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秋節

  「哎……今天是中秋節呢,阿玉。」托著下巴,墨色的瞳孔直盯著吵鬧佈煙的人界,外表就像個美少年的嫦娥,其實性別是女,黑道大姊大的暴躁脾氣可以說是狠心地打碎了人界對嫦娥溫柔賢慧的幻想。

  「啊啊?又是那個得搗麻糬的日子了嗎?真受不了!怎麼人界老是愛亂幻想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嫦娥姊妳也說句話評評理啊!中秋節到底和麻糬有什麼關係了!為什麼……」總是不諜不休、異常聒噪的玉兔男孩長著一對可愛兔耳,赤紅的雙瞳充盈著對人界的不滿。

  「嗯唔……?又、到這個時候了、嗎?」揉著還充滿睡意的褐色雙瞳,操著奇怪的說話方式,背部揹著亮晃晃的金斧,據說那是打麻將耍了河神一點詐贏來的斧頭,與嫦娥、玉兔同居天界夜地的青年不是別人,他姓吳名剛,被人界誤以為到現在還在砍桂木的西河仙人。

  「拜託一下好嗎?吳剛你那又想繼續倒下去睡的表情是怎麼回事?都睡一年了也該清醒了吧!快去砍木好準備一下接下來的例行事務好嗎?」

  玉兔暴跳如雷,他是真的很不喜歡吳剛懶散愛睡的個性,每件事都得要一直催促才肯去做,然而那過程卻又緩慢的讓人心情暴躁!

  「閉嘴!阿玉,你那大嗓門真是有夠吵的!」悅耳的女聲惡狠狠地爆出焦躁,嫦娥輕揉疼痛不已的雙耳,一雙妍麗眉眼滿是暴躁的瞪著兔耳男孩,「快去搗你的麻……不對,你應該是搗藥不是麻糬吧!」

  「什麼時候又變成搗藥了!人界真的是……嗚哇!」

  「吵、死了,滾開、點。」

  被人從旁推開的男孩沒有注意腳邊的小石子,光著腳丫的右腳踝以可怕的弧度彎曲著,兔耳男孩吃痛的扭曲一張稚氣小臉,小巧身軀反射性地跟著弧度彎下,以免腳踝受到更大的傷害。

  銀髮赤瞳的男孩臉上沒有即將撞上堅硬、甚至還有些凹凸不平的地面而慌張,小巧的木杵滑出了男孩手掌,旋即心念一動,僅有成人兩指節長的木杵瞬間放大放大再放大,大到比兔耳男孩身高高出兩倍,緊接著,男孩小巧身軀撞上了放大的木杵,然而木杵沒有如想像中來的堅實,它竟是隨著男孩的倒下力道彎出如彎月的弧度。

  柔軟的觸感貼上了皮膚,玉兔確保自己安全過後,他立即從變得柔軟彎曲的木杵上跳起,一對稚氣的眉眼盤踞著憤怒,狠狠地擰了起來。

  「吳剛,你這個懶惰又散漫的混蛋!你剛剛是故意推我了是嗎?啊啊!一定是故意的吧!你真是……討厭死的懶惰鬼!」

  容易被憤怒沖昏頭的玉兔抓起高上自己身高兩倍的木杵,兩隻手臂使用的力道並沒有如外表看起來的軟弱無力,玉兔揮舞著巨大木杵,朝著映在眼中的纖瘦身影毫不留情地砸下——

  「阿、玉!」

  聽聞似乎夾帶極度不耐煩的兩字,玉兔的身軀顫了顫,正要砸上吳剛那超脫人界幻想的纖瘦身子的木杵停了下來……不,並不是玉兔自己停下,而是有條飄逸的粉紅絲布纏上了巨大的木杵,輕軟細薄的絲布比實際上看到的還要具有韌性,沒有因玉兔男孩異常的怪力而撕裂斷開。

