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作劇

  現在是半夜兩點。

  位在寧河市的葉家此刻是燈光寂暗,讓即使是滿月的光暈落在屋簷上,仍是巧妙地隱蔽在陰影當中,好似一頭進入夢寐的怪物,但這其實只是葉家主人施予的一種障眼法而已。

  這種時間點上,身為葉家獨子的葉祖乙還在外巡視有否奇怪的妖怪出沒,他的任務就是要將這群有可能半醉半醒的老爹妖怪,或是偷跑出妖界在外逗留的小妖怪全趕回去睡覺,免得嚇著了晚歸的人們。

  因此,在趁著脾氣易怒的葉祖乙不在家裡的時間,目前居住在葉家的百鬼眾,是同聚在葉祖乙的房間內,輕聲細語地在討論著今日的惡作劇。

  「哼哼,猜我想到了什麼?我要打電話去騷擾在地下的大人!」一雙睜著鬼靈精怪的赤紅雙眼,未罩著紅色大衣所附的風帽的及肩白髮是隨著自窗外不時吹進的涼風晃動,個子嬌小的女孩是用著氣聲對在場的百鬼眾說道。

  「無聊,被主子抓到你們就完了,少吵我睡覺。」手中抱著奇怪的竹籠子,未減聲量的嗓音低啞冷淡,少年僅瞥了下聚在一起的其他夥伴,異於普通人的金色瞳孔在漆黑的空間當中格外金燦耀目,少年將目光收回,隨即就依他所言,闔上了有些睡意的沉重眼皮。

  「打電話?如果是用葉祖乙那傢伙的名義,這種壞事我幹!絕對幹!」帶著強硬氣勢的鬈髮女性動作激動地站起身,曲線完美的體態在這群夜視力極佳的百鬼眾是一覽無遺,更遑論是坐在女性旁邊的男孩,一抬頭就能將女性的裙下風光全收進那隻獨眼裡。

  被繃帶綁裹住全身、只露出獨眼與大半稚氣臉龐的綠髮男孩默默地垂下眼,小心翼翼地抹掉將要流下的鼻血,這種過於刺激的畫面對他小孩子來說,真的太補了。

  「可、可是,被祖乙大人抓到的話……他、他會生氣的……」說話細聲細氣的,即使是面對熟識百來年的夥伴們,綁著公主頭在左邊繞個髻的少女也仍是羞赧結巴地說道,一張精緻的五官緊皺在一起,生怕她景仰的祖乙大人真的會當場上演大屠殺。

  只要一想到葉祖乙氣勢凌厲生氣的樣子,少女就覺得、覺得……其實生氣的祖乙大人也好帥氣。

  沒有人發現綠髮男孩偷偷地覷著女性的裙下風光,然後又偷抹了幾回鼻血,也沒有人發現羞赧少女逕自地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五官精緻的兩頰浮上淡淡紅雲。在百鬼眾當中個子嬌小的紅眼白髮女孩不介意少了幾個不參與的夥伴,甚至還將沒有表達是與否意見的綠髮男孩擅自擺在加入的隊伍當中。

  「沒關係,打電話騷擾這種事,三個人就夠了!」見有人這麼踴躍的參加,赤眼白髮的女孩也顧不得會吵醒會吵到葉家的另外一名主人,那名窩囊頹廢的男主人就算被吵醒也只會反過來被噱一頓而已;而另一名女主人則因為回娘家的關係,今天不在家,否則這群百鬼眾就不會這麼明目張膽了。

  「吵死了,小紅,給我閉上妳的嘴!」將隨便抓拿的枕頭丟向群眾,冷漠少年惡狠狠地說道。

  「喲,葉祖乙的忠狗是生氣了嗎?可別因為主人不在就亂吠啊,竹姬,呼呼。」還氣勢強硬地站著的女性搧開不知從何來的摺扇,將不知道是衝著她,還是丟歪的枕頭巧妙搧開,接著將摺扇掩在口鼻前,讓人看不出她的表情,可那對紫紅的撫媚雙眼卻掩飾不住調侃的笑意。

  「哼,懶得跟妳這不聽話的傢伙吵,主子會選中妳,一定是妳當時做了什麼手腳,否則怎麼會選妳這麼叛逆的女人?」瞇細金耀的雙眼,竹姬狠瞪了女性一眼後,無趣地扭過頭,不管過程是如何,他最後還是相信葉祖乙的決定。

  「我們可沒要和你繼續吵下去,在鬧時間都沒了,走走走,我們到樓下去,我這有大人的手機電話呢!」比鬈髮女性搶先得到發言權,紅眼白髮的女孩先是對著已經閉上眼的竹姬宣告幾句之後,推著明顯還想與竹姬繼續吵下去的女性,將她推出門外。

  最後,穿著紅色大衣的女孩兩手插腰,居高臨下的瞪著還坐在原地的綠髮男孩,「青坊,別以為你一直看著阿扇的內褲我們會不知道,給你五秒鐘,你的屁股還黏在地板上的話,我絕對會將你不知廉恥的行為報告葉祖乙的!我說完話已經沒有時間了!」

