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一2

  翻過抽屜裡所有的教科書、檢查了背包內的各種夾層,甚至連褲子都快脫下來甩找,只是堊縕才剛解下褲頭,一旁就傳來朱曉的制止。

  「我說……堊縕,」朱曉按壓著太陽穴,傷腦筋又受不了的色彩就暈畫在她臉上,「我記得我說過不要太招搖了吧?你已經全身上下都找過一遍了,就算脫掉褲子也不會出現的。」

  堊縕苦著臉,將褲子重新扣上,心裡有種莫名的委屈,明明他只將晶卡從朱曉手中接過的時候仔細看過一遍,接下來他就不曾拿出來過,哪時候招搖了,他感到不公平!

  朱曉看了堊縕一眼,一邊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一邊像是知道堊縕心理不平衡的回話。

  「有什麼不公平的,在你看仔細的時候就被注意了,幸好我早就猜到會有這種事發生,事先做好防備設施。」  

  盜劫晶卡的案件屢屢發生,因此晶卡開發公司研發新的防盜系統,只要將記憶卡大小的USB晶卡插入手機或是電腦,晶卡就會自動鎖定通訊碼,就能隨時定位晶卡的位置,進而達到知曉持有者位置的目的。

  滑開手機,點下晶卡定位的圖標,由密麻線條組成的建築輪廓立時展開來,中央的紅點正緩慢地在建築物中穿梭,早已離開校區範圍,也不是跟著堊縕定點在某一處。

  這就代表著,晶卡早已被有心人盜走,不在堊縕身上。

  看著堊縕還努力的重新翻過他的背包,朱曉嘆了口氣,「別找了,你的晶卡在別人身上。」

  堊縕愣了愣,隨即皺著那張充滿稚氣的臉,像是不敢相信人心險惡,「不會吧……我今天都沒離開背包一步啊。」

  「今天有體育課,我可沒看到你跟背包如影隨形啊。」朱曉一語戳破堊縕的漏網,「快整理你的東西閃人了,我們去追那個混蛋,看究竟是誰做出這種偷雞摸狗的敗類事。」

  「噢,我馬上好。」堊縕不假思索地展開行動。

  可能是厄運晶卡得手難,也可能是發覺朱曉看不慣這種小人的舉動,堊縕難得這次沒有挾住朱曉的企圖,放任她研究手機上建築的位置,若換作是平常,經常被班上三惡霸欺負的堊縕看到朱曉為了他大打出手,他一定會「好了好了,我沒事」的制止朱曉,畢竟朱曉懷有正義之心,肯定不會看到他被欺負還耐住性子站在一邊旁觀的。

  不知道朱曉究竟懷什麼心態的堊縕不知不覺停下收拾動作,直到從教室門口傳來朱曉的催促聲,堊縕才連忙回神。

  「堊縕,再不快點我要直接去找人了。」

  「我、我快好了,等一下!」

  將放在桌面的課本再塞回背包內,堊縕動作迅速的整理完畢,切掉了教室的電源,與朱曉根據手機的顯示走出了校門口。

  最後一班校車正從他們眼前呼嘯而過,指揮交通的糾察隊也正準備著收拾工作,還留在學校的學生也僅剩三三兩兩,空蕩的校園好比是堊縕與朱曉的心情寫照,既空虛又百般無奈。

  「要不是你弄丟晶卡,我現在老早就趕上第一班校車到家裡頭了,而不是跟著手機去找混蛋。」朱曉語氣透著一絲無奈,但佔大部分的不耐皆是衝著竊賊而來。

  「對不起啊,都怪我……」堊縕臉上掛著歉意的笑,雖然知道對方沒有怪他的意思,可就是有股愧疚在心裡擴散開來,都是因為他如同帶來厄運的名,才經常遇上不幸,連帶牽扯到朱曉。

