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常 - 味道

  小羊是個很古怪又很莫名其妙的人。

  個性外冷內熱的他,可以說是非常自我畫圈的人,換另一種方式說,就是會分成圈外與圈內,只要不是在他圈圈內的人,無論是陌生還是認識,絕對會予以冷眼相待,這種個性常讓靡米很頭痛。

  靡米與小羊目前是熱戀中的情侶,兩人的興趣投契,各種性格上也較為相似,再加上小羊的古怪幽默加持下,讓兩人的親密度可以說是直線上升,不過……

  問題就出在小羊那莫名其妙的幽默上。

  一般人的幽默可能在於對事或者是對話上,可小羊的幽默往往惹來靡米的或噴笑或翻白眼或一句「有障礙嗎?」,由於小羊每每突如其來的幽默,讓這句話不知不覺就成了三人行常使用的座右銘。

  最讓人莫名奇妙的是,當小羊看過靡米的反應後,竟是會轉向同是三人行的霧君,雖然還是一樣換來了一句「你是有障礙嗎?」作為回應。

  小羊的幽默都很突如其來,通常都是對靡米說,像是「欸米,我的屁股抽筋了」或者是「我的屁股好癢,幫我抓一下」……等等諸如此類的幽默,這讓在一旁聽到的霧君不由得的在已有「變態」頭銜的小羊前,再加上「低級」的糟糕頭銜。

  雖然說是低級幽默,但讓小羊表演起來,不至於會讓人覺得不舒服或是不愉快,甚至心情還會變得更好,可以說是小羊的一種魔力。

  而在最近,小羊的某種幽默不僅僅是用在三人行的兩名女性身上,更是對其他一同上課的同學造成笑果……沒辦法,畢竟能因此而被逗笑的同學,也就常聚在一塊的怪胎們了。

  根據霧君的觀察,當小羊想使用幽默攻擊時,總是會叫被害人先做某個動作,或是丟出問題,來陷……咳,來接下去他的幽默。

  像是小羊最近有個很愛又玩不膩的幽默,就能拿來做個例子。

  「喂,霧君,妳有沒有聞到一個很像咖哩的味道?」

  趁著第一節還未開始的空檔,三人行是一起吃著由小羊跑腿提供的鍋燒麵,不過霧君才方打開、吃不上幾口,小羊獨特低沉的嗓聲莫名其妙地從右後方傳來。

  咖哩?霧君嚼著口裡的麵條,兩條眉毛疑惑地皺攏起來。啊他們現在不是在吃鍋燒麵嗎?哪裡來的咖哩味?

  「是怎樣?你吃的鍋燒變咖哩麵啊?」有了小羊先前買柳橙綠變成柳橙柚綠作前例,霧君不自覺的網「做錯了」這方面想,頭甚至還想往對方的碗麵裡伸去。

  「不是,妳再用力的吸吸看,用力的吸。」小羊在結尾做了個吸氣的動作,好促使霧君也跟著他一起做。

  霧君遲疑了下,眉宇間的皺摺愈發深刻,她就真的沒聞到什麼咖哩味啊。

  「妳就吸吸看嘛。」見霧君遲遲沒動作,小羊又催促似地說道。

  「你真的很障礙欸。」

  正當霧君準備要照小羊所說的指令動作下去時,她聽到坐在隔壁的靡米發出像是受不了的嗓音。霧君頓時心覺有詐,連忙停下舉動。

  小羊見霧君起了疑心,只好將預定在霧君大吸空氣的瞬間道出的幽默趕緊說出,否則氣氛都要沒了。

  「好啦,那其實是我的屁味,呵嘿嘿……」

  假使霧君真的照小羊的指示吸鼻子的話,一定會因為小羊的這句話而瞬間一口氣哽在喉嚨裡,或是將還在嘴裡咀嚼的麵條從鼻子裡噴出來,到時候又會引得一陣哄堂大笑,而小羊的笑聲絕對是其中最大聲的!

  這種會破壞自身形象、只能對朋友使用的玩笑,與其說是幽默,倒不如說是陷害還差不多,尤其加害人還是小羊。

  差點踏進陷阱的霧君大翻白眼,終於理解為什麼靡米會有受不了的舉動了,原來早已經被玩過了。

  「靠,是哪裡有障礙嗎?拜託,我們還在吃飯耶!」看著即使是沒騙到仍嘿嘿嘿笑的像個變態的小羊,霧君索性不再理那隻變態羊,回過頭繼續吃她的鍋燒麵,並且默默地在心裡替變態.小羊前,再加上一個低級。

  無論如何,老是說屁股癢、抓屁股,或者是剛剛上大號沒洗手還想餵靡米吃東西的變態,真的是很低級!

  霧君認真地嗅了嗅,明知道小羊說的屁味只是開玩笑,但經過這麼一鬧,她都感覺真的有屁味瀰漫在他們四周了,真的是……可惡的變態低級羊!
 

  「欸胖子,你有沒有聞到香香的味道?」

  「又是你的屁味?」

  「噗——白癡喔,你確定屁味是香的?」

  ——胖子,你該去看鼻科了……或許也沒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