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九1

  既然任務道具的來源都瞭解了,接下來蒐集就不算太難。

  堊縕飛快解決掉熊貓,將道具都放進背包內,啟程回村。

  這次任務只是簡單蒐集任務道具與熟悉刺客玩法,並沒有很困難,只是玩家的動作快與慢而已,就算堊縕再早一點向銘夫報告任務完成,他都不會太驚訝。

  刺客的雙刀短刃給了銘夫,交換了補師的笨重鎚子,刺客的短刃拿久了,就顯得鎚子沉重無比。

  堊縕微皺眉頭,他記得補師與法師都是以手劃出符紋術式,武器的裝備讓堊縕感覺有些多餘。

  「哎,別那種表情,武器也對魔攻職業很有幫助,尤其是近戰的時候,用武器狠狠敲一下,」銘夫虛做個拿鎚敲打的動作,「有很高的機率會造成暈眩,不帶任何理由的。」

  「鎚子的重量會影響補師較高等級的部分技能,例如十五等才學得到的『鎚擊』以自身範圍對敵人造成暈眩狀態,此範圍就依鎚子重量而定,愈重,範圍愈大,反之亦然。」

  「有時候,鎚子的附加能力也對補師本身很有用,別把它看得像是拖油品,武器會哭的。」

  鼻子呼出氣,銘夫揉了揉堊縕的頭,希望堊縕能好好對待武器們,就算不是身為一個製作者,也該為同個戰場上的合作夥伴想想。

  「……對不起……」堊縕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達歉意,吞吞吐吐半天最末還是道出最簡單又能表達意義的三個字。

  「沒事沒事,不用道歉啦,」就像在對待弟弟一樣,銘夫又大力揉了揉堊縕的腦袋,將及肩的髮絲揉得亂七八糟,「快去解完任務吧,距離天亮剩不久的時間了。」

  銘夫的這番話讓堊縕想起明天一早要去找那三惡霸……若不是銘夫在,堊縕一定忍不住要苦皺一張臉,像是吃了黃蓮一樣。

  抓著鎚子,堊縕心裡嘆了聲氣,朝銘夫點頭示意,轉頭跑到對面找銘天了。

  從背包內拿出十片完整熊皮,交付了任務,接獲新的。

  自從銘天發現自己似乎認錯人,又或者仍陷入某種記憶上的錯亂,銘天對待堊縕不若一開始的踴躍,變成了有問必答、給任務收任務的機器人。

  NPC寡言,堊縕也沒辦法,他只得摸摸鼻子,找下一個NPC回任務去。

  銘天看著堊縕的背影,眼裡如火星般疑惑在擴大。


  這次的任務是位於一等至五等的新手打怪區‧梯田。

  梯田一覽無際,看起來範圍不大,但實際走起來卻也得要花上好幾十分,裡面棲息著三種花妖。一是花妖小偷,聽杜冬稍微提到,是D級困難任務的開頭;二是花妖虹蝶,漂亮的羽翅在梯田上炫出七彩光芒;三是花妖靈蔘,堊縕這次任務的目標。

  武器匠銘夫要五個靈蔘果,蔘果剖半內肉粗糙柔軟,用來磨刀正好;防具鋪銘天需要五個靈蔘莖,蔘莖密度高、硬度強,適合做硬甲類的防具;

