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二3

  她與莎拉的淵源不淺。

  對其他玩家來說,莎拉的存在不僅是遊戲大魔王,同時也是心裡的惡夢。

  莎拉會如此強大,就是因為她擁有能透析玩家心理陰霾的能力,再加上能無限使用幻覺技能,才使任何企圖討伐莎拉的玩家,往往因為恐懼而無法靠近分毫,接連被莎拉的能力送回城塔。

  然而有那麼一人,打破了莎拉的防線,甚至是觸及到她,成了莎拉感興趣的玩家目標。

  玩家名稱「小豬餓」是莎拉唯獨記在電子記憶裡的遊戲ID,神出鬼沒的她,是最喜歡給目標送個突如其來的驚喜。

  小豬餓雖是個可愛的遊戲ID,個性卻糟糕得徹底,甚至對某人的執著,也遠勝過對莎拉的恐懼,才因此讓她有機會掌握其他玩家無法克服的勇氣,但那次僥倖只讓她成功一次,緊接著數回見面,即使是執著的勇氣,也讓她敗陣下來。

  勝對某人的執著,敗也對他的執著。不想失去他,正在流血的他,呼吸停滯的他——皆是她最為恐懼的畫面。

  「雖然是久違的見面,不過今天我沒時間跟妳玩嚇人遊戲。」小豬餓站挺身子,無視於三名大漢在一旁哀嚎與相殘,那些都是因為莎拉的能力所造成。

  「哎?這樣小莎會很無聊哪……」莎拉嘟起小嘴,一副大失所望就出現在她白瓷小臉上,行為模式就和普通的小女孩並無二樣,若不清楚莎拉的真面目,一般玩家只會將她視作可愛的NPC。

  「那妳就去找他吧,我有自信他會是妳下一個感興趣的目標,而我也會被他代替。」小豬餓從系統背包叫出一瓶玻璃藥水,粉藍色的瓶身還貼著人形圖案的標籤,「我這次是要去凍結人物了,要是有機會,我們會在見面,莎、拉。」

  某字加重了音,小豬餓仰頭一口氣將藥水灌入口中,膚色同時從青白退成正常的肉膚,屬於殭屍高大的體態也縮水成普通的人類大小。

  系統警告:玩家正處在危險的毒屍區,請玩家盡快戴上防毒道具,或是憋住氣息,趕緊回到主城。

  人類擁有對群體殭屍的各種技能,在這種狹窄的暗巷內,反而能讓變回人類的小豬餓更容易集中打擊殭屍群,但因為屬於殭屍地域是遍佈會持續扣血量的毒氣,不僅會阻礙回城速度,也可能會葬生在毒氣當中,才讓小豬餓在面對三大漢時,不敢輕舉妄動。

  屏住鼻息,小豬餓右手凝聚成淡綠色的光芒,迅速在眼前平空劃出一道直線綠痕。

  綠色痕跡並不像殘影飛快消失,反而還被什麼力量從內往外扭曲、扯開,硬是要在滿是赤紅的區域拉開一道淡綠色的通道。

  「有緣再見。」小豬餓咧開弧度,因吐出異於毒氣的空氣,造成呼出深綠色毒泡的特效。

  小豬餓見通道已經能讓一人通過,她邁步向前,打算頭也不回的回到聖母城。

  但是莎拉叫住了她。

  「噢,對了,」莎拉微歪著頭,綻著小小微笑,「最後,小莎有禮物給妳喔。」

  「哼。」

  小豬餓僅停頓一步,便繼續向前,直到整個身影都沒入通道內,淡綠色的開口才自中間扭曲消失。

  「……也要看妳能不能發現哪,嘻嘻。」

  伴隨淡綠色的消失,空間四溢著小女孩銀鈴般的笑聲,方才還留有五人的荒迷區,此刻是空無一人。


  忽地抬起頭,她睜著圓圓大眼,纖細的身子飛快的站起身,她凝視著某一點,像是在聆聽什麼,也像是在接收什麼,最後她激動地拍了拍隔壁坐著的少女,興高彩烈地說:「小麥小麥,又有一個可以看到我了喔!是人類呢。」

