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五1

  當小柯的聲音斷掉的一剎那,堊縕也踏出房間,門外是個長長圍廊,圍廊外是一大片的沙灘與藍海,虛擬數值製成的陽光大把大把落在沙灘上,閃爍金色光澤的沙灘讓人炫目,卻也給人感到燥熱。

  所幸所有玩家一開始的初始點是在民宿裡,要是呆呆的站在沙灘聽EVC系統解說員介紹遊戲,肯定有不少玩家會抱怨吧,更多的是直接上了中暑狀態,暈死在沙灘上。

  堊縕的房間位置在最底邊,右邊圍欄圍過了房間,無法通過;左邊長長延伸,經過四間房間一轉,再來堊縕就看不到了。第三間房間前的圍欄沒有圍過,而是開了出口,通向沙灘。

  堊縕沒有遲疑,對於第一次進入虛擬空間的他來說,對虛擬數值的溫感反應大有興趣,他邁動腳,踩在出口木梯上,走向沙灘中央,將自己沐浴在熾熱陽光下。

  熱氣騰在眼鏡上,帶出一片模糊,陽光熱度感受依舊,可以看出虛擬遊戲對這方面的細節付出相當研究。

  藍海青天,是這海灘民宿的地圖天氣,目前厄運online還沒有在不定時天氣轉變的方面上做更新,不過在其他虛擬遊戲上是有的。

  好天氣會讓一個人的心情開朗起來,而放在堊縕上,就會變得過份開朗。頓時他就像忘了這裡是虛擬遊戲,開開心心地就準備一脫鞋子,衝向不時翻捲上來的海浪。

  「喂!小子,你這是想白白住一天房就不付錢閃人嗎?」

  低沉嘶啞的聲音從堊縕身後氣急敗壞地喊來,鞋子脫到一半的堊縕被這麼不明就裡地一罵,身形一頓,接著就重心不穩,狼狽地摔上沙海。

  「哎呀哎呀……小子你沒事吧?」

  出聲的老人家似乎沒想到自己這麼一喊會讓對方摔了一跤,頓時倍感愧疚,趕緊朝前走近,幫對方一把。

  「沒、沒事……老爺爺有什麼事嗎?」堊縕慌張地垂著頭,趕緊將摔落的眼鏡戴上,才敢和老人家對上眼,詢問方才的事端。

  「真是的……年紀輕輕怎麼就這麼不負責任呢?」老人家搖了搖頭,望著堊縕的神情像是失望了一樣。

  「哎?」堊縕懵了。

  系統提示:達成任務「與民宿灸老闆對話」。

  聽到耳邊傳來的系統提示,堊縕才想起小柯在他出房門前有提到要先看任務內容。他連忙喊出系統口語,從卡牌上點出任務,卻在目前進行中的任務欄上沒著方才的任務,這才按下完成的任務分列,第一欄穩穩地顯示著任務名稱:民宿老闆。

  光是看著名稱看不出名堂來,堊縕點進了內容,才知道事情原委。

  玩家是從民宿做為起點,同時也是主線任務的起頭,任務內容是玩家在民宿住了一晚,一早要找老闆陪罪,說是沒有錢,希望能藉由幫忙事務來抵債。

  堊縕恍然,將任務系統關閉後,可憐兮兮地陪罪。

  「不、不好意思,只是看到海灘太興奮了,ㄧ不小心就衝了過去。」堊縕尷尬地撓撓臉,「那、那個……房間的錢……」

  「哼,看你這樣子,老夫也知道是沒錢了。」灸老闆轉過身去,向前走了幾步後,回過頭把堊縕叫上,「還愣在那裡做什麼?跟老夫來!」

  原本還想說要怎麼解釋囉哩吧唆問題的堊縕沒想到進展會這麼快,被喊了聲才連忙跟上。

  跟著灸老闆的步伐,朝民宿外圍走去,堊縕第一次正視這間充滿森林風格的大間民宿,整棟全用深色木頭建築而成,看起來層數不多,但僅從外表就能看出容客房極大,雖然現在新手稀稀落落的,民宿看起來蕭瑟許多,要是在厄運營運的第一年,一定是人滿為患的景色。

