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九2

  「唔咳、咳咳……」

  死亡後復生的感覺總是難受的,整具軀體就像缺水已久,不旦喉嚨乾渴得可怕,身體也虛弱得需要攙扶才不會軟腿倒下的地步。

  第一次的死亡感受,堊縕確確實實的瞭解到了。

  由於新手村沒有重生綁定的設定,因此玩家死而復生的起點,一向都是充滿森林風格的民宿內。

  堊縕重生在民宿的大廳中,空間廣大,可以容納百人,雖然只是一個暫時重生的地方,但裝潢一點也不馬虎,可即使是再豪華的大宅內,相信也不會有玩家因此不斷死亡復生,只為了到重生點吧?

  為怕這種事發生,又或者是因為厄運剛營運新手玩家氾濫,才會有重生後五秒立即傳出民宿外的設定,否則一群玩家湊一湊聊個天,大廳肯定是擠滿人了,要重生的玩家可能就會有系統錯誤這種通知跳出來。

  能欣賞大廳裝潢的,也只是個大概,五秒已到,堊縕就被傳出了民宿。
  
  值得高興的是,堊縕只是被傳到有圍欄的圍住的木板走廊,這讓他有個支柱可以撐著。

  死亡帶來的感受真的很不好。

  堊縕蒼白著臉,再次由衷覺得。

  堊縕靠著圍欄坐了下來,順便思考一下怎麼對付……大群的靈蔘。

  靈蔘是隱身怪嗎?堊縕皺了下眉,看起來是,但實際上不是,要隱形也徹頭徹尾,哪有攻擊還露臉的?如果真是這樣,那設定也太討人厭!

  還是說,他有中了什麼狀態他不知道?那種看不到形體卻可以看見螢圓光球的狀態?

  堊縕突然想到了虹蝶的鱗粉。

  只要能確定隱身的狀態怎麼來的,事情似乎就會有一點轉機?

  堊縕是這麼想的,畢竟被一大群、甚至是所有的靈蔘來上這麼一個頭擊,也足夠讓堊縕看清楚靈蔘是長得什麼樣子。

  從腳到頭,蔘根、蔘莖、蔘葉、蔘果,堊縕都看得清楚,而且那散發微光的光球,正是從蔘果而來。蒐集的材料來源一個都不少,這讓堊縕省了時間又得找出蒐集材料的方法。

  現在只要解決隱身的問題,事情就簡單多了。

  目前要先重新注意狀態問題。

  於是堊縕脫離死亡的虛弱狀態後,再次出現在梯田下層,為怕狀態不是從虹蝶來的,而是被小偷攻擊獲得,堊縕在下層就謹慎小心。

  花妖小偷是主動怪,加上它們因為職業特性——聽說真的會脫離怪物區域,跑到村莊偷竊——小偷們總是異常神經質,它們經常一群一群地在一塊,若不是花妖小偷是二等怪,與堊縕差了七級,不然堊縕也會陷入被圍毆的窘態中。

  順利通過下層的區域,堊縕注意了下狀態,並沒有出現什麼負面的效果,這讓他更為篤定了虹蝶無聲無息落下的鱗粉。

  但是,堊縕走越了中層的一半,卻遲遲沒有類似的狀態出現,難不成靈蔘的設定就這麼討厭?這裡可是新手村,沒道理這麼刁鑽新手吧?

  堊縕皺著眉頭,可當散發螢光的光球又出現在堊縕的視角內時,狀態欄也無聲無息多出一個。

  一直在注意狀態的堊縕在第一時間就察覺了,多出來的圖示在旁標註著狀態名稱「螢影」。堊縕後退一步,退出了靈蔘的區域範圍,此狀態沒有跟著退離區域而消失,代表不是區域造成的狀態。

  「狀態,螢影。」堊縕直接叫出狀態內容。

  螢影,長時間吸入過多螢翼粉末,進入螢影狀態,只看得到所有散發螢光的物體,持續至離開梯田地區。

  長時間吸入過多……堊縕第一次在經過中層因為虹蝶被動怪的關係,多駐留許久;第二次,因為狀態警戒的關係,在此區顯得小心翼翼,在中層也停留不少。

  要是直接飛快穿越,或許就不會得到此狀態了?堊縕思考,但他總不能回去下層離開,再進來,這太浪費時間了,與其飄忽不定,不如直接就上!

