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六2

  那是擁有圓圓外形的卵狀物,從精神偵察的畫面上看,卵狀物是剔透的粉紅色,一粒一粒地生存在竹節蟲首節的部分,靠近裂縫的卵狀物有一部分因為撞擊而受傷破卵,流出濃稠地粉紅色液體。

  ……堊縕覺得他知道竹節蟲卵是長在什麼地方了。

  堊縕為這個發現有些高興,但是酒保衛斯並沒有給他像是可以裝入蟲卵的容器,這讓他犯愁著該怎麼將卵帶回去。

  堊縕先試著自首節的裂縫將裂口扳開,途中還利用了雜貨商米爾所給的無職業小刀,將裂口割大,不久喀嘎一聲,首節被扳成兩半,但裡頭的卵狀物卻像失去了殼模的雞蛋一樣,全數破裂流散,無一倖免。

  「……」堊縕還高興著終於會有一個收穫,沒想到敗在了游戲設定上。

  從方才的結果來看,首節就像是卵的一種外殼保護,殼在卵在、殼亡卵亡,意思就是竹節蟲全身上下都全是任務需求的物品。

  雖然第一個失敗了,但也同時得到了關於竹節蟲的資訊,接下來的打怪進行就會比方才順利許多。

  就按照目前的速度來看,想要在外面世界天亮前將新手村任務解完,可能是有點困難了,至少要再一夜吧。

  既然知道竹節蟲是被動怪了,堊縕直接踏進竹節蟲群的區域內,雖然在新手村沒有必要這麼神經兮兮,但畢竟堊縕接取的任務是新手村最困難的C級任務,馬虎不得,尤其是竹林這片區域在地圖上是標示著十級至十五級的打怪區,堊縕他現在才三級而已。

  虛擬遊戲打怪系統辨識很簡單,就是透悉怪物的弱點進行打擊,有的弱點很大片,有的小若指甲片,成功擊碎弱點就可以對怪物一擊致命,而怪物的生命值是為了讓不擅長觀察的玩家進行數值交換,意思是玩家浪費氣力與能量對怪物的不痛不癢處進行生命交換,當怪物生命歸零,一樣會死亡。

  只是速度不若攻擊弱點快,收集任務物品也不容易,死亡風險也會相對提高。摸透弱點能利用它越級殺怪;單純的數值交換很容易就生命撐不過等級差距的攻擊,迅速倒下。

  而竹節蟲的弱點就在於尾節,那是它除了偽裝,唯一可以自保的武器。

  在經過兩次失敗後,堊縕終於有了點收穫,但由於尾節處是弱點,想要一擊就完整地將尾節與第三節分離相當困難,都會造成或大或小的裂縫,因此堊縕的收穫幾乎都是首節與第二節為多,節腳則是從第二節零零落落的拿下幾對。

  讓堊縕不解的是,第二節的軟竹是銘天想要的材料,但節竹的大小怎麼想都不能放在木盒內超過五節以上,更遑論是十節?

  堊縕皺起眉頭,他決定先把任務需求都蒐集之後再來研究,畢竟第三節與尾節的獲得有很大的問題,他得要找找除了尾節以外的弱點。

  其實說找也沒有必要,對任何生物包括他來說,頭部一向是最顯眼易猜的弱點,不過在對卵的需求上他需要二十個,先蒐集了再說。

  簡單的休息一下後,堊縕進行下一波的攻擊。


  多虧了反應迅速的運動神經,堊縕目前還沒有受過傷害,前前後後又失手了不知道多少次,除了第二節軟竹的問題還沒解決外,任務需求上的物品大多都蒐集完全,等級也在獵殺打怪的時候升至五級,這裡終歸還是個十級以上的怪物區域,對一個方到還未五級的新手來說,確實是個經驗值豐厚的練等區。

  升至五級也開啟了新的職業技能,堊縕小憩一會,打開技能表。

  Lv5開啟,職業技能「地動斬」:主動技能,一定距離內斬擊地面,對單一目標造成物理傷害,機率性產生物理爆擊傷害。

  多了一個傷害技能,堊縕滿意地關上系統,原本還想著要馬上體驗新技能的輔助系統,但想想軟竹的問題還沒解決,於是僵在半起半坐的身子又坐了回去,將背包放在腿上,從內翻找出第二節的部分。

  從精神偵察看,第二節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整節都是綠色色塊,太久進入負像畫面,搞得堊縕快要有些眼花了。

  閉上眼稍微休息一下之後,堊縕拿著第二節仔細端詳,仍是沒有什麼怪異之處。

  ……還是說,也要像卵一樣要靠破壞節本身才會知道軟竹是什麼樣子?