  一聽聞最末一句,被稱作「青坊」的綠髮男孩忙不迭地爬起身子,生怕紅衣女還真會將他的所作所為報告給他的主人,但對偷看內褲這事,他其實是抱著「這是健康教育」的態度面對。

  「小紅,妳不懂,這可是男人實地的健康教育,幹嘛打擾我的教學?」明顯不覺自己有何過錯,青坊環起手臂,氣勢不輸站在門口的女孩。

  「我管你什麼教育,我只知道,你這是在拖延我的時間!不來就算了嘛!」小紅彆扭地哼了聲,立即咚咚咚的離開門口,下了樓梯。

  無語地撓了撓被繃帶裹住的腦袋,青坊抿緊唇,沉默了會,最後還是默默地跟了上去,畢竟每次小紅的任何行動,他都會參與其中。


  小紅下了樓梯就看見鬈髮女性早已坐在沙發上,在沙發圍繞的矮桌上,是已經擺放著一副白色的家用電話,平時它都會被擺在沙發與沙發之間轉角的小矮櫃上。

  「小紅快點,這個時候,葉祖乙那傢伙應該差不多巡完了,動作要快。」阿扇緊張興奮地向小紅招了招手。

  小紅依言,趕緊咚咚咚地跑了過去,坐在阿扇一旁,然後心急地拿起了話筒,在格外靜謐地空間中,能聽見話筒發出的嗡——聲。

  青坊默默地坐在旁邊,今天的他異常安靜,不如往常的聒噪吵鬧,或許是方才那一番大出血,讓他今天毫無精力。他看著小紅依著記憶按下號碼,然後將話筒靠近在她耳畔,等待著對方接通。

  不消多久時間,環繞在小紅耳邊的悠悠音樂乍然停下,取而代之的是富有朝氣、語調卻是疲倦哀歎的矛盾嗓音。

  一聽到前面的「喂」聲,小紅立即按下擴音鍵,讓對方矛盾的男聲迴盪在三人之間。

  「喂喂?是葉祖乙那邊嗎?拜託有事快說,小君她好狠,逼我要把這些文案通通改完,否則不准我睡覺,現在還在一旁監督我改文案……喂?喂喂?有聽到嗎?哈囉?」

  抱怨到一半的話筒另一端發覺對方不是應該不耐煩地叫自己閉嘴,或索性地掛上電話嗎?怎麼會突然改了個性子,一言不發的聽自己抱怨?

  聽著擴音發出的疑惑單音,三人屏著氣息,有志一同的抿緊唇,沒有人主動上前說話,他們就是要讓對方以為是打錯電話了。

  「奇怪?是不小心打過來嗎?」

  「我不管你是不是在自導自演,我說過了,沒批改完不准睡。」冷淡的女聲似乎離話筒有些距離,聲音比男聲來得還小。

  不過就是這句話,讓男方只得摸摸鼻子掛上電話。

  這只是第一通。

  當對方一關上電話,家用電話都還未發出「嘟嘟嘟……」的餘聲,小紅立即又開始撥打了第二通。

  第二通很快就接了起來。

  「喂?是葉祖乙嗎?這次沒打錯吧?」

  「喂?是葉祖乙嗎?這次沒打錯吧?」小紅壓低聲音,將對方的語句重複一遍。

  「喂喂?不會吧?惡作劇?葉祖乙沒這麼無聊吧!」

  「喂喂?不會吧?惡作劇?葉祖乙沒這麼無聊吧!」這次是青坊將對方的聲音學得維妙維肖,再次重複對方的句子。

  「兄長,你在繼續玩下去,你今晚別睡了。」

  「兄長,你在繼續玩下去,你今晚別睡了……咦?」阿扇正重複得開心時,發覺這聲音的主人似乎不是原本那一個,不由得發出了驚疑的單音,但她發覺之後,慌張地用摺扇遮住了姣好的嘴唇。

  「……」

  「喀擦……嘟嘟嘟……」

  一知道是惡作劇,對方立即將電話又掛了回去。

  可小紅還未就此放棄,又以不同的惡作劇方式打回去。

  當打到最後一通時,他們是三人一同地「喂?喂喂?喂?」干擾對方。

  但當惡作劇到一半時,他們就發覺了不對勁,一連幾次的惡作劇,對方會直接聽上幾秒便會掛斷,怎麼這次,好像、似乎、有點過得太久了?

  他們同時地閉上嘴,三個人湊在一塊,想細聽對方是不是有聲響傳出。方開始還沒有,但隨著時間流逝,他們就聽見了奇怪的聲音,像是某種英文組成的單字,可是細聽又似乎不太像。

  但隨著聲音逐漸轉大,他們才終於知曉那聲音究竟是什麼!

