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一1

  「厄運onine」第一部由血腥獵奇構成的恐怖遊戲,故事背景是設定在生化爆發造成的世界末日十年後,那時候的人類已有辦法抵制生化感染的人類——也就是殭屍——打破十年來活在無時無刻可能被殭屍吃掉的恐懼當中。

  那一年可以說是殭屍一方的危機,若不是基因異變的快速,強化了各種身體上的機能,否則他們都要敗在這場人屍大戰了。或許也能就此提早從這種末世解脫……無論是人類,還是殭屍。

  進入厄運遊戲的玩家有兩個陣營可供選擇,一方就是要想辦法抵制殭屍侵入聖母城的人類盟;而另一方就是想盡辦法鑽牛角尖潛入聖母城殺死掌握「生」的拉拉莎NPC的殭屍團。

  只屬於人類區域的聖母城擁有各種防止殭屍侵入的裝置,人類的使命就是要拚死的守護位在聖堂的拉拉莎NPC,那是人類可以無限復活的唯一機制。

  有人類專屬的城域,殭屍一方也有。

  無獄塔內擁有強化殭屍各處能力的主塔,也是殭屍方被毀滅重新復活的地方,不過殭屍不像人類擁有拉拉莎無限重生的NPC,因此被毀滅的殭屍會變成魂魄,到毀滅處重新聚集自己的身體,再回塔中的靜身池裡,便可復原。

  既然有掌握「生」的拉拉莎NPC,自然也會有主宰「死亡」的惡魔化身。

  這款「厄運onine」與其他網遊遊戲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承接了過去傳統的單機RPG遊戲,沒錯,一旦最終的大Boss被擊倒的瞬間,也就代表整部遊戲迎向了GameEnd。

  而厄運內的最終大魔王,就是挾帶強大死亡恐懼的主宰者.莎拉了。

  黑髮、白洋裝、小女孩模樣的莎拉,外表天真爛漫,出現機率不定,她的存在神出鬼沒、難以捉摸,唯一能辨別她出現的時機,那就是耳邊傳來銀鈴般的吟吟笑聲……

  莎拉本身不具任何攻擊能力,但是卻擁有無限的幻覺空間,那便是玩家們最為懼怕的存在,誰能猜到下一秒出現在眼前的是什麼恐怖、甚至是血腥獵奇的東西?

  能解開莎拉幻覺的隱藏任務至今為止還沒有玩家發現,因此,厄運onine經營兩年仍不見有結束之意,她的死亡恐懼依舊在玩家的心中無止盡的擴散……

  「嗯哼……遊戲內容大概就是這樣吧,殭屍的目的是拉拉莎NPC,而人類就是無獄塔內的靜身池,真正要讓遊戲結束就是要獵殺莎拉……堊縕,你真的要玩這部遊戲?」挑起眉梢,朱曉靠坐在自己的桌位邊緣上,手裡拿著厄運onine的遊戲介紹手冊,一雙朱紅的眸目直盯著眼前的呆頭少年。

  與遊戲同音不同名的金髮少年眨了眨眼,赤色的眼底內乘載著期待的光芒,朱曉深信對方已經對這款遊戲好奇到要是不給他玩就會整天纏著她到答應為止的程度了。

  雖然他們倆的關係也已經是每天都黏在一起、還被其他同學誤認為是男女朋友的狀況,但事實上堊縕真要纏起人來,就算跟朱曉跟到女廁所都有可能,到時候這種偏差行為被班導師發現,就免不了被斥罵一頓了。

  嘆了嘆氣,朱曉傷腦筋的下意識按壓太陽穴——那是她的習慣——接著就像豁出去的看了堊縕一眼,將貼夾在遊戲手冊後方的晶卡交給眼前少年。

  堊縕立即就像拿到什麼寶物一般,小心翼翼地接過,再小心翼翼又充滿好奇的端詳著,然後滿足地綻放小小的微笑。

  「聽好了,堊縕,雖然我不覺得就你這神經大條的玩恐怖遊戲會嚇到哪去,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厄運的擬真度可是有九成以上的,任何播放在你眼前的一切都會跟真的一樣,你可不要傻傻的呆站在原地,該跑的時候就要跑,拜託也不要想去救什麼無法救的人,他們在厄運內是會無限復活的……」