  堊縕瞇細眼,瞅準了一個光球,腦海下意識描繪連結光球的森白體軀,從翠綠的蔘草、潔白的莖幹兩側延伸兩隻無指小手,下側接合線條漂亮的小短腿,上面細密長著根鬚,靈蔘整體看來,就像個穠纖合度的美女,撇除它是隻植物的話。

  堊縕沒忘記自己是怎麼被圍毆致死的,他現在首要目標,就是取下那暖黃的螢光球體!

  可能事情沒那麼簡單,但現下也只有這個辦法。

  若要擊中一直移動的小巧物體,選用魔彈這個技能,是最好的,但也是最難的。

  一施展魔彈,空出的左手上立即有淺淡的白點與光線在流動。

  白點停佇在同個點不動,有五個點,分布不定,一條光線彎彎曲曲地從第一個點連結到第二個……第三個……直至第五個點,光線消失,白點突現熾光,但是很淺淡,像是在說明跟著光線就能完成術式。

  不消幾秒,光線又從第一點出現,又開始連結第二個……第三個……

  但看這圖樣,堊縕卻是大皺眉頭,光線彎彎曲曲,明顯沒有個整體樣式,讓人費解。

  堊縕記下術式點與點的順序,不管光線如何曲折,左手手指直接一直線連到底。

  連至最後一點,還在流轉連結的光線消失,五個白點亮出熾光,之後也跟著消逝,左手手掌凝聚著一抹能量,但堊縕卻不知道該怎麼讓它發出去。

  「是因為沒有照著路線做嗎……」堊縕無神地喃喃著,而就在他將左手垂下時,手掌無意識大張,能量就像是因為這無意的動作,像顆球從手中掉落——

  螢白的能量迅速掉落地面,但卻在途中硬生生地拐了個大彎,朝著某個方向飛去……那原本是堊縕視點中央的輔助十字線位置……

  因為太過注意白點順位,再加上不知道魔攻職業攻擊定點會是以十字線做判定,回想起注意白點位置的背後畫面……

  堊縕下意識就要逃。

  魔彈,實如其名,螢白能量就有如子彈飛向圍成一群的光球疾射,雖然是偏向下部位,但還是啪地一聲跳出攻擊數字,似乎是擊中莖幹軀身。

  一群的光球其中一個劇烈地抖動著,像是氣炸了,光球不住地搖晃,像是要找出惹怒它的敵人。

  潔白軀身沒有可以稱之眼睛的部位,前與後一個模樣,難以看出靈蔘的視角究竟在哪一面——就連它有視力都讓人匪夷所思——不過就單看一個面頻繁地左右查看,都能讓人認為它是在找出敵人沒錯。

  然而小小視角沒有出現異於同伴的異物,原本要由黃混成紅的蔘果又慢慢淡化,恢復純然的暖黃色。

  那原本異於黃色的橘橙恢復原狀,讓遠遠看著的堊縕鬆了一口氣。

  有了上次被圍毆的經驗,堊縕在上層走的極淺,幾乎退一步就可以踏回中層,尤其在知道情況要糟,堊縕先行迴避,才免了這次危機。

  不過看這情況,要迴避這種危機,似乎挺容易……的。

  堊縕踏回原處,原本受到攻擊的暖黃光球瞬間一個變換,嫣紅色在堊縕視角迅速由小變大,當堊縕看到靈蔘森白的軀幹時,他又受了靈蔘一個頭擊。

  ……怪物也不是這麼好唬弄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