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章十2

  兩種野獸混在同一個針山活動,相處和睦,處在一種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氛圍下,很巧妙的狀態。

  可這對堊縕可就苦了。

  這兩種野獸皆是主動怪,雖然法師有較遠的距離做野獸衝刺的緩衝,但法師本身不像騎士與補師,擁有豐厚的血量與防禦力,被一個衝刺過近,若迴避不好,很容易就是即死回村了。

  不過好在堊縕猜對了針山可能的屬性,這火屬性的選擇,讓攻擊提升了不少,減少了一定的危險性。

  針豬與山狼的任務需求各半,武器匠銘夫要十個針豬粗刺,堅硬粗長的針刺適合替魔攻類的武器做根基;防具鋪銘天需要十五張完整的山狼皮,狼皮韌性極佳,且容易保暖;

  藥劑房吳師需要二十塊豬皮,浸泡藥瓶能直接外敷傷口療傷;酒館酒保衛斯要狼牙兩根,意圖不明。

  酒保的需求量讓人遲疑,畢竟接了任務直至至今,五個是最少,還未到過以下,尤其他所接的還是新手村的最難任務,單兩個數量,值得惹人疑惑,可堊縕卻也不多問,心底留意一下,接了任務就往針山區跑來。

  「呼吼……」

  山狼哈著氣,冷寒的霧氣忽現忽隱,能感受到針山的寒冷氣候,若不是堊縕現在是火屬性的體質,恐怕也得對著手哈氣取暖,然後站在一群兇豬惡狼前瑟瑟發抖。

  堊縕感慨屬性對各種上的好處。

  堊縕再次檢視了下法師的技能,除了能轉移目標之外,第四個技能還能對目標造成僵直,甚至還有範圍攻擊可使用,雖然法師是體弱防低的職業,但若技術精確,要打上高節奏的攻勢也不是不行,這種體現只有無冷卻的厄運遊戲才有。

  握了握手中的魔杖,與槌子一樣,能在近距離的時候給予敵人敲擊造成高機率的暈眩,除此之外,也是可以欺騙對手的武器。

  魔攻職業皆是以手畫出術式來構成魔法攻擊,通常手捉著能量,藉由中央十字判定目標位置,進行攻擊。而有的時候,手速快的,可以迅速劃出兩個技能,一個抓握在手,一個凝聚在魔杖內,手可以虛晃,騙過敵人眼目,在藉以魔杖的技能給敵人殺個措手不及。

  這是法師魔杖的功用,與補師槌子對技能範圍造成的大小而有所不同。

  堊縕先鎖定了一隻山狼,看起來不若皮背上長著一對尖刺的針豬來得有威脅性。

  他先施以了一個元素箭,畫好術式,隨意的瞄準目標,即便不是攻擊致命部位也沒關係,堊縕只是想先將之引來。

  手中凝聚的能量朝山狼丟去,原本螢白的能量因為屬性變化的關係,此刻是一片火紅。能量朝著目標飛速之下,迅速擴散成焰,狂暴的火焰向前伸長,尖端凝成了箭型,筆直地破開冷寒的空氣,刺入目標堅硬的毛皮內。

