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五3

  系統提示:接取任務「武器的材料之一」。

  「我會請你拿武器的材料來製作你十五級出村的武器,材料不少,我會給你其他三種職業武器,在任務當中指定使用,任務最終要和我確認職業選擇。」銘夫背對堊縕一邊在翻找什麼,一邊向堊縕詳細解說。

  「咦?一次給我三種職業武器嗎?」堊縕訝異,他以為需要多解幾次任務才會拿到武器。

  「對啊,你原本是拿刺客的雙刀嘛……找到了。」銘夫隨口應答了下,接著手邊的動作也有了段落。

  銘夫轉過身來,手上抱著堊縕沒有拿起的三把職業武器——長劍、石錘、魔杖。

  「既然要一起給的話,為什麼一開始選擇的時候不直接全部給玩家?」堊縕皺起眉頭,起始的時候就全部給予不是很省時間嗎?

  「嗯……是有差的。」銘夫指了指堊縕背後的大背包,還有腰側的小側包,「在民宿一開始拿到的小側包只能放一些藥水、卷軸,或是任務的較為輕量的小東西,像我手中的武器,就得要你背後的背包耐重才放得下。」

  「當然也不是一次三把全給你,我只是先暫時找出來放著罷了,你先打開任務看看內容吧。」銘夫將手上的武器擺置桌面。

  堊縕順從地叫出系統、打開任務單,進行中的列表下「武器的材料之一」就穩穩獨佔第一欄,不過與完成列的任務不同,進行中的任務名稱前有個英文等級,等級下還小小標示了「普」字,銘夫所給的任務是C級普通。

  ——武器的材料之一

  等級:C級普通

  內容:竹林的節蟲擁有強大的鋼性與隱蔽能力,請善用騎士的職業能力,利用長劍將節蟲第二節軀幹俐落砍下,共要十節。

  獎勵:兩百經驗值、五百獨種。

  任務的獎勵比剛才的都還要優渥,但使用指定武器攻擊指定地點,也看出了這份任務的難度,更遑論這又是連環任務,只要前一個沒過,下一個就沒辦法進行。虛擬遊戲會這麼有難度,就是因為他擁有指定掉落的設定,要換做是以前的電腦網遊,打什麼任務就掉什麼物品,談何困難?

  「……任務上說要使用騎士的長劍。」堊縕大概看了下任務就關閉系統。

  「那就用你屁股上的雙刀來換吧。」銘夫挑出長劍,朝堊縕伸出手。

  「咦?」堊縕臉上驚訝,手卻還是下意識地探向後方,拿起雙刀。

  「這就是不能讓玩家一次拿走職業武器的主要原因了,給,」銘夫接過雙刀,將長劍交換給堊縕,「厄運online有個設定,玩家身上就只能擁有一種職業武器,同職業可以放在背包上,但不可跨職業,只能做同時交換才行,所以就不能一開始全都給你了。」

  「那這樣要是打怪掉武器不就不能帶著交易賣出去了嗎?」堊縕皺眉頭,不太習慣地上下打量長劍。

  「如果是這樣也不用擔心,打怪是不會掉落武器或是防具類的,只有透過任務或是商店才有辦法獲得,因此去和NPC打好關係,所獲得的獎勵就會比一般玩家好很多,這也是遊戲的一大特點。」銘夫耐心的給堊縕解說。

  堊縕理解地點點頭,同時不得不覺得虛擬遊戲有太多不同的設定在,很是複雜,卻又每個設定環環相扣。

  「因為這是連環任務比較麻煩,你可以和其他NPC接了任務一起進行,比較節省時間,效率也會快很多……看你這樣子,只是高中生吧?明天還得早起上課吧?」銘夫聊著聊著又突然轉過身去翻找什麼。

  「呃、是,我已經三年級了……」怎樣都難以將眼前的男人與想像中機械性的NPC牽扯在一起,堊縕無意間就閒談回答了。

  「喔,那課業壓力應該是蠻重的,居然還跑來玩遊戲?不怕分心……啊,找到了找到了,」銘夫又從他身後巨大的儲藏箱找出東西來,是只花紋簡單的陶瓷花瓶,「這個幫我拿去給對面那個看起來懶懶散散的傢伙,是我欠他很久的東西。」

  視線順著銘夫所看的方向轉去,對面也是一家格局差不多的店鋪,但是上面掛著的木招牌是字端筆正的寫著「防具鋪」,縮小的銘天不起眼的放在防具鋪前方。

  看著招牌店名就能猜得出兩家店主的關係,堊縕的視線向下,就見櫃檯上單手隻著下巴的人影一副懶洋洋,長過肩膀的頭髮飄飄蕩蕩隨風搖曳,難以看出性別,不過襯著清秀的臉龐,被認成女性居多。

  「呃、是銘夫先生的弟弟?」堊縕回過頭來問,他的答案總是不一樣。

  「喔,居然看得出他帶靶的啊?」銘夫有點訝異。

  「嗯……沒有女孩子是像他前面這麼平坦的吧……而且有種在哪見過的感覺……」堊縕撓撓臉頰,模糊的印象讓他微皺眉頭。

  「見過啊……呵呵……很多人這麼說。」銘夫的表情有一瞬露出苦澀。

  堊縕歪著頭,不理解銘夫怎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沒事,拿去給他吧,趕緊去接一接任務,新手村的任務一夜就可以全部解完。」銘夫將花瓶塞進堊縕懷裡,擺了擺手。

  系統提示:接取任務「銘天的花瓶」。

  看著銘夫轉過身的高大背影,堊縕只能摸摸鼻子,抱著花瓶到對面店鋪去。

  「你……叫什麼?」

  堊縕才方靠近櫃台,就聽到了防具鋪店長銘天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呃……呃?」堊縕遲疑了下,還是不理解為什麼會突然間問他的名字。

  「姓名,你的姓名,真正的。」銘天下巴抵在櫃台上,一雙迫切想知道的瞳目直盯著堊縕。

  「嗯……堊縕,我叫堊縕,白堊紀的堊,糸字旁的縕。」

  銘天大皺眉頭,對這個回答感到出乎意料。

  「不是姓常?」銘天抬起頭,臉向前傾了些,「真的?真的不是姓常?」

  「雖然我有改過名,但好像沒有常姓……吧?」堊縕微皺眉頭,說實在他也沒有太注意自己改名簿上的更改變化。

  「這樣……可是有縕,很罕見的字……」銘天逕自的陷入喃喃自語。

  堊縕雖然不解銘天的舉動,但也只是把它當作NPC的ㄧ種模式,他把花瓶搬上櫃台,借以引起銘天的注意。

  花瓶緣底碰撞上了木檯子,發出喀地一聲,原本是很正常的聲響,卻讓銘天像是受到驚嚇的小動物,瘦弱的身子瑟縮了下。

  銘天倏地轉過頭來,見是似魚似花圖紋的陶瓷花瓶,才鬆下緊繃的神經,那模樣就像是不習慣任何風吹草動的聲音……

  ——簡直是原本聽不見,卻突然聽得到的感覺。

  那是只有聽障者治療成功之後才會有的反應,堊縕該認為這是NPC可能會發生的事嗎?

  「哥哥,C級任務,給你了?」銘天看了花瓶一會,才緩緩開口。

  「咦?呃、是。」從納悶中回過神來,理解了銘天的斷斷續續問題後,堊縕應答。

  「那,這個,給你。」銘天從櫃檯抽屜抱出了一個小盒子,有併攏的手掌長,像是用來裝長型的小物品。

  系統提示:接取任務「防具的材料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