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三2

  簡屋終於在強大火力摧殘下,崩塌碎裂了。

  所幸被困在簡屋裡的莫奎,以及闖進簡屋救人的堊縕,都平安無事的逃了出來,兩人除了有些輕微的燒燙傷和創傷之外,最讓人意外的,莫過於堊縕臉上腫一大塊的瘀青,雖然本人稱說是不小心被東西絆倒造成的摔傷,但在任何人看來,被打傷比較能納入傷口的受擊選項。

  而那個可以施於暴力的人,朱曉毫不猶豫地瞪著莫奎看;對方渾然未覺,他看向堊縕的眼神也是一股悻悻然,但更多的是,深思。

  他正思考要用什麼方法讓堊縕能恢復記憶,同時也能幫助他。

  那時熟識卻又截然不同的嗓聲在耳畔響起,站在厚重木塊前的莫奎瞬間有了要掄起拳頭揍下去的衝動。

  「喂?發什麼呆啊?我……哎?」

  聲音的主人發出了驚疑的單音,然後他就赫然發現,壓在身上的厚重木塊沒有他想像中的沉,只要能撐起上半身,就可以將之撐推開來。

  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但他訝異的點卻不是這個。

  「這是三……唔咳咳!看、看起來就像大人的手掌長在我身上是怎樣?還有我的聲音……」他慌張得不顧喉嚨不適,雙手在自己身上四處摸索,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昨天被揍一拳之後發生了像是穿越時空附身在陌生人身上的扯事,或是自己突然一夕之間長成了大人?

  看不到自己的模樣讓他驚慌失措,赤紅的視線在危險的火窟當中游移,企圖在這種地方找出能反射自己影像的東西,最後他的目光停在莫奎腳邊的積水窪,漏水的屋簷還持續滴答的落在水窪上。

  「不好意思,閃開一下。」他推開了莫奎,將自己大大的身軀擠在水窪前,既緊張又期待的往水裡看。

  以蹲姿被人推開的莫奎重心瞬間不穩,無法立即穩住身子的他,只能往一旁的火焰裡倒去,要不是他緊急的伸手撐住,恐怕半邊身體都要燒燙傷了,只有手掌燒傷算是好的了。

  「痛死了!你這個混蛋……」穩住身軀的莫奎吃痛的罵罵咧咧,不過當他回過頭,那張近在眼前的臉噎住他未完的話,還讓他思考產生一瞬間的空白。

  他抓住莫奎的雙肩,他認真無比的搖晃莫奎,又劈哩啪啦的丟出一堆問題。

  「你認識我對吧?認識我吧?什麼時候?多久以前?三小的為什麼我長大了?這張臉確實是我……唔!」

  「吵死了,不要一直搖……」被人搖晃得頭暈目眩,莫奎一手撐著自己的額頭,另隻大手將那張臉用力推開。

  腦中的暈眩感讓莫奎極度不舒服,就好像暈車一樣糟糕,他感覺胃裡有什麼在翻滾,平常看他軟弱慣了,一瞬間變得強勢讓莫奎怪不習慣,但這種性格莫奎也並不是第一次見過,早在很小的時候,就與他有打過面照……噢,用拳頭狠狠地揍了下去。

  小時的莫奎就與妹妹兩人相依為命,有次妹妹不小心走丟了,他找了好久,終於是在一座小公園發現了妹妹,但當妹妹跪坐地上、淚水汪汪的抓著奇怪的陌生男孩時,以為妹妹被欺負的他,在怒火驅使下,不客氣的對著陌生男孩揍了一拳。

  男孩還來不及有任何辯駁,就在那一拳下腦袋撞擊地面,暈眩感立即朝四面八方而來,男孩不若小孩子該有的純真善良,硬是保有一點意識後,大聲咒罵了回去,才承受不住沉重感,暈死過去。

  從那一刻起,男孩就失去了他糟糕性格的記憶,甚至更早以前,當時只知道他叫做「堊縕」,被領養在奇怪的孤兒院內,第一次被發現失憶時,是個自稱「朱曉」的女孩照顧他,那時候他們就結起了好朋友的繩線;

  而看見男孩倒下讓莫奎產生罪惡感,然而妹妹的哭聲被拉住了注意力,很快就帶著妹妹離開公園。從那一刻起,莫奎不曾忘記當時男孩的模樣,縱使長大了長相有些不同,再加上那一個沉重的拳——小孩時認為那一拳很痛——讓他印象深刻,不知不覺認為堊縕對那一拳記恨在心,叫人將他妹妹抓走。

  放在心底的這件事讓莫奎發現了堊縕起,就一直注意著他的舉動,然而過了兩年的暴力問候下,始終不曾聽堊縕開口提到他妹妹的事,直到今天才看見他對妹妹的訝異與悲傷,莫奎才徹底的明白,男孩與少年是不同一人。

  然後現在,少年恢復了男孩的記憶,卻失了少年的失憶後的過程,照方才的言論來看,男孩還以為自己停留在當時年紀,而身體卻一夕之間長成了大人,跳過了無數的年歲。

  言簡意賅,就是「堊縕」現在這副身體,擁有兩份不同的記憶,什麼時候會融合一起同時恢復不知道,可經由腦部碰撞能機率性的交換記憶……聽起來雖然很扯,但莫奎實在是想不到有什麼情況能融入現下中,雙重人格可是還保有另一人格做的一切吧?