  「錯的是他們,不是你。」

  朱曉看了堊縕一眼,回過眼瞳孔映著對街耀亮綠光的指示燈,她快步走過斑馬線,依照手機的方向轉往了左方,沿著人行道繼續前進。

  話中有話的安慰讓堊縕心裡一暖,畢竟他出身為孤兒,小時還未有意識的時候被父母丟棄在人行街上,他所知父母給他留下來的,也就只有與厄運同音的「堊縕」之名而已,好似就是因為他招來了厄運才會被拋下。

  不過沒有時間給堊縕仔細了解朱曉的溫柔,他看著走遠的堅強身影,趕忙地邁起雙腿,小跑步通過閃橘燈的大馬路,再拐個彎跑至朱曉身旁齊行。

  學校左側貼鄰一條主要道路,通過之後再經過數條支線小路就會到達貫穿全縣的地下捷運,目標前行的方向似乎就是捷運站,朱曉怕對方要是真的搭上了捷運,這下就不知道要跑多遠了,她抓緊腳步。

  「嘖,堊縕,動作快點,我們要用跑的追上他,不然讓他先坐上捷運就麻煩了。」

  「好。」

  堊縕才方回應,朱曉一看指示燈轉綠,纖弱的身子竟像是滿弓上的箭,瞬間就疾射出去。

  朱曉一跑,堊縕反應也不慢的跟著疾跑過去,他雖然外表懦弱不堪,也常因為太單純被班上惡霸同學欺負,可他與朱曉同是田徑隊員,運動神經與爆發力絕對不弱於同齡學生。

  隨著時間拉長,他們與目標之間的距離也愈加縮短,最後他們僅剩一條街的間距,視野只要望向對街,就能依稀看見對方。

  不過現在是下班放學的尖峰時刻,通往捷運的路上人滿為患,擁有相同目的的人不止他們,想從擁擠的人潮找出目標簡直是難上加難,更遑論是還不知道長相的人。

  但既然對方能進入教室,還知曉堊縕身上拿著厄運遊戲的啟動晶卡,就足以說明對方若不是當時在場的同班同學,要不就是剛好路過的同校學生了。

  以對方還走往捷運路上來看,應該還未到達家裡,身上一定還穿著校服,這樣就好找人了。

  眼看目標就在不遠處,堊縕與朱曉終於有時間緩下來小歇一會,一顆懸吊的心也能跟著放下來。

  「堊縕,等下多留意點路人的服裝,有發現我們學校的,告訴我。」朱曉仍領先在前,一邊走過馬路,一邊用那眼力不佳的朱紅眸目掃視對街的行人。

  「噢、好,我會多注意。」

  還未有人聲出現,朱曉腦海裡已經能聽見堊縕會怎麼應答,然而,那份能讓人覺得舒服輕鬆的聲嗓,卻遲遲沒有傳來。

  朱曉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見堊縕瞠大著眼,彷彿看見什麼吃驚的事一般,直盯瞪著對街看。

  「……堊縕?」朱曉疑惑地喚了聲。

  縮小的瞳孔又回復正常,堊縕收回視線,抿了抿唇,遲疑著要不要說出口。  

  他確實是看見了令人吃驚的人物,高大挺拔的背影無論如何都是他不可能忘記的印象,可就是那份印象,讓他畏怯了。

  「朱曉……我們回去吧,晶卡之後再買就好了,不要找了。」堊縕垂下頭,口出的喪氣話不禁讓朱曉一愣一愣的。

  朱曉回過神,從堊縕的口語中看出了端倪,「堊縕,你是不是看到誰了?老、實、說!」

  面對朱曉的強勢問題,堊縕無辜的稚臉皺成一團,像是很不願意。

  朱曉瞇細眼,手插在腰側,一副不容反駁的氣勢等待著堊縕的回答,毫不在乎自己還站在危險的斑馬線上,而那僅剩十秒的跑馬燈正一閃一閃地快速奔跑著。

  朱曉一向就是這麼強勢,洞察力也意外的靈敏,任何事都逃不過她的法眼,若堊縕想要說謊,一開口就會露出破綻來,雖然這種事也用不到說謊的地步,堊縕只是不想朱曉受到傷害。

  下定決心,堊縕鼓起勇氣,將卡在喉嚨的人名開口道出。

  「是、莫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