偽青年已確定被槍斃,以黑道的方式。

  接著,偽青年的家也被找到了,包括男孩。

  「喂喂,那傢伙也有孩子的啊,怎麼處理啊?」

  「還能怎麼處理,這種小鬼做手下了也是沒用,處理掉吧。」

  「在這裡處理嗎?喂喂,這邊的垃圾場可是有人管理的,被找到可不好辦啊,會被老大說話的。」

  「那就帶到『那裡』在處理,這件事就交由你辦了。」

  穿西裝的男人揮了揮手,我行我素地走了出去,沒有看見那同樣穿西裝的青年臉上詭異的笑。

  「遵命呢……」

  原本該是被捆綁起來的男孩從青年的身後走出,稚嫩的小臉上是依舊燦爛的笑,他的小手被青年牽了起來,夕光透過未閉的門照在男孩與青年的身上。

  握著小手的厚實手掌,腕處似乎閃著細小銀芒。男孩另一隻手上也拿著惡魔形狀的手機,那是他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父親陪伴在身邊的改造物。像是為了想念一般,他緊抓手上的手機,同時也是操控能力來源的手機。

  ——那是男孩覺醒的念能力。

  被送到流星街的男孩……不,是俠客,開始了他運用腦力的智慧生存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