  火焰滋滋作響,空氣中似乎還帶著燒焦的味道。

  「嘶——吼!」

  山狼撕喊了聲,此嚎叫並沒有引來周圍同胞,牠們無動於衷,就像我不犯你、你不犯我的準則中,你被攻擊了,那乾我什麼事?是一樣的。

  山狼張開牠那血盆大口,黃齒尖牙一覽無遺,牠再次嘶吼了聲,朝著堊縕狂奔而來。

  而堊縕早在元素箭射出後,在魔杖內凝聚了一個定咒,手中又是握著火紅的能量,蓄勢待發。

  山狼四條腿跑奔的速度比堊縕想像中的快很多,但他也早有準備,在山狼還未欺近自己之前,手中的火紅能量丟了出去,這次不是擰拉成箭,而是在山狼前展開一道火焰通道。

  另一道則在針豬群中展開,但它卻不是展開在空氣中,而是在針豬身上。

  火焰迅速吞噬針豬,當火焰消溢,赫然是方才追著堊縕的山狼。

  針豬則是懵懵懂懂地站在堊縕面前。

  山狼不慌不忙,定睛鎖定了目標,又邁著四腿再次奔來;針豬的大鼻嗅了嗅,還猶帶迷糊的獸瞳瞬間盯向了堊縕,牠呼著氣,兩眼兇狠,也朝著堊縕衝上!

  魔杖內的定咒丟出,造成針豬短暫僵直,接著又是一個空間轉移的技能,山狼與針豬又換了位,山狼衝勢難止,堊縕閃讓過,趁隙朝山狼的頭部追打一擊。

  暈眩效果立即在山狼頭上顯現,堊縕先給恢復狀態的針豬送上兩支元素箭,接著不做空間轉移,抓到了某個角度與距離,山狼的暈眩狀態剛過,堊縕的十字斬也即到!

  火紅能量一碰觸到毛皮,以山狼為中心,立即朝著四方噴發爆裂,火焰肆虐,將山狼的血量燃燒成零。

  衝刺奔來的針豬也波及其內,血量也迅速往下掉,變成了十位數,卻又因為火屬性燃燒效果,迅速銳減生命,直至零,在堊縕腳邊嘶嚎了聲,倒下。

  早算好兩隻怪物血量的堊縕,重新面對被十字烈焰燒過的針豬與山狼。

  這次,是各兩隻。


  空氣中滿是燒焦味,由於火屬性對上寒屬性的怪物,攻防的爆擊傷害狠狠地肆虐著牠們的血量,橫掃起來快速無比,重置時間還沒到,讓堊縕有閒情逸致慢慢撿任務道具。

  滿地遍野都有亮綠色的光芒在促使堊縕拾起任務道具,偶爾有散發白色的物品,通常都是些紅藍藥水或是獨種圓幣。

  愈是這樣撿,讓堊縕愈是不懂,當初竹節蟲的任務道具為什麼要自己動手切割,那時候嘎吱作響的節段斷開的聲音,都讓堊縕由不得地起了個寒顫。

  不解地皺眉,堊縕只好將疑惑吞入腹裡,等回村的時候,在吐露出來問問銘夫了。

  堊縕加快動作,想快些撿起任務物品,可遊戲不允許,重置的時間一到,針豬山狼們一波波地復活重生,堊縕哉得太深,頓時周身皆是獸群走爬,雖然還沒引來牠們的仇恨,但依舊危險四伏。

  堊縕反應快,迅速在自己身上施展出空間轉移,將自己與靠近入口的針豬交換出去,不料的是,針豬與其他同胞靠得近,堊縕不像逃脫出去,反而將自己落入虎口。

  趁著身邊的獸群還未有反應,兩個十字斬一同施展出去,一個正放、一個斜放,才不會讓攻勢漏了四角,十字斬能讓怪物暫時無法動彈,堊縕趁隙逃出獸群。

  回過頭,堊縕手中就是甩出一擊元素箭,緊接著又是一個十字斬,範圍技能不限制數量,在這種時候更好發揮。

  一隻山狼衝出了十字斬的範圍,朝他急速奔來,堊縕不急不忙,定咒僵直住山狼,又丟了一個十字斬過去獸群內,隨手兩個元素箭,帶走山狼的生命。

  範圍技攻擊傷害不若單一目標的技能強力,但它的持續性也夠惹得獸群灰頭土臉了,堊縕悠悠地畫起術式,給每隻怪物送上一擊元素箭後,燃燒狀態迅速吞噬牠們生命,在一陣嚎叫聲下,紛紛倒地,堊縕在後慢慢撿拾物品。

  少了什麼,堊縕補刀蒐集,完了就回村交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