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七4

  「治癒。

  「回療。

  在斬風的破空聲中,不起眼的細弱聲紋傳進堊縕耳裡,那份嗓音太過細微,幾乎融入風中,以至於堊縕聽聞卻不覺有異,直到他發現自身正散發水波的淡芒,他才後知後覺的發覺那些字句的意義。

  堊縕看著慢慢回復的生命力,有誰對他施展了恢復生命的技能。

  堊縕轉過頭看,面無表情的女孩靜靜站在原處,看起來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幽黑的眼瞳毫無波瀾,淡漠的看著一切。

  就算女孩看起來什麼事也沒做,堊縕還是知道技能是女孩施展的,這裡除了她,也不會有人會對他這麼做。

  血量恢復至一半就停了,不過有這一半就足夠對付竹節蟲王了。

  即便不管是血量或者是等級差距都與竹節蟲王相差極大,但堊縕仍信心滿滿,相信自己有戰勝的機會。

  心臟緊張地跳著,方才在竹林都是機械式的偷襲竹節蟲,很少有面對面陷入險境的局面,堊縕對此感到躍躍欲試。

  緊盯竹節蟲王的雙瞳凌厲,對方似乎對堊縕態度的轉變有所警備,手上的攻擊不再像方才那麼冒然緊湊。

  尖細的眼瞳緊迫逼人,堊縕慶幸蟲類的人形王怪沒有複眼的設定,不然兩個大大的複眼就鑲在眼窩上,被這樣盯著頗具壓力。

  就以竹節蟲王方才的攻擊來看,目前知曉的攻擊方式只有刺擊與斬擊兩種,刺擊的速度快,每一回連擊兩次,近身難以閃避;斬擊則是竹節蟲尾節本身長度在加上斬風,距離廣泛,速度不快不慢,但遠遠就容易被牽制。

  兩個攻擊的轉換估計是會對敵人與自己的距離做判定,單就以一個新手村的小王來說,難度很高。

  堊縕現在只有兩個攻擊技能,從距離與方式上,都與竹節蟲王的攻擊方式大致雷同,若要取勝的話,只能針對竹節蟲王的弱點做攻擊,幸運的話還有秒殺的可能。

  咻!

  在堊縕思考的途中,竹節蟲王首先一斬擊來,似乎要試探神情轉變的堊縕。

  堊縕不閃不躲,先施展地動斬反擊回去,他想知道第三斬的攻擊竹節蟲王會怎麼應對。

  但出乎意料的是,竹節蟲王就像看不到堊縕劈下的斬風,呆愣愣的站在原處,直挺挺的接下攻擊。

  由於有等級差距的關係,堊縕這一擊攻擊打在竹節蟲王身上並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

  堊縕看一下自己的能量值,因為方才都在逃跑的關係,即使有使用技能也緩慢地恢復回來,雖然豐沛,但就以這種傷害值,恐怕能量耗竭也未必能打掉王怪的一半生命。

  若要抱著運氣去拼地動展的爆擊傷害的話,機率太低,划不來。

  堊縕皺起眉頭,現下有太多對他不利的元素,他必須冷靜思考,有什麼部位會是致命點?

  竹節蟲王是人形的,導致堊縕不知道該將它視為「人」,還是蟲。

  但如果以方才竹節蟲的經驗來看的話,竹節蟲的弱點在於頭部與尾節,頭部這點與人類相同,作為第一攻擊點,而尾節……堊縕真不知道該將之認為是足部還是竹節蟲王手中的武器?

  堊縕搖搖頭,決定不思考尾節的問題,他緊盯竹節蟲王一舉一動,首與胸之間的脖頸,是他的第一個目標。

  竹節蟲王中了斬風後,出手更加謹慎,它甩甩手中充作武器的尾節,模糊的視角鎖定皮革顏色的人影。但不知道堊縕在思考對策的竹節蟲王看敵人沒有動作,率先出擊。

  竹節蟲王連劈三下斬風,咻咻咻地破空聲接連而去,自己仍和敵人保持一定距離,既不主動,也不願被動。

  堊縕像是在等待竹節蟲王的攻擊,他身手輕快地閃避過去,先施展了地動斬,再給自己開了無懼衝向竹節蟲王。

  竹節蟲王仍是硬挺挺地接下斬風,但他模糊的視角沒有看丟堊縕的行動,一達到某個距離,手上抓著尾節的姿勢一改,擊出的尾節迅速向著急速而來的堊縕。

  堊縕險險閃過兩次刺擊,但而後的斬風他卻沒能躲開。

  「嗚!」斬風大力斬上堊縕的胸膛,割出一道數字飛竄。

  厄運對於疼痛感受值是固定在百分之七十五,為了讓恐懼深植人心,疼痛是必要條件,這是調查員計算過,不會造成腦部傷害的疼痛值。

   但當數字消逝,卻發現傷口沒有想像來得深,僅是被淺淺劃過。堊縕慶幸自己的運動神經發達,在方才及時後跳,減少更深一步的傷害,但即使是輕劃過去,也削弱不少堊縕的血量。

  堊縕這時候才發現狀態上顯示自己正在中毒中,每秒持續在減少血量。

  堊縕心想不行,至少要在打倒竹節蟲王才能死,但要是不對什麼做出改變的話,他是贏不了的。

  比如說,對技能做改變。

  從系統內關閉技能輔助,堊縕握了握劍柄,眼神一凌,第三斬的氣力一起用在第一、二斬上,第三斬依舊劈開碎裂特效。

  而一開始的一斬、二斬真的就如第三斬斬出了斬風,雖然沒有技能加持的第三斬來得遠,但也足夠了。

  堊縕有些欣喜,他發現技能的小祕密,雖然厄運在技能施展動作方面很嚴格,卻忽略掉氣力掌控的部分,又或者,是故意留下這個瑕疵,進而產生不同招式。

  斬風襲來,堊縕定下心神,腦裡早擬定好進攻程序,測試技能能不能斬出卻是關鍵,而這個關鍵鑰匙,他得到了。

  又是施展一道地動斬,一斬在斬風還沒靠近自己前就抵銷了攻擊,二斬與三斬斬向了竹節蟲王,自身跟著斬風衝向前。

  堊縕踩進了竹節蟲王轉換刺擊的範圍,篤篤刺擊聲迅速來到,但堊縕毫不猶豫、奮勇向前,絲毫不畏懼眼前刺來的尾節尖端。

  尾節在刺進堊縕眼鏡的前兩秒,早已經被堊縕施展的地動斬斬風所彈開,絲毫不差,兩次連擊都被彈掉。

  強大的反作用力讓竹節蟲王後退數步,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但當它發現模糊視角瞬間被皮革色占據時,已經來不及了——

  堊縕已經連人帶跑地施展連刺,目標始終鎖定在人與蟲最脆弱的部位——

  脖頸。

  喀啦喀啦……

  竹節蟲王聽到了近得不可思議,彷彿在耳邊脆響的碎裂聲。

  它最後一片的模糊,變成了黑暗。

  然後無限循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