  「是嗎?」平靜得不可思議的句子是毫無疑問,反而更襯著她所說的話的肯定。

  「小麥,我們一起去找!走嘛走嘛。」她拉著無動於衷的少女,符合她年紀的撒嬌讓人難以感到厭煩。

  像是處在放空狀態的少女任憑她抓著自己的手搖來晃去,直到數分鐘後,系統提示發出了聲音,她才回過神來。

  「……現在幾點了?」少女終於做出了回應,雖然不管是表情還是語調,仍是平靜得不可思議。

  「現在時間……」她停頓了動作,金黃色的雙瞳瞬時閃過無數電子碼,然後恢復清明,「現在已經六點了喔……嗚哇……也是小麥不能陪我的時間……」

  她垂下肩膀,就像個小動物一樣,沮喪地窩在長椅上。假使她有對動物耳朵,此刻肯定是無力的垂墜在兩邊,毫無活力。

  細長的手掌拍上了她的小腦袋瓜,少女雖然雙眼是直視前方,可少女就像是知道她已經注意到了自己一樣,自顧自地說起話來。

  「時間到了,下次再陪妳,他們兩個現在不在,妳不要到處亂跑,那個人類……下一次吧。」

  「那下次是什麼時候?」臉龐埋在兩膝上,她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明天吧。」

  「小麥騙人,這樣騙我,我一點也不高興。」她大皺起眉頭,嘟著唇不滿控訴。

  少女原本想著報個能讓她覺得高興地答案,但是顯然的,反而成了不良效果。

  「好吧……是後天。」少女嘆了氣,站起身,準備下線離去,不過在那之前她還有事要做,「乖乖坐好不要動。」

  少女就像是母親在囑咐好動的孩子一樣,手掌再輕拍小巧腦袋兩下,她才轉過身,往她的目的地邁步。

  看著少女逐漸遠去的背影,她感覺自己就像被拋棄的小孩,只能落寞的、靜靜的坐在她的位置上。

  但是在看過眼前來來往往的人類玩家,她又開始按捺不住想去尋找看看能看得見她的人類在哪。

  她嘟起唇,雖然知道自己要是沒乖乖聽話就會惹小麥生氣,可是可是,要她乖乖的坐在這裡還真是好無聊啊……

  「只要一下下……找到之後偷瞄一下就馬上回來了……」她小聲咕噥著,嬌小的身體同時也展開了動作。

  她飛快地下了長椅,手腳靈敏地在人潮中穿梭……不對,正確來說,那副身軀是直接穿過了人類玩家,毫無阻礙的在人海中尋找她的目標。

  不過聖母城之大,尤其還是人類玩家的主要母城,要在一時半刻間從上千萬個玩家當中找出自己要的那個,著實不簡單。

  她小心翼翼地跑過了交通工具專用的道路,雖然人類玩家碰不到她,可是其他的物理碰撞還是會對她造成作用,尤其是操使這些工具的人類看不見她的時候,更是危險。

  「嗚、好痛!」

  注意力一直放在交通工具上的她被什麼撞倒在地上,屁股碰撞地面產生的疼痛很快就傳到了神經中樞。

  「抱歉了,小妹妹,我在趕時間。」

  她都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那個撞上她的人已經急忙地離開了現場。

  「咦?哎?可以看到我的人!」她慌張地爬了起來,小巧的腦袋左盼右顧,然後才憶起自己根本沒有仔細看見那個玩家是長什麼模樣,哪能知道撞上她的人是誰。

  她頹靡地垂下肩膀,全然沒有發現自己仍站在危險的街道上。當她發現的時候,她已經被一隻裝飾華麗的犀牛一角撞上了高空;猛然做出攻擊行動的犀牛讓駕駛玩家嚇了一跳,但玩家發現犀牛只是虛擊一下,便摸摸鼻子驅使犀牛再次往目地邁進。

  被犀牛角創傷的纖細背部留下了怵目驚心的傷口,那份疼痛讓她哭花了臉,可是危機還沒有解除,被撞上高空的她,正在下墜。

  失速的狀況下讓她的思考成了一片空白,更遑論要控制手腳來保護自己,但即使做了防備措施,若沒有強大的肉體能力,在這種重力加速度下墜之下,最終只能成為噴濺紅液的,一具死屍。

  最終,她只能睜著與淚同色的淺藍眼瞳,瞳孔無限映著愈來愈近、愈來愈近的灰白地面,然後……鐵腥的豔色染紅她栗色的長髮。

  「嗚嗚……哈啊……嗚噎……」

  她還在呼吸,可是全身都疼痛不已,她無法像人類玩家可以重生,也無法像外頭怪物一樣自癒,她甚至連代表生命的血條也沒有,她就只能以這樣的狀態,等待能看得見她的人。

  早知道……早知道就乖乖聽小麥的話,乖乖聽話待著就好了……嗚……嗚哇……

  她想起自己以前也是這樣貪玩,而導致在荒涼地區造成無法動彈的重傷,等待半年的時間,才終於有一個能看見自己的人路過,幫了她一把。

  「嗚……小麥,對不起……」

  「……」

  她聽到了一聲歎息,緊接著她模糊的視野停佇了一雙黑靴子,與記憶中的畫面產生了疊影,她認得出這雙靴子的主人,那同時也是在荒涼地區被救起的那雙。

  那是小麥的靴子。

  「我不是說要乖乖聽話了嗎?小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