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八3

  三秒不動進入隱身,堊縕趁亂施展伏擊,衝至其中一隻熊貓身後,以同樣方式斬斷熊貓一條腿,在他還未嚎叫前,左腳蓄力,高高跳上熊貓的肩膀,接續伏擊,雙手凝聚能量,一柄刀刃朝熊貓的脖頸刺下,熊貓的叫聲像是被噎住一樣,只能哽在喉嚨發不出聲來。

  沒有很精準的命中紅點,但熊貓已經是一命嗚呼的狀態,丟下牠也不會對堊縕造成什麼傷害。堊縕任由牠倒下,迅擊又朝下一個目標衝刺。

  這次他正對熊貓,右手利刃對準心窩處,但熊掌早已高高舉起,欲將疾速衝去的堊縕一巴掌搧上地面。

  念頭一轉,堊縕取消迅擊,少了衝勁的身子緩了下來,與熊掌險險擦過。右腳一蹬,迅擊再施,藉著熊掌揮空後的遲緩,跳上熊貓的手背上,沿至手臂衝向肩頸處!

  看著熊貓另隻手追來,堊縕反抓短刃向下刺入,左腳踏地,直接躍至上空。

  俯瞰下空,熊貓正愣頭愣腦地尋找堊縕的影子,堊縕看了眼一旁的技能狀態——視角上右邊會顯示技能可否使用狀態;左邊是正負面狀態例如暈眩、中毒等等;右下顯示金錢狀態;左下是生命、能量與負重、耐力——伏擊沒有灰掉,似乎代表只要沒有被視線看著,即便是在上方也可以使用伏擊。

  伏擊向下,迅擊是灰黑的,沒有能讓雙腳踩踏的判定,無法使用。

  身子下墜,雙手聚能,重力加速度下,攻擊力十足,搞不好不用施展技能也能對熊貓造成傷害……

  思緒飄離,當堊縕瞥見閃在眼前的巨大Miss時,他回過神,抿了抿唇……好吧,打不中什麼也沒有。

  趁著熊貓還來不及反應敵人已落在肩上,堊縕伏擊再施,利刃穿過脖頸,正中紅點,直接帶走熊貓的血量。

  解決兩隻,還有四個。


  當第七隻熊貓倒下,堊縕已然將刺客貼上首選職業的標籤,無論是速度或是自由操作,刺客都是最佳選擇,但也因為這樣難以駕馭。

  不是騎士職業不好,比起更大傷害範圍與防禦,堊縕更嚮往刺客需要速度的職業,這對他發達的運動神經也有互補相乘的效果。

  心中有了底,堊縕收起雙刀,看著橫屍遍野的熊貓,牠們身體各處不一的散發光芒,就和竹節蟲王落下的尾節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光芒的顏色是亮綠色的,似乎代表著物品有等級色差,或是任務道具之類的。

  將七隻熊貓的戰利品都蒐集後,堊縕拿了兩對爪、三對掌、兩塊完整的熊皮,熊血堊縕還在思考怎麼取得。

  這下又要麻煩杜冬說明一下了嗎?堊縕皺起眉頭,他不是很想一直去麻煩別人,況且杜冬雖看起來與南姊有著不淺關係,但現下也沒有可以證明的方式。

  從背包內拿出玻璃瓶子端詳著,映在視網膜上的內容標示也只列出「空的玻璃瓶」而已,既沒有操作方式,也沒一點內容介紹。

  透過玻璃瓶,扭曲變形的畫面映著空溜溜的地面,熊貓屍體在堊縕取走任務道具後就消失了,血灘什麼的不復存在,更遑論傷口其實連血也沒有流出來。

  堊縕嘆了口氣,雙腳卻同時在稍稍後退,雖然對熊血傷腦筋,但這可不代表堊縕就不顧周圍環境變化了。

  經過時間推移,被打倒的熊貓又被重置回來,幾個熊貓緩緩往他的方向閒晃過來。

  不過堊縕光注意前面,卻沒料到身後正佇停一隻伸大懶腰的熊貓,他仍在後退,距離愈縮愈短……三步……兩步……一步……!

  熊貓慵懶地陀著腰,向前走了一步,右手朝身後抓了抓癢,手不小心碰上了堊縕。

  被這一碰,堊縕嚇得手上玻璃瓶掉上地面,他全身繃緊,冷汗直沁,他沒有時間看玻璃瓶有沒有碎裂破開,他謹慎地往身後一探查,才赫然發現熊貓的存在,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大大地熊掌直朝他顏面搧來,強勁之大,還未靠近就能感受到強大勁風。

  堊縕反射性後退,卻正巧被玻璃瓶滑滾跌落,一屁股摔上地面,玻璃瓶被滾到了熊貓身下,而熊貓抬起正要邁進的右腳,落處恰巧是玻璃瓶的所在!

