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三1

  事情是突如其來發生的。

  「堊縕!你馬上來西街的花巷來,莫奎他……莫奎他家失火了!」

  當堊縕在等待朱曉的途中,是接到朱曉慌慌張張的電話,內容也是慌慌張張的。

  沒有時間去細想為什麼朱曉會在莫奎家,更正確地說,是失火兩個關鍵字將堊縕所有的疑惑壓了下去,有什麼問題會比同學家失火還重要?

  堊縕二話不說,立即切了電話,動身前往。

  西街花巷離堊縕的距離不遠,僅要穿過兩條大馬路就可以到達位置。

  嗚——哇——嗚——哇——

  消防車的笛鳴聲引起了不少路人注意,尚還紅燈的指示燈就像感應到了音波,兩邊的紅綠燈竟是跳過了餘三十秒的指令,直接亮起橘燈,再來就是紅燈;而消防車欲過的指示燈亮起綠燈。

  數輛消防車飛快的掠過馬路,當笛鳴聲漸遠,指示燈又恢復了原本的顏色,時間也從餘三十秒開始。

  三十秒的時間對堊縕來說有些難熬,尤其是想到是如何的大火才會需要這麼多輛的消防車出動,更是讓他心有些不安。

  當亮著綠燈的人型圖開始走動起來時,堊縕也急忙地步出腳程,利用他發達的運動神經,希望能盡早到達花巷,而且是愈快愈好!

  堊縕熟門熟路的掠過一棟棟建築,穿過夜晚稀疏的人群,再次度過一條馬路。他還不用拐過彎,他就能看見熊熊大火與消防車的警燈相互映照著。

  堊縕衝進巷道內,避過地上堆放不少的垃圾雜物,當他從小巷的窄小視野豁然擴大時,他的眼前是一棟正被火焰吞噬的簡屋,著穿消防衣的人員忙碌的在簡屋外工作,不少附近的民眾好奇圍觀。

  「堊縕!」

  一道瘦弱身影從民眾群中推擠出來,朱曉有些狼狽的跑向堊縕,平時剛毅的臉龐滿是慌張與驚愕,相信她也對莫奎家失火的事感到突如其來。

  「朱曉,莫奎呢?出來了嗎?」沒有看見熟識的另一人,堊縕心中倍感不安。

  朱曉先是點了點頭,可又搖了搖頭,朱紅的視線轉了過去,由於簡屋內還有人在,消防人員不敢有任何救火動作,將救人任務視為第一,有幾名消防人員正準備要赴火場救人。

  「我收到晶卡通商的通知,說是厄運要進行版本更新,下一批的晶卡要等版本更新過後再生產,我來告訴莫奎,要他等上一段時間。」朱曉吞了吞口水,似乎還驚魂未定,「那時候我們在門前說,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火突然竄了出來,不消幾秒就燃起熊熊大火,我馬上打電話叫消防局,但莫奎卻趁我不注意回過頭闖進了屋子裡,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還沒出來?那不就是說……」

  堊縕抬起頭,一大塊的瓦塊正撲簌簌的落下,引起一陣灰燼飛揚,逼得正準備闖進簡屋的消防員後退幾步,甚至重新評估看起來搖搖欲墜的簡屋是否適合進入。

  但在堊縕看來,他同學的性命也跟著簡屋搖搖欲墜!

  「朱曉,妳待在外面等我!」

  「哎?」

  赤色的瞳是決心的色彩,堊縕飛快從朱曉身旁竄過,在朱曉還未意識到他目的之前,敏捷的身影早已埋沒在人群中。

  「堊……堊縕!太危險了!」不管堊縕是不是有聽到,是不是會因此聽勸,朱曉還是忍不住扯開嗓子大叫。

  無視身後的叫喊,堊縕憑著過人的運動神經,靈敏地在人群中穿梭。這個時間點上走在外頭的路人並不多,堊縕很快就來到被員警包圍、禁止市民靠近的界線。

  但堊縕不像其他圍觀人群被員警遏止,他毫無阻攔地衝進危險區域,在員警與消防人員又再次被碎石斷瓦吸引注意的瞬間。

  「咦?小朋友!你不能靠近這裡!」

  從防護面罩當中瞥見了瘦小身影,一名消防員果斷的出聲制止,只可惜聲音無法阻止堊縕的前進,他連任何因應措施都沒做,乾著身子就掠過消防員,衝進簡屋內。

  「太危險了小朋友!快出來!」

  炙燙的熱氣瞬間就朝堊縕襲來,視野可見之物全被火焰纏繞撕咬著,口鼻間全是嗆鼻的燃燒浮游物,天花板上更是大量聚集了黑色濃煙,被燃燒的屋簷也開始滴答滴答的漏水,偶爾碰到火焰發出滋——的聲音。

