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七1

  聖母庭百花齊放,帶有解除負狀態的花瓣隨風起舞,飄散在聖母城各處。花庭中央有座噴水池,池央一道白光朝天成柱,柱首向外擴展形成一個十字形,十字中央圍圈,圈內是結晶石輕飄輕浮,那是人類重生NPC的生命晶石,不可被破壞,但拉拉莎本身被攻擊,結晶石會產生碎裂,或是毀滅。

  結晶石像是一道地標高束在天,只要在聖母城內的玩家,都能看見結晶石的任何狀況。

  一頭金色長髮的女性晃忽在花田中,白皙的額上是鑲著結晶石的碎塊,赤紅的美麗眸子犀利、卻又融著溫和,她是掌握「生」的生命女神‧拉拉莎。

  她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額上的結晶石閃過一瞬異光,她一瞥滿花綻放的花田,邁步走到一處,跪坐在兩朵枯萎的花朵前。指腹輕撫著枯燥花瓣,原本枯萎將逝的花朵像是被重新注入了生命,莖葉恢復原有的立挺,花瓣充沛水分而豐厚,花朵瞬間變得光彩亮麗。

  微風吹過,花朵像是在感謝似地隨風摩娑著拉拉莎的指腹,雀躍地搖晃莖葉,以表達它的心情。

  美麗唇瓣拉起受花朵感染地彎彎弧度,拉拉莎站起身,她兩指併起,輕觸唇瓣,在前畫了道直線。

  遠在月季山的玩家「傅心人」與「沐沐精心」收到召喚,死去的軀體從塵土上站起,像隻傀儡娃娃似的走進憑空從裂縫展開的白光通道,其靈魂被迅速喚回聖母城花庭。

  僵硬的指頭從裂縫裡鑽出來,反手用力抓住裂縫,向外扳開。從展大的裂口內,慢慢地走出兩名玩家角色。

  邊緣透著白光的裂口映著另一邊的幽深紅林,待角色完全的脫出裂口,裂口一眨眼縮回縫隙,然後成線,最終消逝。

  兩名一男一女的角色呆愣愣地站在拉拉莎身前,像傀儡似的毫無表情,它們腳踩著一道無形的地,與下面的花海隔開。

  拉拉莎手上憑空生出兩張符紙,另手朝兩朵花的上空一抓,半透明的兩個靈體像是有實體般的抓於拉拉莎掌中。

  一個靈擺置一張符紙上,拉拉莎兩手各抓其一,唇瓣輕啟,「吐出舌頭。

  兩個傀儡娃娃似的玩家角色如言照做,張開嘴巴,吐露舌頭。

  拉拉莎將符紙與靈放進角色舌頭上,待手指一離開符紙,白底黑字的符紙自邊緣突然燃燒起青火。

  「吞掉。

  玩家角色如言將燃燒的符紙與靈吞入喉嚨,過不一會,兩個玩家角色劇烈地咳嗽起來,他們摀住嘴,皺起眉頭,樣子甚是難過。

  「嗚……咳咳咳……」

  「每次復活都……咳咳……難受死了……」重新復活的傅心人皺著一張臉,喉嚨過份的乾燥讓他止不住咳嗽,但他還是忍不住要抱怨起來,「下次補血速度要快一點啊,老婆。」

  「我、我也想、咳咳……但補血的咒文真的很難記啊……」沐沐精心皺著眉,她也討厭復活的感覺啊。

  「……」

  額上的結晶石再次閃起異光,拉拉莎微皺起眉頭,看著還在原地乾咳嗽的兩人,拉拉莎不願等待他們難受過去,抬手欲揮,想將他們掃出花庭的範圍,以預防他們破壞植被,畢竟那看起來有些神經質的女性玩家,是有過不良紀錄的。