  莫奎大皺眉頭,被校內稱做萬人迷可不是假的,為了知道堊縕害怕的外表,心裡在想些什麼,他鑽研不少心理方面的書。

  「冷靜點,你現在幾歲?」待暈眩好了點,莫奎小心翼翼地提出問題。

  「啊啊?問那什麼鳥問題啊?我看起來不像八……噢,對,我現在看起來不像是。呃……我現在應該,嗯……這是十六、十七歲吧?是嗎?」男孩記憶的堊縕透過水窪又看了一次自己的長相後,不甚確定的回問。

  「……」莫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他可不認為八、九歲的小孩能有這麼討人厭的說話方式,他以前是度過什麼生活環境?

  「我為什麼在這裡?小夏他們……小夏?喂,你有看到兩個和我一樣小……不是,是這麼小的女孩嗎?有嗎?不會在這燙死人又臭的地方吧!」堊縕大概比了個高度,緊張又慌亂的問,眼看兩隻手又要抓住莫奎的雙肩。

  「停!你說的女孩沒有看見,不要在搖我了。」莫奎趕緊抓住堊縕的手,免得又來一場不舒服旅程。

  因為黑煙嗆咳幾下,不過堊縕在聽到心繫之人沒事之後,是心安的拍了拍胸脯,接著他皺起眉頭,完全不理解自己為什麼在這裡。  

  「為什麼啊?這種地方看都沒看過……咳咳……好像是要來找東西?找……找……」細碎的記憶在堊縕腦海裡飛竄,一時間無法抓住究竟是什麼。

  不過當堊縕視線落到了莫奎手上的照片時,他就瞬間想到了什麼。

  「照、照片!對啦,是找照片!借我看一下是不是。」堊縕想都沒想,一把抓走了莫奎沒拿緊的老舊照片。

  照片上是笑得燦爛的小女孩,臉頰上還有淺淺的小酒窩,穿著純白色的小洋裝,一叢茉莉花在旁陪襯。雖然照片老舊,但仍看得出來保存得很好。

  「啊!這是昨天的女孩!可惡啊……害我昨天被揍……」堊縕停頓了下,他緩緩的抬起頭,他現在發現,眼前這個人,好像、似乎、有點、眼熟?

  在看見莫奎手中照片被奪走而想要撲上來的模樣,堊縕非常確定對方就是昨天揍他一頓的人,堊縕霍地起身,原本想要來個粗暴的問候語回敬他,但腳邊的木塊卻絆住了他,身體往前撲去,手上的照片還因此畫了弧線,飛出去。

  「啊!」莫奎不由得緊張大叫,手就要伸過去將掉進火坑的照片接住,但距離在礙於火勢強大,照片在滑過指尖後,掉進火坑裡燒起來。

  「啊啊啊啊啊!」莫奎徹底的嘶喊狂吼,一時找不到情緒施放的地方,他立即轉過頭,抓住堊縕的衣領,掄起的拳頭夾帶恐怖殺氣,接著堊縕只覺得左臉頰感到一大片火辣辣,緊接著是後腦勺的疼痛感,再接著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莫奎跪坐著,嘴裡六神無主碎念著:「那是最後一張……最後一張……」

  當堊縕再次睜開眼,就看見莫奎掄起拳頭,正準備賞他一拳,他瑟縮地蜷曲身子,以求所受到的傷害縮小,完全沒了方才的底氣。

  堊縕又變成失憶後的堊縕。

  察覺到這點,莫奎瞬間停下動作,只得粗魯地抓起堊縕,離開他已經快呼吸不了的簡屋。

  方才所發生的事都應證了兩份記憶分開的事,偶爾有一點瑣碎記憶混雜一起,但妹妹這部分失憶後的堊縕卻是一點記憶也沒有,就連方才究竟是怎麼從木塊下逃出去的記憶,現下的堊縕也不記得。

  但要知道厄運online內究竟有沒有妹妹的消息,目前就全靠堊縕遊玩才知道,得想辦法讓失憶前的堊縕幫助他才行。

  莫奎走近醫護員正在幫左臉頰上藥的堊縕,不容拒絕的氣勢下達了指令:

  「喂,我的家被燒了,暫時住你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