  不長的玄關之後,在小小像是客廳的空間,並沒有看見那高大的身影。

  「莫奎!嗚咳……咳……莫奎,你在哪裡?」

  才一張口,濃濃煙氣瞬間灌進口腔,讓堊縕難受得嗆咳了下,可他仍不放棄尋找莫奎的機會。

  他看見兩道門,一道看起來是房間的門口半啟,一道只有門框還被許多簡屋掉落物堵住難以通行,從上面的空隙能依稀看得出是個廚房。既然是回來找妹妹的照片,那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那半啟的房間門了。

  堊縕決定好目的地,艱難的往房間門的方向移動,佈滿火焰的路曲曲折折,讓走幾步就會到達的房間顯得寸步難行,時間也多上了一倍。  

  「咳咳……莫奎?你在裡面嗎……嗚哇!」

  推開門,堊縕頭探了進去,卡在門口上的灰燼隨著門打開也刷地落在堊縕的腦袋上,嚇了堊縕一跳。

  他慌張的拍拍腦袋,將頭上灰燼拍落,才又小心謹慎地在探出腦袋,將滿是火紅的房間巡看一遍。火焰攀附在窗簾上,快速地往上燻黑;一大簇的火苗在棉被上滋生變大;木製的書櫃與書籍也被火蛇纏繞不放。放眼望去,不礙能見度的房間內,沒有看見莫奎高大的身影。

  「怎麼會……難不成……在廚房?」堊縕訝然,只能從現下情況得知另外一個訊息。

  在大量火屑還沒在他頭上燃燒之前,堊縕急忙將頭退了回去,順手帶上了門扉,阻絕了要將他一口吞噬的火焰。

  啪!咚……

  從身後傳來的巨大聲響讓堊縕像受到驚嚇的小動物抖了一下,他轉過頭,簡屋的結構被大火燃燒得愈發脆弱,做為遮風擋雨的屋簷部分正接連掉落,發出讓人心驚膽跳的聲響,相信在過不久,簡屋就要支撐不住火力,轟然崩塌,將堊縕與莫奎埋在火窟當中。

  想到接下來的後果不堪設想,堊縕不由得趕緊動作加快,往簡屋的廚房方向邁去。

  至少……至少要將莫奎救出去,就算我會被埋在這裡也無所謂,會帶來厄運的我,只會給周圍的人帶來不幸,搞不好……搞不好這場火……

  被大火熾燒得更加赤紅的雙眼黯淡,但堊縕隨即咬咬牙,搖了搖頭,甩開思緒,將注意力放在隨時會掉落下來的屋簷上。部分跟著動作甩出去的汗水,很大一部分仍蠻橫地貼滑在額頭、臉頰、脖子上,甚至被熱氣蒸騰出更多。

  將救人擺在第一的堊縕沒時間去感覺身處火窟有多熱,有多炙燙,他現在只想將莫奎給救出來,平安地送出簡屋外。

  砰!砰砰!砰轟!

  接連的隆然巨響讓堊縕瞬間抬起頭,想看是不是那些聲音來源是來自屋簷掉落的聲音,以及會不會自己頭上也準備掉落一大塊的屋簷結構。

  然而不是,當堊縕發覺聲音來源不是附近地面的時候,他低頭對上廚房門口的瞬間,阻礙在門口通到的障礙物也被什麼作用力擊飛出去,從廚房內走出堊縕熟悉的高大身影。

  「莫奎!」

  堊縕大聲喊叫,但那不是欣喜的呼叫,而是無比緊張慌亂的警告!  

  堊縕想也沒想,兩條腿自己邁動起來,一個躍跳掠過火頭,在著地的瞬間,充滿爆發力地再蹬跳一次,將毫無防備的莫奎給撞擊出去。

  砰轟巨響,像是兩種撞擊聲同時發出的重疊聲響迴盪在簡屋內,無端被人撞飛出去的莫奎視力還未完全聚攏,心頭上的火就先燃燒起來。

  「是哪個不長眼的撞……!」

  然而,當他的視界恢復正常,他就會發現,在他方才還踩著的地面上,多出一大塊的木材結構,看起來厚重的木塊下,還壓著他異常熟悉的人。

  那張死白過分的臉,是他一生絕不會認錯的人。

  「喂,快過來幫我把這東西搬開!你覺得我這種小朋友有那種力氣搬嗎?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