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三3

  「……呃?」面對那強大氣勢,堊縕只能對那指令發出驚愕的單音,但還沒做出回應,莫奎就被警員拉到一邊,詳問起簡屋失火的原因。

  「……」

  堊縕摸摸鼻子,繼續讓醫護人員做些擦藥包紮的動作,並且被叮嚀著在這之後若有頭暈想吐的情況,要趕緊到醫院告知,醫護人員發現他頭部有撞傷的痕跡,深怕會有腦震盪,才如此告誡。

  對自己的頭部撞傷感到茫然,不過堊縕還是點點頭,表示會多加注意。

  在一旁被告知簡屋失火是人為造成的莫奎馬上高舉著手自首,說是在煮晚餐的時候因為一邊分心想著妹妹,一邊突然被朱曉找上而忘記關火,才因此發生這次簡屋失火……

  當敘述到這段,莫奎細不可察地皺下眉……他真的沒有關火嗎?

  「……」做記錄警員沉默了下,「雖然和初步調查的有些出路,但這場大火只是燒掉房子而已,並沒有嚴重傷及鄰人或是你,詳細現場我們還會再繼續調查,一旦調查結束,政府就會調補助金下來,只是……小朋友,你接下來要去哪裡住?我們這邊會安……」

  「啊,不用了,我暫時住我朋友那裡就好了。」莫奎打斷警員的話,朝被打腫臉的堊縕比了比。

  「那就好,補助金調來之後會再通知你,等你朋友包紮完,就可以回去了。」

  「謝謝。」

  莫奎朝警員點了點頭,轉過頭準備往堊縕的方向走,但才方轉過頭,朱曉大大的臉龐撞進視線內,逼得莫奎剛抬起的腳迅速往後退一步。

  那張放大的臉納著憤怒,兩頰上有淺淡的雀斑,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被身後紅燈映得通紅的雙眼也是盛滿怒氣,只要碰上堊縕的事,朱曉的反應就會變得極大。

  「一定是你將堊縕打成這樣的對不對!為什麼老是欺負他?他可是為了救你才跑進去的!」朱曉忿忿地咬著拇指指甲,狠毒的視線瞪了莫奎一眼,迅速斂下眼瞼,「嘖……頭部居然還有撞傷,要是他回不來的話……」

  朱曉焦躁的咬咬牙,忍下想再次瞪人的衝動,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我不會放過你的。

  「莫名其妙的女人。」被那兇狠視線怔愣了下,莫奎抓抓頭髮,對朱曉的過度反應見怪不怪,雖然反應是大到不像她的地步,但堊縕畢竟是受了不小的傷,生氣也是正常的。

  朱曉說得也對,堊縕是為了救他才闖進簡屋的,而自己居然因為意外發現小時惹哭妹妹的元凶而揍了他一拳,說到底,自己也太衝動了,竟沒想到要問清楚原因。現在堊縕是能從厄運內找出可能是妹妹的人,是應該好好善待他才對。

  在心底做了決定,莫奎腳步邁出,他想,堊縕的傷也包紮的差不多了。

  堊縕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和其他人同居的一天,尤其對方還是到現在對他還有些畏怕的莫奎,堊縕有點難以想像之後的生活會有多麼不自在。但是現在莫奎的住所被燒了,也不能讓他去住朱曉家——人家可是女孩子——然而莫奎不希望火燒房這件事讓同學知道,對他人氣高旺的萬人迷來說,這種事被知道了著實是會造成轟動,因此堊縕只能摸摸鼻子,無奈的答應了。  

  轉開鎖、扭動門把,堊縕推門而入,從堊縕出門到現在漆黑無比的屋宅瞬間大亮,清晰無比的將房屋擺設映入莫奎眼中。

  門後是諾大的空間,由灰與白構成的家具簡易擺置,右手邊有兩扇門扉,左側是廚房與衛浴,畫面乾淨淒涼,要不是堊縕親自帶路,不然莫奎都要覺得自己是來到哪間飯店房間。

  「你的家……也太空了點。」莫奎皺起眉頭,由於對堊縕的家世不知情,自然認為堊縕應當是和家人一同住。

  「對不起啊……買這個房子的債務還有兩個月,目前實在沒什麼錢裝飾一下房子。」堊縕尷尬地撓撓臉頰,不覺語出的話對一個高中生來說,有多驚恐。

  「你只是高中生而已吧?我還以為你和父母一起住,自己買房也太誇張了。」莫奎怎樣也沒料到原來看起來傻愣傻愣的堊縕居然是有錢人家。

  但在看見堊縕面露苦笑,莫奎瞬時覺得自己似乎說錯什麼。

  「我們先進去吧。」將門板推得更開,堊縕首先進入。

  「……」

  一進入內部,堊縕飛快的做介紹,大多數的內容都和莫奎看到的差不多,但令他不解的是,明明有兩間房間,為何要和他同睡一間房?

