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六3

  「……我來教你吧?」杜冬嘆了口氣,自告奮勇。

  雖然他對接觸新手村的任務已經過有近兩年時日了,細節的部分可能不記得,單就一個搞了他很久的任務物品,他還是很有印象的。

  「遊戲設計團隊為怕玩騎士的玩家太過依賴精神偵察,所以有些任務是要解除技能才看得到的,把精神解除吧。」杜冬在堊縕前盤腿坐下,滿級高等玩家親自指導,相信也比堊縕自己研究快很多。

  堊縕立即解除精神偵察,原本發著白光的杜冬慢慢變回了正常的膚色與衣色,大大的「鐵」字依舊張揚地在上衣上印著。

  堊縕晃了晃腦,畫面上還殘留著退掉的負像色塊,他閉上眼適應了下,才重新睜開眼。

  抬眼就看見杜冬已悄然拿走一個第二節節段端詳著,他看堊縕睜開眼睛,略帶歉意地搖搖手中的東西。

  「抱歉,未經過你同意就拿了,畢竟是過了有點久,我怕忘了。」

  「不會,呃……前輩能教我就已經很好了。」堊縕搖搖頭,遲疑了下對對方的稱呼,他看起來比自己大很多,又是玩厄運很久的玩家,以前輩稱呼再適合不過。

  「你太客氣了,在這方面搞不好是我要稱你為前輩啊……」杜冬苦笑了下,收到了堊縕納悶的目光,他擺了擺手,要堊縕別在意。

  堊縕更加納悶,感覺進到這遊戲,不理解的事愈來愈多了。

  杜冬向堊縕招了招手,要他靠近些,略佈粗繭的指頭沿著堊縕以為是竹節蟲紋路的地方畫了個細長的方框,「這個範圍用小刀小心切割的話,就是軟竹了。」

  「……咦?」堊縕眨了眨眼,遲疑了下,他還以為過程會很複雜。

  「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實際要將完整的軟竹切割下來可是很費神的,更別說光找這個紋路花費的時間和人力。」杜冬苦笑了下,這可是他印象當中最折騰人的任務了,他慶幸當時任務只需要兩個。

  杜冬還記得他在新手村接的任務是D級困難,最初一開始的任務是在一級到五級的梯田打怪區,內有花妖小偷,要將之捕捉歸案。第二次任務才跳到竹節蟲這個關卡,由於那時厄運剛營運,新手村玩家不少,在這關卡折騰一個禮拜才回村交代。

  「這是你的第一個任務嗎?需要幾個?」杜冬想了下堊縕曾說任務一開始就來到竹林,那所接的任務就不比自己的低,甚至更高。

  「十個。」堊縕坦承的說。

  「……那你要加油了。」杜冬慶幸自己做足了心理準備,他站起身摸摸堊縕的頭。

  『那你要加油了,縕。』有隻大手揉壞他的頭髮,修長的身影拓印在他眼底。

  系統提示:人類玩家「杜冬」申請為好友。

  「呃、我會的。」聽見系統提示聲,堊縕回過神來,接受了杜冬的好友申請。

  「要是有什麼事不懂可以問我,這種時間我都會在。」杜冬拍拍褲上的沙塵,似乎要離開了,「你還有什麼事嗎?」

  見堊縕一直盯著自己,杜冬問了聲。

  堊縕確實有疑問,小柯和他說過厄運裡沒有所謂的設計衣飾,只有遊戲本身設計出的防具,但杜冬身上輕飄飄的白色大衣怎麼看都不像出自遊戲本身吧?

  「呃……那件衣服……」

  「這個啊?是小隊自製衣裝。」杜冬看堊縕眼有疑惑,進一步詳細解釋,「玩家在抱怨遊戲設計的防具太醜,卻沒有設計衣飾的設定讓他們很不滿,為了要息了玩家們的怨氣,遊戲團隊只好自小隊更新一個隊衣,可以讓玩家自行設計衣飾,就成了你看到的這件。」

  「小隊分野隊和友隊,野隊是臨時組成的六人小隊,用來闖關副本的暫時隊友;友隊是固定一起行動的隊伍,要是隊員沒有上線,可以在外和其他玩家組臨時野隊,野隊拆散會解隊,友隊則不會,把它認為是個超小型的公會就行了。」

  「友隊闖關會得到隊伍勳章,集滿一定數量就可以製作小隊衣裝,不過要滿隊才可以製作,友隊滿隊是五個人。」

  「這麼複雜啊……小柯怎麼都沒說?」堊縕皺眉頭。

  「小柯?」

  「嗯,是EVC的系統管理員。」

  「EVC?你給它取名的?」杜冬微皺眉頭,沒聽說過EVC有名字的,雖然他也會為了方便最後給EVC的系統管理員取個名。

  「不是喔?她說她自己叫小柯。」堊縕歪頭,不理解杜冬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這樣啊。」杜冬想起第一代是他做出來的,搞不好第一代感受到他,清醒過來了。

  堊縕眨了眨眼,不明白怎麼話題就突然間斷了,結果呢?

  不過問了也不會有結果,堊縕看見杜冬沒由來地微皺眉頭,嘴唇張口微動,似乎在無聲說話,堊縕想起密語的功能。

  這通密語似乎很重要,杜冬鎖緊眉頭,一臉嚴肅,對談幾分鐘最後以嘆氣結束。

  「抱歉啊,我有急事要先離開了,有問題密我就好。」杜冬一臉歉意,手抓住一團淡綠色光球,迅速在眼前劃出一道直線,召喚出前往聖母城的通道。

  「嗯,好,謝謝。」堊縕下意識地點頭,視線滿是好奇地瞧著淡綠色通道。

  「對了,我剛一路走來有看見竹節蟲王,雖然是被動怪,但也不要隨便靠近啊,被它盯上很難掙脫的。」杜冬前腳踩進淡綠色區域內,回過頭對堊縕提醒著。

  堊縕呆愣愣地點點頭,看著杜冬整個沒入淡綠色通道中,然後通道縮回細線,最後消失。

  「好……好帥氣!」一紅一銀的瞳孔幾乎要滿溢星芒了,堊縕超想知道通道內是什麼樣的光景,卻從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角色造型幾乎與自己沒有一點相同,對方怎麼會認出自己來?

  堊縕非但沒有意識,而且還興致盎然,他握緊拳,他要加把勁把新手村任務解完!

  堊縕有了目標,速度加快起來,原本顧慮這個擔心那個的磨蹭心理全忘了一乾二淨,一手抓起第二節節段,一手拿著小刀,開始仔細地切割起來。

  第二節段所描繪的紋路並不大,放入木盒內十個恰恰好,確實就是任務所需的軟竹。軟竹分離下來就如名一樣柔軟而有彈性,卻不易被破壞,很容易定形,只要稍作加工就可以變成堅韌的絲線,是適合用來做強韌的防具。

  不過堊縕就處頭腦發熱的狀態,不是割過頭,就是不小心刺進裡面,一連割壞了好幾個才成功一個,而且還不甚完美,交了不知道還會不會被退回來。

  堊縕眼看自己失敗的數量愈來愈多,決定先去蒐集節段順便讓自己冷靜冷靜之後才一屁股坐地上,埋頭繼續切割他的軟竹。這次他屏息凝氣,緩慢地切出完美的軟竹,才沒發現原本在附近悠晃的紅色身影愈靠愈近、愈靠愈近……

  然後來到了他的身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