  從民宿旁經過,堊縕不禁伸手摸了摸外廊圍欄,方才因為海灘吸引了他注意的關係,才沒意識到滿是木頭築成的民宿內外,其實都攀爬著小孩子筆下所作的不一林木,深棕色的畫筆將每棵木頭畫得密密麻麻,才讓這棟民宿得來了這樣的名稱——深木民宿。

  不過這麼一棟森林風的民宿聳立在海灘邊,實在很引人注目,該說別有用心還是有什麼特殊意義嗎?堊縕看著暗褐色民宿與亮晃晃海灘,兩個對比強烈的風景讓他不禁這麼想。

  「別發呆了小子,我們到了。」

  堊縕與灸老闆繞過了民宿來到街上熱鬧的市集,長長街道滿是人海,雖然是新手村莊,但在市集當中也有不少玩家混雜其中,那些在玩家名稱旁的紅色等級在低等新手玩家眼內可以稱之憧憬的存在。

  剛開始看見這副景象的新手玩家不少會這麼想:要是高等玩家惡趣味的來搶新手玩家的怪物,那該怎麼辦?

  早在出了新手村才有的輔助系統時,遊戲製作當然也會顧慮到這點,因此玩家超過新手村該有的等級限制(十五級)之後,等級就會被標上紅色標記,一旦有紅色等級的玩家去打新手村的怪物,則會攻擊反彈,無法對怪物造成傷害,更無法強搶怪物的仇恨值,很有可能會因此傷害反彈而瞬間死亡。

  新手村雖然沒有死亡懲罰,但相信紅色等級的玩家也不會無聊去做白費力氣的自殺行為。

  「在老夫的店裡住一晚可是要五百獨種,現在老夫先給你這小子五百獨種,去採購老夫手上單子的東西,然後送到地圖東北方的雅兒,她會派事情給你做,賺到一拾芽來老夫這還錢。喏,這個大背包給你放單子裡的東西。」

  「呃?」

  堊縕呆愣愣的接下單子、背包還有滿是植物花紋的圓幣,當手指一觸銀色的圓幣,圓幣瞬間消失,而堊縕畫面的右下出現了數字與文字——0百花0拾芽500獨種。

  系統提示:接取任務「灸老闆的跑腿單」。

  看著灸老闆交了任務便揮揮手回到民宿的背影,堊縕還對剛剛沒聽過的新名稱感到恍惚,一聽見接獲任務的系統通知,堊縕連忙開啟任務列表。

  ——灸老闆的跑腿單

  內容:將灸老闆所託付的清單上四項物品購下,送到托兒所的員工雅兒。

  獎勵:五十經驗值、五十獨種。

  堊縕眨了眨眼,再眨眨眼,上面所寫的內容除了獎勵之外,其實都和灸老闆指示的相去不遠。堊縕這下苦惱了,「獨種」是什麼?應該是中文吧?

  堊縕納悶,但也只能乖乖的從系統的基本介紹裡找出相關字詞,堊縕可希望裡頭會出現點提示什麼的。

  不過出乎他意料,基本介紹還看不到一半,就從「計價單位」為題的介紹內看到了。

  介紹內容很短,但也很一目了然——從低到高的獨種、拾芽、百花,是厄運世界的價錢計算方式,千個獨種得一拾芽;千張拾芽得一百花;百花目前沒有上限。

  這種就是換了個代名詞的貨幣,即便是笨蛋也看得懂。堊縕默默地關上系統,他為自己無法意識到這就是貨幣而感到好蠢,但想是這樣想,任務還是得進行。

  清單以工整的字跡寫下四項物品名稱。

  一、百花糖  50顆

  二、巧克力熊 20個

  三、牛奶瓶  10瓶

  四、娃娃吊飾 10條

  只有寫物品名稱,卻沒有物品的圖示,堊縕看向了滿是人潮的市集,看來是要讓新手熟悉怎麼使用輔助十字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