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一尾章3

  ——鳥寧池內的心願石

  等級:C級普通  

  內容:蒐集鳥寧坡上淨池內的心彩石,小心翼翼挑取五顆,放進盒內。

  獎勵:兩千五百經驗值、二拾芽

  這次的任務終於將位置明顯顯示出來了,但這要是其他玩家接到,肯定是滿頭問號——鳥寧坡在哪?

  堊縕感到慶幸,因為他是少數知道鳥寧坡的玩家。

  鳥寧坡位在竹林與針山之間,只要從托兒所的後坡道上去,就能不闖打怪區,平安地到達目的地。

  不過當再次見到托兒所,堊縕還是覺得這棟建築設計與扶養自己的孤兒院真沒有兩樣。

  過了中午,天氣不在這麼燥熱,托兒所內的歡笑依然不減,沒有走進內部,在外頭就能聽見小孩子們的笑聲,似乎與什麼重疊在一塊。

  『噗哈哈哈哈——』

  『哈哈,他是認真的嗎?噗哈哈……』

  笑聲伴隨著嘲笑的句子,那些模糊的印象讓堊縕感到茫然,依稀記得曾經被這樣嘲笑過,但那是為什麼?

  餘光瞥見托兒所建築上的招牌,「托兒所」龍飛鳳舞地三個字,卻沒有所名,只是為這裡是什麼地方而標示著。

  但就是三個字,成了堊縕被公眾嘲笑的對象,可……是哪三個字?

  堊縕突地皺起眉頭,隱隱作痛的腦袋在阻止他繼續思考下去,堊縕甩甩頭,目前頭痛的症狀他還忍得下,但如果一直這麼持續下去,搞不好又得從現實世界清醒過來,吃顆止痛藥才能緩和疼痛。

  搖搖頭,將思緒甩開,堊縕不再看著與印象中相似的建築物,他筆直穿過托兒所,朝著通往鳥寧坡的斜坡道走去。

  一到坡頂,不是立即到達鳥寧坡,而是在數叢山茶花叢的間隙,看到了一條隱密的小路,若沒有趁著風吹將花叢帶出一段空隙,即使是仔細看著仍很容易就錯過,這也是僅少數玩家知道鳥寧坡所在的原因。

  鳥寧坡依然是寂靜得很,沒有蟲叫鳥鳴,僅有偶爾呼嘯而過的風帶起草葉沙刷的聲音。

  堊縕初次來到這裡的時候,情況危急,即便是戰鬥結束,也是一心忡忡自己的背包與見底的血量,當時沒有看見坡上有小池子。

  坡池不深,範圍也不大,水淨剔透,可以瞧見底下光滑白淨的石頭,而有幾顆糖果大小的小石,是時不時透出七彩的顏色,而小石周身,是散發著綠色光芒。

  那是這次任務的心彩石。

  將腳上的涼鞋脫去,原本就不超過膝蓋的吊帶褲不需捲起,將為了方便活動而從肩上拿下的吊帶又重新拉回去,以預防被水池浸溼。圍巾也預防浸到水先拿了下來,與涼鞋放在一塊,上面擱著一副細框眼鏡。

  將長長的劉海撩起,一灰一紅的異色瞳要是被其他玩家看見,肯定要引起不小風波,可這鳥寧坡的隱蔽性讓堊縕有足夠的自信,其他玩家不會這麼容易就闖進來。

  加上新手村除了還有技能輔助系統外,真的很少會有高等玩家特地來新手村閒晃。

  赤腳踏進池裡,池的深度只達堊縕的小腿肚而已,只是池底的石子滑溜溜地,一不注意就會打滑摔落。

  沁涼的感覺從腳底、小腿直竄上來,這無疑是在悶熱太陽下,最好的消暑方法,堊縕突然不急著解決任務了。

  他坐在池邊,腳泡在池裡,整個人放鬆地躺在草坪上,閉上一直戴著不習慣眼鏡的雙眼,堊縕覺得這樣小憩一下也好,感覺自己在進入遊戲後,沒有一次放鬆過,身體一直處在緊繃的狀態……這是為什麼呢?

  堊縕皺眉,他愈來愈不了解自己了,尤其是對失憶之前的自己。

  他不知道失憶前的名字,只知道自己茫然地在陌生公園的時候,是一名女孩緊張的扶起自己,口中大喊著與現在有些不同的名字,發現自己了無反應,詢問著各種狀況後,女孩改口了,說自己叫做「堊縕」。

  自己似乎是因為後腦撞擊造成記憶失去,雖然堊縕嘗試了近九年,還是沒能想起小時一切。

  堊縕嘆口氣,將以前的事暫時擺著,自己也休息夠了,起身迅速地撿拾心彩石。

  系統提示:達成任務「鳥寧池內的心願石」。

  系統提示:接取任務「衛斯手中的心願牙」。

  ——衛斯手中的心願牙

  等級:C級普通

  內容:蒐集酒保衛斯雕刻完成的山願牙,小心翼翼放進盒內。

  獎勵:兩千五百經驗值、二拾芽

  如此明白的任務讓堊縕想起酒保衛斯叫自己蒐集的兩個山狼牙,原來是用在這個時候……難不成,每個人的任務在一開始就決定好了?

  反正這是遊戲設定的事,堊縕決定不多想,趕緊鞋子穿了、圍巾圍著、眼鏡戴上,下了坡回村去。

  「你來的剛剛好。」衛斯是為人和善的紳士,臉上總是掛著微微的笑。

  堊縕將衛斯手上精細雕刻的狼牙取走,將之放進盒子內。

  系統傳來完成任務的提示音,除了舊盒的任務之外,連銘夫的任務也完成了。

  將舊盒蓋子蓋上,漸漸散發綠芒的盒子一個碎裂四散,從中迸裂出一條充滿森林氣息的項鍊,舊盒在碎裂後,散溢成光點,最後消失。

  灸奈的心願項鍊,這是項鍊的名字,內容顯示著,這是灸老闆的孫女在村內檢視過各種材料才挑選出最好的素材構成,是要拿來送灸老闆的生日禮物。

  「灸老闆有孫女?」對灸奈的身分感到訝異,堊縕不自覺說了出來。

  「是,不過因為一些意外,造成這活潑女孩的離開。」衛斯沒有說得很明,但足夠讓人明白。

  「這樣……那灸老闆的孩子呢?」

  「他的獨子與媳婦都在聖母城內,兒子是軍人,長年為生命女神效力,但自從灸奈去世之後,他自願投入與敵人戰鬥的第一線,真擔心他會因為仇恨沖昏頭。」衛斯傷腦筋地搖搖頭。

  「灸老闆不願和他兒子住一起嗎?這樣一個人好孤單……」  

  衛斯搖搖頭,「這村子是灸奈最喜歡的地方,灸老闆自認自己老了,什麼也無法替他孫女做什麼,只能建起民宿,希望培養像你們這些玩家,替他達成他的心願。」

  堊縕點點頭,握緊手上的項鍊,在心底默默地決定,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幫灸老闆完成心願的。

  回到民宿,堊縕在找了找常亂逛閒走的老闆花了點時間,將手中的項鍊與民宿費用一拾芽交還給灸老闆,這下任務就都差不多了。

  灸老闆看了手上的項鍊一眼,語氣竟是有絲顫抖,「謝、謝謝……」

  堊縕禮貌地點點頭後,正準備朝著武器匠走去。

  但不巧的是,六點準時響鈴的鬧鐘提醒自己,該起床打理了。

  「The care。」沒有猶豫,也不貪玩,堊縕叫出系統。

  「Offline。」

  他結束了遊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