  朱曉看了堊縕一眼,對方已經謹慎收起僅有一節拇指小的晶卡,朱曉重新想了下方才的勸告,旋即像是對方就是會做這種傻事一樣的抹下臉。

  「……真是不妙,體驗瀕臨死亡就是厄運的特點,這種常常在厄運上演的戲碼,堊縕你肯定每一場都會參一咖,我開始擔心了,真的。」

  揉壓著是真的開始抽痛起來的太陽穴,朱曉是真的擔心堊縕初次玩Game會發生什麼事,尤其還挑選最恐怖血腥出名的厄運。

  同音的人名與遊戲混在不同語句內,讓旁人不仔細注意段落主角或有著極高默契,否則一瞬間難以理解朱曉在說些什麼。

  不過這對從小就熟識至現在的堊縕來說,想要分辨遊戲與自身是輕而易舉的事。

  「有朱曉在,我不用擔心啦。」看見這堂課的科導師走進教室,堊縕一邊回話一邊從書包內翻找出該堂課的教科書,還不忘要提醒對方,「老師來了,朱曉要不要先坐下?」

  「嘖,小本子給我。」往已經站在講台上的老師看了一眼,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朱曉都覺得十分鐘的下課時間真是太少了。  

  朱曉坐了下來,同時從抽屜內抓出教科書,另隻手接過交代堊縕的小本子。

  看起來使用過一段時間的藍色小本子只有張開的巴掌大小,翻開頁面幾乎都是滿滿的數字與文字,那是朱曉與堊縕用來傳遞訊息又不會被人發現的方法。

  整齊的文字以五乘五以上排列,用數學最基本的座標來DIY每個訊息的X與Y軸,進而設定向量,從什麼方向開始閱讀、閱讀順序,然後連字成句。

  雖然在一開始想到這種方式的他們,每回合的出題摻字與解答組句皆是緩慢不已,但隨著多番傳閱,他們現在也練到了僅瞥一眼就知曉對方想說什麼的地步。

  朱曉快速的設定兩條縱橫軸位置,寫出座標,列出文字,然後再額外地方加上混字——混亂原本的訊息——最後注意老師的視線,將小本子闔上,傳回堊縕。

  翻開小本子,堊縕筆都不提,單看著就知道了朱曉的訊息。

  「我沒有要玩厄運,無法陪你,抱歉。」

  堊縕愕然,訝異的轉過頭,一雙赤色的眼瞠得老大,他看見朱曉歉意的笑了笑,用下巴點了點,示意他繼續看下去。

  「你初次玩遊戲,首次進入一定會有教學,你得先了解遊戲是怎麼運行與操作的。」堊縕注意到文字下有個往右的箭頭,他翻過頁,「還有,現在厄運的遊戲晶卡很搶手,不要拿著它太昭彰,會被偷走的。」

  堊縕瞬時皺起眉頭,他不喜歡這樣子的安排,從小認識到現在,做什麼都有朱曉在一塊,第一次玩遊戲居然沒她的陪伴,有種不自在感在搔癢他的心。

  「明明就妳陪著就不會這麼多事情了嘛,這麼囉嗦……」他不禁嘟起唇,不滿咕噥著。

  而朱曉像是知道堊縕會這麼說,下段訊息竟是寫著:「我可不囉嗦,是堊縕你太依賴我了。」

  對孤兒院出身的堊縕來說,他了解到做任何事都要靠自己努力,「依賴」兩字就成了他最敏感的詞彙。堊縕立即鼓起側頰,舉止幼稚的對一旁的朱曉吐出舌頭,接著像是賭氣般地扭過頭,抱著臂,不甘示弱的決定要獨自一人!決不要依賴朱曉!

  哼,我才不相信沒有朱曉在,我一個人就不行!一定要玩破關給妳看!

  轉過頭的堊縕念頭堅定,卻因此沒發現那緊握顫抖的雙手,以及富滿緊張的雙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