  「嗯……另一間房間有點,不適合讓人睡。」堊縕簡單的向面露疑惑的莫奎解釋一番,「裡面全是朱曉送的衣物……」

  「啊?只是衣服而已有什麼好不適……」莫奎走上前,扭開門把,一舉推開門扉,映入眼中的畫面瞬間讓他閉上嘴,挫敗的關上門。

  「你確定只是送衣物?她根本是把一整間的服裝店都買給你了吧!」莫奎走回堊縕跟前,對更衣間做出結論。

  「那只是……」

  「夠了,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進去你房間吧。」

  眼看堊縕要對朱曉的舉動做出什麼解釋,莫奎果斷阻止,他可不想知道朱曉對堊縕的在意位於什麼樣的高度。

  打開房門,莫奎粗略打量了下,這間寢房比方才的更衣室還要大上許多,門是對上ㄧ扇落地窗,淺灰的窗簾因風不時晃動,能淺淺看出窗簾後的紗窗盡責的阻擋蚊蟲侵擾。門的右側是張雙人床,旁邊緊挨著一座矮櫃,上頭放著幾包藥包和一杯空的玻璃水杯。

  「……你身上有什麼病症嗎?」透明的藥紙包裹大小、顏色不ㄧ的藥錠,莫奎皺眉問。

  「嗯……我一直都有頭痛的症狀,那是吃止痛的。」一想起頭痛那難受卻又不像外傷得不到緩和的感覺,堊縕不禁微微皺眉,腦袋都要因為這番思考而抽痛。

  莫奎會意的點點頭,他看著灰白色調的雙人床,想著一個人睡一張大床其實很常見,但……一個人睡兩張大床這就過份了吧?

  莫奎看向左側,那裡也擺置著同樣的床,一旁也擺著小櫃子,上頭空無一物,床鋪上的棉被也摺得很整齊,感覺放置一段時間了。

  「喔,那就是你要睡的床了,有時候朱曉太晚回去或者是下雨,就會在這裡過一晚才回去。」完全不覺得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是多麼引人遐想的事,堊縕認真無比地解釋著。

  莫奎抹抹臉,不想去探究他們兩人的關係是不是就和傳說的ㄧ樣親密,他現在只想洗洗就睡,最後一張妹妹的照片在自己眼前燒燼,太讓他身心靈受創了。

  不過堊縕似乎沒這麼容易放過他。

  堊縕拉住欲走出房門的莫奎,腦袋壓得低低的,讓人看不出表情。

  「莫、莫奎……」才喊了聲名,堊縕就像失去勇氣一般,沒了下文。

  「幹什麼?有事情就快點說!」堊縕吞吞吐吐的個性讓莫奎欲發煩躁,口氣不禁大聲起來。  

  「如、如果可以的話,莫、莫奎你……還是找班長或是洪傲吧。」瑟縮著身子,堊縕緩慢出聲。

  「啊?你這話是不願意收留我嗎?」莫奎挑眉,語氣惡狠。

  「不、不是的……」堊縕搖搖頭。

  堊縕躊躇著,以堊縕的仁善個性來說,即便對方是他一生的仇人,堊縕也不希望對方因為自己如名如實的惡運造成傷害,既然覺得只要待在自己身邊的人都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堊縕怎麼能讓莫奎離自己這麼近?

  「太靠近我的話……會給莫奎帶來麻煩……」

  堊縕像是覺得只短短說出一句話無法說服莫奎離開自己,竟是娓娓說起自己的來歷,藉由內容讓莫奎知道待在他身邊有多麼糟糕。

  他和朱曉是孤兒,是班上即使是班導師也不知道的事。他們被寄在同一家孤兒院,朱曉運氣好,遇到了有錢的男人接她走,而堊縕是個因為天生病症無法生育的家庭領養。養母體虛,常常三不五時就要送醫住院,所幸養父的工作待遇不錯,支付了好一大筆醫療費用仍有一小筆錢慢慢存下,心想著要一家三口改天可以去好好度個假放鬆心情。

  然而,有一年養母因病要轉到國外醫院治療時,發生了空難,留下了那筆積起不小的度假基金,成了堊縕的買房基金。

  堊縕會想獨自一人買房不是沒有原因的,當時年記小小的堊縕沒想這麼多,獨自地住在養父母租下的小屋,然而從他的養父母過世起,他的左鄰右舍也像跟著這流程一樣,一戶接著一戶地不斷有人逝世,讓鄰居們對堊縕的印象愈發不好,堊縕在怎麼神經大條,也知道氛圍不對,最終還是找了個獨棟的房子獨居。

  「……我人就和名字一樣,在我身邊的人都沒有一個好下場,我就像是會帶來惡運ㄧ樣,怪不得我的雙親會拋棄我。」

  堊縕抱住膝蓋,難過的臉龐埋在膝蓋上,腦海中是不斷飄竄著和他有關的人受到傷害的畫面。

  「所以,莫、莫奎之後還是請你找班長或是洪傲吧,跟我住在一起,也會感染惡運的,搞不好你的房子也是因為……」

  「閉嘴!」

  堊縕被那喊聲嚇得將單字吞回喉嚨,蜷成一圈的身子又縮得更小了。

  「說你和朱曉的事干我什麼事了?講一堆沒營養又浪費時間的話,你是討揍嗎!」莫奎掄起拳頭,作勢要揍下去。

  雖然頭埋在膝蓋內,但餘光還是注意著莫奎的舉動,他那動作瞬間就讓堊縕嚇得高舉雙手,緊張的護在腦袋上,雙眼害怕地閉上,準備接受拳頭給予的疼痛。

  見堊縕這麼害怕的樣子,莫奎就像洩了氣的球,無力地垂了手。原本他想轉身走人,卻又不放心堊縕一個人待在這裡消極下去,惡狠狠地命令幾句,轉身大步離開。

  「在我妹還沒找到之前,我才不會出什麼事,你給我好好待在厄運找人!」

  「……還有,我衣服都被燒光了,借我幾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