  「哈嘶……哈嘶……哈嘶……」

  那是某種現下流行的喘息聲,聽得都讓三人都暈紅了臉,不禁趕緊將電話掛起。

  小紅原本是打算將電話放回小矮櫃上,然後回到床上睡覺去,否則葉祖乙回到家看見他們三人還在客廳裡,不狠狠地罵一頓是不可能的了。

  小紅等人是這麼想,可是對方不肯放過他們,還未離開桌面的電話聲響起了。

  嘟嚕嘟嚕……嘟嚕嘟嚕……

  小紅有些緊張,發顫的小手緩慢地按下了擴音鍵。

  「哈嘶……哈嘶……哈嘶……」

  聽那不正經的喘息聲,就能知道對方反打電話過來騷擾了!  

  正當小紅再次想將電話掛上時,正門門口傳來了有人進入的聲響,由於方才一番驚嚇,客廳三人才沒有發現鎖扣解開的聲響。

  「你們這幾個,在客廳做什麼!?」方從夜巡回來的葉祖乙不經意往客廳一瞥,卻發現幾道模糊的身影在晃動,仔細一看,竟然是早該躺在床上入睡的百鬼眾。

  「啊哈哈,沒有啊,就……想說天氣很好咩……」一雙靈活裝載鬼靈精怪的赤紅雙目心虛地四處游移著,就是不敢正對著那氣勢凌然的葉祖乙。

  在葉祖乙被小紅吸引注意的瞬間,阿扇不著痕跡地趕緊掛上電話,免得話筒傳出的莫名喘息聲只會讓葉祖乙覺得他們在這種夜間是在用電話聽什麼奇怪十八禁通話。

  但很不巧的是,不掛上葉祖乙還不會發現,一旦掛上了,對方再次打過來的電話鈴聲是大作得讓葉祖乙不想忽視也不行。

  惡狠狠瞪了三個非人一眼,葉祖乙大步上前,想要親自接聽通話。

  「葉祖乙,聽我的,接了你會後悔。」雖然非常討厭葉祖乙,可只要一想起話筒傳出的莫名喘息聲,阿扇就不禁想要阻止葉祖乙接起的動作。

  「你們是做了什麼壞事,才會怕對方打過來?」想也知道這三名非人湊在客廳一塊會做些什麼,葉祖乙挑起一眉,不聽勸告的拿起了話筒,將之靠在耳邊。

  在一人加上三名非人的客廳內,沒有一人發現,藏於家用電話陰影那一面的陰暗處,是飄縷一抹黑煙,將什麼帶了過來。

  「喂?誰啊?」將話筒接起,葉祖乙不悅地問道。

  「喔,這次是本尊了。喂喂,葉祖乙,管好你們家的百鬼,一直打電話來騷擾我,你知道我沒改完文案沒辦法睡嗎?」

  「誰管你睡不睡,你說我家那幾隻打電話騷擾你?」葉祖乙挑起眉,句子上雖有疑問句,但語氣上是給予肯定,畢竟那的確是他們會做的事。

  「是啊,他們弄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來騷擾,像是什麼奇怪的喘息聲啦……我知道他們不會自己發出來,應該是用什麼錄音的東西錄下來,然後播出的。」

  聽見對方的敘述,葉祖乙眼上的眉瞬間緊皺,他稍微看了家用電話四周一會,馬上就發現被藏在另一端的錄音機。

  在三名非人的驚愕眼神下,葉祖乙大概地摸索了一下播放位置,按了下去,然後湊在話筒邊。

  「喂,你說是這個聲音嗎?」

  「哈嘶……哈嘶……」

  「啊,對,就是這個。」

  葉祖乙嫌惡的關掉那莫名其妙的錄音機,然後一雙就要狠吊起來的雙眼狠烈地瞪了三名非人,他說了句「我會處理」之後,就將話筒關掉。

  「我不想聽你們解釋,反正你們說出來的話都是那幾套在輪迴,所以你們還是……乖乖討打吧!」葉祖乙咧出了猙獰的弧度,透著殺機的雙眼掃過三名非人後,立即就先抓住小紅開刀,狠狠地打了幾下的屁股,然後追趕了其他人。

  「啊啊啊!主人暴走啦!」

  「滾開,葉祖乙,我才不允許你打我的屁股!」


  被丟在一旁的錄音機隨著縷縷黑煙吞噬,回到了話筒另一端的少年手上。

  少年怎麼也沒想到,從部下手中沒收的錄音機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讓他心情大好,決定以後得要多多沒收點東西回來。

  「兄長,幫你報復回去了,該好好的批改文案了。」冷淡的女聲卻不適時地響起。

  他不想批改文案,只想回去得好好睡覺!

  「兄長,文案改完才能睡。」站在一旁的少女像是能聽見少年的心聲,冷淡的回話。

  今夜是個不平靜的夜……至少對被打了一頓屁股的小紅、青坊、阿扇,以及被迫批改文案的少年來說,是這樣如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