  堊縕摸摸屁股地爬起身,映入眼角的,就是玻璃瓶被一腳踩蓋住的畫面。

  堊縕還猶帶稚氣的臉扭曲了下,腦海閃過一瞬吶喊——該不會又要回村拿一次玻璃瓶吧!

  沒有時間細想,熊貓邁著大步踩來,堊縕朝旁滾開躲避,視線還不忘看向玻璃瓶被踩踏的原處,熊貓早已離開那裡,正齜牙咧嘴地朝他再次衝來。

  熊貓的速度不快,堊縕有時間細看玻璃瓶的慘樣,但原以為那塊草地會是閃爍玻璃反光,可非但沒有,堊縕也沒看見類似碎片的,玻璃瓶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堊縕原本還想著能不能用黏著劑之類的將玻璃瓶拼貼成原貌,但現在連碎片都不見影,談何黏接?

  「吼嗷嗷!」

  熊貓細細的叫聲近在耳邊,堊縕回過神,頭一轉向,視線瞬間滿是柔軟皮毛,來不及反應,熊貓大掌呼嘯襲來,閃避不及,將他拍飛出去——

  「嗚!」

  堊縕撞上另一隻熊貓,背部傳來的衝擊讓堊縕一口氣哽著喉嚨,一時喘不過氣。

  「呃、咳……咳咳咳……」

  喉嚨像是有把火在燒,那種感覺讓堊縕大皺眉頭,極度不適。

  但熊貓的攻擊可不會因為敵人身或心不舒服就會手下留情了。

  將堊縕擊飛出去的熊貓砰砰砰地朝堊縕跑來,假使熊貓有智能,搞不好會懊悔自己怎麼將敵人拍得老遠,跑起來好遠,腳好痠,真是累死熊了。可牠還是得照系統控制的設定來。

  而被堊縕撞上的熊貓正怒火中燒,任何打擾熊貓打盹的,都不可饒恕!

  聽起來很不光彩,但看起來就可觀了。

  堊縕感覺身後一熱,旋過頭,視央顯示熊貓內容是處在怒火中燒的狀態,持有火屬性技能——中央十字線也可以檢視怪物內容。

  熊貓嚎叫了聲,一簇火苗在掌心中迅速漲大,擴及整隻大掌,火焰隨著熊掌抬起拉出一道赤軌,乍看之下,宛如熊貓在跳火焰之舞,那是漂亮的畫面,但卻帶著致命。

  火掌揮下,挾帶熱氣直逼堊縕顏面,堊縕想躲,但礙於方才被熊貓打中一掌,背後重重撞上一擊,他現在幾乎呈虛弱狀態,無法及時閃開,攻擊將落,他還是絲毫氣力也沒有。

  千鈞一髮之際,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女孩子衝跑過來,她像是沒看見熊貓的存在,也無視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堊縕,她眼中就是堅定前方沒有東西,速度不減,用力地朝兩物之間穿過去——

  原本該是這樣。

  女孩的目標巧妙地閃過熊貓,但卻意外撞上了堊縕。

  堊縕被這一撞,撞得七葷八素,也被撞開一段距離,躲過熊貓的火掌,勉為其難地算是逃過一劫,但感覺一點也沒有比較好……

  「唔噫!對、對不起,對不起!」

  女孩像是沒料到自己會撞到人,她慌張地對著堊縕低頭道歉,對於自己身上的擦傷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她趕著時間,連連道聲歉後,急忙地離開此地,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栗色的長髮隨著邁跑大力擺動。

  三秒不動,堊縕自動進入隱身,看著如同無頭蒼蠅的熊貓,這副狀態真的是幫了他一把,但還來不及向女孩道聲謝,女孩就已經跑得老遠,纖細的身影埋沒在竹林之間。

  讓狀態慢慢地恢復,熊貓也因為仇恨淡去,對敵人的蹤影不再興趣,回到自已的區域上。

  但堊縕沒有放過那個將玻璃瓶踩得消失無蹤的熊貓,任務道具無故不見,肯定事必有因。

  施展技能將熊貓放倒,發紅的軀體促使他撿起道具,然後他五爪一抓,手上握著一瓶裝著液體的玻璃瓶。

  裝著三分之一熊血的玻璃瓶——玻璃瓶內容這麼說著。

  ……任務道具總是在意外中出現,堊縕認真這麼覺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