  堊縕皺著眉頭,說實在他很不忍心將自己辛苦得來的物品就這樣毀壞掉,要是猜錯了怎麼辦?

  堊縕陷入了膠著。

  「嗯?這不是南姊的學生嗎?在這裡做什麼?」

  太專心致至於自己的思緒,堊縕沒有發覺身旁有人輕聲靠近。他抬起頭,來人就已經停在跟前,是個體態魁梧力壯的男人,臉部線條卻是敦厚溫和,可也不會給人有矛盾的感覺。

  男人的遊戲名稱叫做「杜冬」,名稱旁的等級顯示紅色,是五十級的滿等玩家,會來新手村應該是剛上五十級要來藉由系統輔助熟悉新技能與職業特質,不然就是另有他因了。

  堊縕盯著男人的簡陋服裝眨了眨眼,上面還印製了一個大大的「鐵」字,如此薄弱的防具讓他不太能理解真的有防禦功能嗎?

  靠那強健的肉體撐傷害還比較能抵抗些……堊縕是衷心的這麼覺得,不過這些先放另一旁,他好像聽到很熟悉的名稱。

  「南姊?呃、你也認識老闆娘嗎?不過……我不是她的學生啊?」堊縕遲疑了會,自己好歹也是向老闆娘學了很多東西,應該也算學生吧?

  「呃、哎呀……一時口誤了,畢竟南姊以前也是做老師的,看你面熟面熟,以為是南姊的學生。」男人一瞬露出了「糟糕」的神色,不過很快就恢復原狀,慢慢解釋來由。

  「原來……是這樣啊……」堊縕微皺眉頭,感覺自己好像對這點一點也不訝異。

  南姊,是熟客對杜南的稱呼,是ㄧ家規模不小的咖啡廳老闆娘,而堊縕能在短期間內慢慢將屋債還完,是受到了杜南很大的幫助,現在在杜南底下做服務生打工幫忙。

  眼前的男人認識杜南,就代表他是咖啡廳的熟客,但是堊縕卻對他的印象很淺薄,只有依稀模糊的記憶。

  不過即使是這樣,看到了遊戲名稱,也能知道他與杜南的關係不淺……雖然現在只是虛擬遊戲當中,無法分辨身分虛實。

  「咳……有什麼問題嗎?」被人一直盯得有些不自在,杜冬輕咳拉回堊縕的思緒,好不容易刺人的視線不好意思地移開了,杜冬下意識地想看堊縕的等級,但他沒想到抬頭這麼一看,差點被口水噎著,「……你這個等級就來這邊啊?」

  五級,是每個高等玩家都會經歷過的等級,但並不是每個玩家都會經歷在五級就會跑到十級以上的打怪區送死,至少杜冬不會,他迅速地解完任務就離開新手村了。

  「嗯?」堊縕見杜冬視線對著自己上方,意識到對方正看著自己的等級,他搖搖頭糾正,「不是,三級就來了,任務一開始就叫我來這裡。」

  「……雖然很失禮,但我想問,你在這裡死過幾次?」杜冬也曾在這片竹林死上不少次,尤其是被竹節蟲尖銳地三角刺穿心臟一擊斃命……也不少。

  「呃、沒有喔?偶爾被小小擦到而已,」堊縕沒有發覺眼前人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他眨著眼,繼續他的驚人之詞,「只是任務需求很刁鑽,失敗很多次才把完整的節段湊到,現在有點困擾軟竹要怎麼取得。」

  「噗咳咳……咳……」

  杜冬這下是真的被口水噎到了。

  ……對此,他該說些什麼?應該說不愧是曾經的天才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