  拉拉莎瞇細美眸,但動作還沒有執行,突然破空展開的綠色通道止住拉拉莎的動作。

  綠色通道無預警的展開在傅心人的身旁,由於距離過近,導致利用空間門技能的玩家不偏不倚的與傅心人撞了正著。

  傅心人被撞得摔跌在地,走出通道的魁梧男人卻僅是後退了一步,反應不若傅心人激烈。

  「抱歉,你沒事吧?」男人面帶歉意,伸出手想幫傅心人一把。

  傅心人面露不悅,在月季山因為一個小失誤而死亡,現在又莫名其妙被人撞了一下,自從還清了錢債還得到一大筆錢讓他有不少底氣囂張,遇上這種霉運讓他心情不美麗。

  「摔成這樣,沒事才……」傅心人抬起頭,正想罵罵咧咧的罵上對方幾句,但就在看見對方比自己高大許多的壯碩身材,他立時噤了聲。

  傅心人瞥過要幫他一把的手,心裡暗哼了一聲,雖然不敢正面罵人,但不賞面的舉止他還是敢的,然而眼神又朝旁邊一看,與自己同職業還滿級的角色標示,手立時很沒膽量的握了上去,

  「沒、沒事,謝謝了。」

  剛從新手村利用空間門走過來的杜冬一把拉住摔坐在地的玩家,他不知道對方懷著什麼想法,他只知道他現在很趕時間。

  「不會,我還有急事,先走了。」杜冬歉意地笑了笑,朝拉拉莎禮貌性的點點頭,人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你們也該走了。

  拉拉莎淡淡地開口,瘦弱的身影悠悠地朝著枯萎花朵的那一處走,左手無情地一揮,一道無形狂風將剛復活的兩人無預警掃飛出去,遠離花庭區域。

  「不會吧?又來!」

  「嗚唔……」


  「我現在剛從花庭離開,你說那兩個人在哪?特徵是什麼?」

  離開花庭的杜冬一邊往下一個地圖傳送門走去,一邊與人密語對話。

  『他們在月季……等等,他們死了復生,被掃出花庭……小冬,你剛剛沒遇到他們嗎?』

  杜冬倏地停下腳步,他想起方才在花庭撞到的男人,身旁還有一名女性玩家。

  「……他們的遊戲名稱是什麼?」杜冬沉住氣,小心翼翼回答。

  『傅心人和沐沐精心。』

  「該死。」杜冬果斷往回跑,迅速回到可能被拉拉莎掃出去的地方。

  沒有……沒有……不是這裡……最後一……找到了!

  杜冬遠遠就看到兩個狼狽的身影。

  「喂!你們!等等,我有事要問你們!」杜冬扯開喉嚨大喊,深怕對方利用空間門到哪個地方去。

  然而沒喊對方還沒有什麼動作,這一喊,沐沐精心瑟縮了下,像是被什麼給驚嚇到,反射性地抓著傅心人的手,無意識的逃跑亂竄。

  「喂!等等!」杜冬毫無能牽制對方的方法,趕緊跟了上去。

  這種時候,杜冬就開始埋怨厄運種族設定太簡易了,要是人類方想要幫助殭屍方傷害拉拉莎,但卻被同方設定不能互相攻擊阻擾,那這樣不就慘了嗎?

  他真想就射個飛劍,定住其中一人比一直追快多了。

  雖然厄運沒有體力值的設定,但還是會依個人的負重去算能持續奔跑的時間,杜冬是滿等五十級騎士,身上已是最好的裝備,不需要多帶裝備來替換面對不同種族怪物的不足屬性;

  而皆是三十三級的傅心人與沐沐精心,一個是容易帶著負重裝備的騎士,一個是從設定上就是虛弱的法師,再加上他們自打怪區死亡回來還留著死亡懲罰,以及一些任務物品,奔跑時間當然不如杜冬,很快就被杜冬後來追上。

  「喂!別跑了,我只是想問你們一點問題!」杜冬看距離變近了,猜測他們體力不支了,扯著嗓子喊叫,要他們放棄逃跑。

  「喂,老婆……呼……妳到底……呼呼……拉著我要跑去哪……」傅心人不明就裡,就只是個人要找他們問點問題,為何要跑?

  「我、我以為……呼……是要討錢的人……下意識就……」沐沐精心後知後覺地慢慢停下腳步——其實也沒有體力繼續跑下去了。

  「謝謝你們願意停下來……」杜冬略喘著氣,稍微在原地恢復呼吸。

  「不好意思,我老婆比較神經質一點……噢!」傅心人被沐沐精心用手肘撞了下,雖然不會有傷害值,但還是會痛的,「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收到消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