  畢竟都是在神界夜地相處已久的同居人,嫦娥哪會不懂玉兔暴躁易怒的個性?相信這名銀髮赤瞳的男孩在聽聞自己不耐煩的叫喚聲時,仍會先用力砸下那用來搗物的巨大木杵,再來送上幾句咒罵問候吳剛父母,最後才是打哈哈的態度轉向彷彿美少年的自己。

  雖說外表像是美少年,倒不如說是嫦娥的衣著品味相當差勁,短褲、無袖短衫是她的基本配備,以前用來固定柔順黑色長髮的髮簪因沒有定時保養而遭到鐵鏽佔領,無奈之下嫦娥將髮簪丟棄,接著也懶得去梳妝那長過腰的長順髮絲,現在都是隨意的綁在腦後,而讓人誤以為是哪位脫俗的美少年,現在唯一能辨識她是女性的,僅剩纏住手臂與輕覆背後的粉紅絲布,以及胸前兩團的渾圓。

  嫦娥深深地嘆一口氣,墨色眸光直瞪著玉兔僵硬嬌小的背影,額際上暴漲的青筋清楚顯示著她再也不能忍受玉兔那聒噪、喋喋不休的嗓聲,尤其還發覺自己的肚子正飢腸轆轆時,她可無法再讓這場鬧劇繼續下去,更何況那揮舞的木杵還差點揮到了她!

  「阿玉、吳剛,若在不快點行動,我可能沒有太多的耐心在聽你們廢話下去,我會立即下凡的,我說話算話,相信你們都明白。」

  彷彿就是風雨欲來的悅耳女聲宣告著,那就像某種蛇類的墨黑瞳孔像是盯著獵物地直直盯著兩道大小身影不放,她的眼神、她的口氣都在說著——她是認真的!

  被那如蛇的眼神盯著,玉兔背後不禁都沁出冷汗,他瞪著眼前的纖瘦身影,滿腦子都是「他害的」、「可惡,出手要是再快一點……」諸如此類的負面想法。

  將粉紅絲布從木杵上收回,嫦娥交叉一雙修長美腿,那對妍麗眉眼總算不再映上兩道大小身影,她轉向正熱鬧歡樂的人界,無擦任何胭脂的薄唇輕啟:

  「還不快點動作?」

  「是!嫦娥姊!」玉兔立即站直身軀,當下做了個敬手禮的動作,接著迅雷不及掩耳地展開例行作業。

  「……」吳剛沒有回應,他的動作依舊慢悠悠地,他鬆開緊握在金斧柄上的修長五爪,朝著夜地滿月上唯一生長木林的方向邁去。

  小手虛空一抓,玉兔將憑空出現的小巧磨臼往地面一拋,旋即喊聲「大」字,磨臼轉眼間變得高大,然而玉兔的目的不是將物品丟進磨臼進行搗物作業,而是打開了磨臼……正確來說,是打開磨臼側邊的木門,裡頭是琳琅滿目的珍貴食材,陣陣涼氣不停襲向玉兔男孩,冷得讓男孩直打哆嗦,那門裡頭彷彿是放滿食材的冰箱。

  點算著磨臼內容物,玉兔算著算著,一張稚氣小臉竟扭曲起來,他發現去年留下的食材不夠,得再繼續搗滿食材才行,而且還得多搗出幾份留著備用。

  看著等同於大型冰庫的磨臼內,玉兔已經不止一次的怒罵過人界的奇思異想!