  藥劑房吳師需要靈蔘葉的汁液,無毒無菌的汁液有消毒抗菌的作用,並且具有黏性,適合用來包紮保護傷口,需要十把葉草;酒館酒保衛斯要靈蔘根浸泡做藥酒,需求十五根。

  C級困難的任務都是針對性,不若D級的任務東奔西跑,這讓堊縕蒐集道具極為迅速。

  堊縕現下九級,仍不到開啟第四個技能的等級。打開系統,堊縕簡單瞭解補師的技能。

  ——輔師

  職業特質「聖光」:被動技能,使用技能有機率對目標造成「聖光」狀態,狀態友方獲得屬性抗性十點;狀態敵方持續扣除生命力。

  職業技能「治癒」:主動技能,治癒單一目標百分之十的生命力,恢復百分比隨等級自動提升。

  職業技能「懲戒」:主動技能,降下屬性攻擊,對單一目標造成魔法傷害。

Lv5 職業技能「魔彈」:主動技能,射出魔法光彈,對單一目標造成魔法傷害。

  補師除了治癒是恢復生命力之外,對待敵人,卻就有三個攻擊傷害技,雖然一個是機率觸發,但就撇除機率,它實實在在就是個類似中毒的傷害。

  每次認識職業的任務對上的怪物都有一定理由,堊縕現下還不甚了解補師的聖光,會對花妖靈蔘帶來什麼負效。

  一至五級的打怪區只有虹蝶是被動怪,踏進小偷與靈蔘的區域範圍,容易招來攻擊。

  堊縕還在花妖小偷的區域範圍內,位於中層處是炫目彩光的虹蝶群,靈蔘在最深處。

  因為是被動怪,堊縕稍有餘力地欣賞從旁飛飄而過的虹蝶,遠遠瞧過不會發現,靠近一看,能見著薄薄羽翅上會隨著擺動而落下鱗粉,鱗粉也悄悄散發淡淡光芒,像是微弱即滅的燈芯。

  堊縕沒有注意到視角左上的狀態多出一個,他停留不久,便繼續往深處走。

  周遭虹蝶的數量愈發減少,就代表慢慢進入靈蔘的區域內,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放眼望去深綠的大片梯階上,卻是沒有一群、甚至是一朵的靈蔘在上走動,眼前一片空蕩蕩,僅有乒乓球大的光球微弱地散發光芒。

  堊縕皺起眉頭,停下腳步,思考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可梯田這打怪區也僅分三大層次的綠田,靈蔘在最上層,即便堊縕回過頭,也能從現在的位置看到下層的花妖小偷,沒理由走錯。

  堊縕遲疑了下,還是決定繼續往前邁進,稍微觀察一下上層的梯田有什麼不同,搞不好一群靈蔘躲在洞裡等人走過去在一舉殲滅?

  這樣的想法讓堊縕停頓腳步,讓他異常注意地上的坑坑洞洞,但田上滿是植被,不仔細去瞧是不會注意到的。

  因此,堊縕全神貫注在地面上,卻忽略了飄浮在空中的光球,是有幾盞幾盞由淡黃變換成嫣紅色,光球似乎緊張似地劇烈抖動,那顏色與動作都帶來警示、警告的意味,但……那是對誰的警告?

  異於梯田上的生物,還會有誰?

  三盞變化成嫣紅的光球驟然展開攻擊,但施展攻擊的部位卻不是光球,而是在攻擊時產生那一瞬森白軀體的……呃應該說頭部,狠狠地撞擊在堊縕身上。

  攻擊成功後,森白色的靈蔘像是氣憤似地揮舞從兩側延伸出來的小短手,不過畫面只出現一瞬,攻擊結束,除了光球還在散發危險顏色外,以下的森白蔘軀消失隱沒。

  那一瞬實在是太短暫,不多加留意很快就抓不到影子,更別說堊縕還是一直注意在地面上,突然間的攻擊根本讓他驚慌又茫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可靈蔘的攻擊可不會就揮舞小手幾下就結束了,在看不著的狀況下,靈蔘們不知道做了什麼事,竟是慢慢集結夥伴!

  由淡黃轉嫣紅的光球,從三盞變成四盞、變成五盞、六盞……

  傳導的速度飛快,堊縕就像在看變色光浪一般,搖搖晃晃的浪上,淡黃色被嫣紅吞染,原本還猶帶溫暖感覺的上層梯田,現在卻是危險四伏,紅色的光球就像獸瞳般,直盯著堊縕不放。

  堊縕看這現象……似乎是要迎來第一死的節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