  雖然不是在人界真正的月球上生存,但居住在神界夜地的滿月位置卻與人界月球正好相疊,從下俯瞰下去,能輕易地看到人界密密麻麻的車水馬龍,尤其在這種節慶上,他們還能看見裊裊黑煙緩緩地往他們的方向飄升,還夾帶著食物的香氣。

  在中秋的節慶上,人界的其一個大型活動無非就是烤肉了。

  而就是烤肉!給了玉兔等人極大的麻煩……噢,是對玉兔與吳剛來說。

  仙人不需要任何飲食補充身體所需,不過偶爾也是會嘴饞一下,試試人界從許多物品結合、而產生香氣十足的各種食物,而好死不死,各百千種的食物,嫦娥就是愛上了烤肉這一項。

  嫦娥對玉兔吳剛來說就是個頭號領導人,領導人的命令非做不可,若是想要拒絕……是問要是有人兩眼閃爍凶光,手握從人界買來殺豬的尖銳利器,想讓你的拒絕狠狠拐個彎的時候,相信你會立即回心轉意,沒人會對你珍惜生命而有意見。

  正是因為嫦娥愛上了烤肉,而且還非得在中秋節符合天時地利的絕妙時間下——嫦娥說天天吃自然會膩,為了不讓她最喜愛的食物就這樣滅掉,所以她決定一年吃一次——玉兔與吳剛只好摸摸鼻子,好好幹活去,否則就有得討皮痛了,嫦娥雖是女性,但狠下心打起人來可是毫不留情啊。

  想起上一回反抗嫦娥命令而差點被栽掉兔尾巴的玉兔哭喪著臉,手腳迅速的關上磨臼木門,他從口袋抓起一大把的食物種子,將其拋丟進磨臼上方下凹的搗物處,同時間,磨臼與木杵快速的縮小,縮至男孩可以輕易地坐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一手能掌握木杵,且剛好配合木杵大小的磨臼,以達進行輕鬆搗物作業為止。

  一邊快速的上下搗磨著種子,男孩另一隻手還不時趁著木杵向上的瞬間探下觸摸著種子被打腫的飽和度,一旦到達了飽和,他就將飽和種子取出,再從口袋中丟進數個種子。

  等到了吳剛拖著一卡車的木頭回來,玉兔才停下放入種子的動作,將磨臼上的一輪全數搗磨完畢。

  玉兔將飽和的種子用另一個包囊小心翼翼地裝起來,要是因為飽和而爆開的話,那對他來說不是非常有趣的事。

  再將磨臼放大,玉兔打開側邊木門,將一些食材進行挑選以及插成串的動作。

  與其同時,吳剛可不是就這樣閒著,他藉由滿月凹凸不平的地形作為放置木材的凹洞,將附近的凹洞地面塞滿木頭,緊接著,修長的手指一輕彈,所有的木堆莫名自燃起來,吳剛才又開始下一步的動作。

  將從人界購入的鐵網架通通擺上,吳剛像是十分疲憊的坐倒在地面上,半掩的眼簾讓他深感沉重,一頭趁著進入夢寐而被玉兔惡作劇的火紅腦袋像小雞啄米點啊點的。

  很快的,如火燃燒的短髮青年又再次陷入沉沉夢鄉當中。

  玉兔瞇細那雙赤紅瞳孔,單單僅是瞪了那沒了意識的瘦弱青年一眼,破天荒的沒有扯開嗓子揚聲惡罵,長著一對可愛兔耳的男孩認命地繼續自己手邊的工作。

  青年的工作已經結束,所以玉兔也用不著在盯著吳剛有否認真執行作業,這麼做只是浪費他的口水以及時間,惹火嫦娥可不是說聲對不起就能解決的。

  玉兔速度飛快的在烤架上塗抹一層防止食物黏底的奶油,接著他將處理好的食物迅速擺上,再接著忙碌的在烤肉區飛快來回,將差點烤得過熟的食物夾上大碗公,等待一輪的食物都放進了碗公內,男孩小憩似的呼了一口氣,最後恭敬的將放滿散溢香氣食物的碗公雙手奉上。

  其實早就已經在數著轆轆聲有幾次的嫦娥一見碗公從旁伸來,立即像狼一般迅速抓過碗公,狼吞虎嚥的朵頤起來……雖然是想這麼做,但女性該有的形象還是得保持的,嫦娥霸氣的拿過碗公,在看過橫跨陸地海底山間皆有的食物,她優雅地拿起木筷,夾起一片豬肉片,耐著肚子餓的性子小咬一口,接著點點頭道:

  「還不錯,繼續忙你的。」

  聽聞嫦娥的讚美,玉兔是在心裡鬆一口氣,曾經有一次為了要發洩悶氣而故意給嫦娥專用的碗公放滿幾乎燒焦的食物,嫦娥看了差點讓碗公內的串燒跟著玉兔串在一起。

  玉兔轉過身,腳步快速的往磨臼的方向邁去,他還得準備下一輪的食物才行,嫦娥的嘴饞要吃到滿足才會停下的。

  嫦娥見玉兔的角度見不著自己,她偏著身子,讓玉兔看不見自己的吃相,再接著大快朵頤的解決碗公內的各種燒烤食物。

  「再來一碗!動作快!」

  距離磨臼都還有半條路程,玉兔就已經聽到嫦娥以那難以想像的速度解決碗內食物、要求再一碗的聲音。

  玉兔其實並不意外。

  雖然是背對著自己,但玉兔若是狠下心來想看的話,用點小仙術就能輕而易舉地達到,嫦娥的吃相雖然很豪邁,但也不到很難看的地步,玉兔只能說是嫦娥太顧及形象了……雖然已經沒什麼形象可言了。

  玉兔快速的縮短與磨臼之間的距離,再次拿起成串食物擺在烤肉架上,執行與方才沒有兩樣的工作。

  將嫦娥手上連烤肉醬汁都吃得一乾二淨像是方清潔完畢的碗公拿走,玉兔又開始將熟的食物放進碗內,直到又是一輪結束,在嫦娥前將碗公送上。

  緊接著,玉兔又會聽到「再來一碗」的悅耳女聲。

  中秋節是個熱鬧又開心的放假日子,然而那是對人界的凡人來說。

  對玉兔來論,那無疑是個搗藥種子、串食物、燒烤、奉上、搗藥種子、串食物、燒烤、奉上……等等無限循環的可怕日子,他總是覺得嫦娥的胃是個無底洞,將磨臼內冷藏的食物都吃得精光後,他還得從小包囊拿出備用的飽和種子,將種子往地面一丟,它瞬間爆出小小炸裂聲,從種子內爆出許多食物。

  然後又插成串,進行燒烤、奉上、串食物、燒烤、奉上……再次進入輪迴。

  玉兔衷心的覺得他累死了。

  癱躺在凹凸不平卻不如人界所說會發光的滿月地面上,玉兔現在連動動手指的力氣也沒有,他只能一邊呆望著即使是天界也依舊會有星辰的夜空,一邊感受全身所傳遞的疲勞,所謂的精疲力盡,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玉兔想起陷入夢寐的吳剛,仔細想想現在的疲憊也能體會他這麼會睡的心情了,雖然不知道吳剛在砍伐的辛苦,但是桂木一向是難伐的神木,若是由玉兔親自去伐也不會伐的吳剛這麼多,居然能夠讓嫦娥吃……先不論嫦娥以前溫柔賢慧的印象與現在的差異之間有著什麼過人秘密,但玉兔突然想起,其實吳剛是謎題最多的男人吧!

  啊啊!他什麼都不想管了!今天是中秋節,也可以說是他的生日是吧?人界的凡人不都是誕生日是生日嗎?若是許願望真的有用,那他希望——

  別再有中秋節這種東西了好嗎!

  「哎?你累了嗎?玉兔,可是你嫦娥姊我啊好像還吃不太夠哪。」

  嫦娥刮刮臉,一臉靦腆不好意思地說道。

  ——妳還好意思啊!嫦娥姊拜託妳放過我吧!

  明知道拒絕嫦娥會有什麼下場,但玉兔是真的什麼力氣也沒了,因此他索性兩眼一白,當場暈厥過去。

  最後,他心裡腹誹著。

  ——中秋節什麼的……最討厭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