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楔子

  「噗哈哈哈哈——」

  「哈哈,他是認真的嗎?噗哈哈……」

  「哈哈哈……新來的同學好笨……哈哈……」

  耳邊盡是同年齡孩子的笑聲,他不能理解是為什麼,他只知道,他們會笑是因為自己說了那三個字……

  咚咚咚,站在講台上的老師用手敲了敲黑板,示意小朋友們稍安勿躁。

  對小孩子來說,老師是要尊敬的對象,吵雜的聲音很快靜了下來,雖然還留有忍住憋笑、一聳一聳肩膀的小孩在,不過老師的目的達到了,一雙犀利眉眼盯向了今天方轉來上學的新學生。

  「堊縕,我知道你剛來這學校,心裡會很緊張,但你已經是小學三年級了,沒道理不知道這三個字怎麼念吧?」老師手上的粉筆在三個字的最後一個末端戳了戳,希望新同學能說出滿意的答案。

  他不明白,他明明沒有近視,可那三個字瞧起來卻是模糊不已,腦海不斷響著,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她說,那是……

  「堊、縕!」老師的聲音沉了沉,「這三字怎麼念?」

  他瞇起眼,企圖看清楚黑板上的字,然而眼睛愈瞇著,黑板上的白字愈是模糊不清,他不能再跟隨腦海裡的聲音,那只會再次引來笑料,還有老師的不滿。

  他只能說,「我……不知道……」


  當他從一個全然不熟悉的地方甦醒的時候,他第一個感覺就是左臉上的火辣辣,以及後腦強烈的疼痛感,這種痛楚對小孩子來說,太過激烈,以致於讓他痛得腦筋一片空白,只得坐在雜草上,慢慢等疼痛緩和些。

  待他熟悉了疼痛後,他才有了餘力觀察自己倒下的地方。

  這裡冷冷清清地,該有遊樂設施的所在應該是一群孩子跑來跑去歡笑的地方,但這裡除了他,誰也不在。

  這裡就像是被廢棄了一樣,陰暗地窩在不起眼的角落。

  啊……他現在也是一樣的。

  「……縕……河縕,你在哪……常——」

  一個女孩穿過重重巷道,出現在他的眼前。


  「堊縕,你叫堊縕,是……是、院長收養回來的孩子。」女孩中途想起什麼遲疑了下,但她最後這麼說。

  女孩帶他到了一個建築物,裡面燈火通明,門面上的招牌是惹人注目的三個大字,但他這時候因為清醒前後腦不知道從哪來的撞擊,疼痛將他弄得昏昏沉沉,看不清那三個字究竟是什麼,然後……

  然後他,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河縕……堊縕,我希望你永遠不要想起來,這裡是孤兒院……對,你是被院長領養回來的孩子,不是被堊家收養的……對……你永遠都是我的……」

  半睡半醒的狀態下,他依稀聽到了誰喃喃著說話,但他的思緒集中不起來,無法組織那些文字……

  他和女孩成為了至交好友,他的成績很出色,常是被孤兒院收養的孩子們的眼中釘,因為他很有可能被挑選中,成為有錢人家的孩子。

  被孤兒院收養回來的孩子大多都是被父母拋棄,或是利用過後丟在一邊的被害者,這些環境讓他們自小就成熟陰暗,負面情緒使他們思想毒辣,手下不留情。

  他被打倒在地,身旁圍著既熟悉卻也陌生的孩子。

  「住手!」有誰大聲斥喝著,「竟敢……給我拿……」

  有一群黑影隨著聲音靠近,但他來不及細看,腦袋帶來的疼痛又使他暈過去。

  「竟然將你打成這樣……我……對不起,如果早點將他們處理掉的話……」

  他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可自從那次之後,他再也沒看見那些孩子。

  「我做了什麼了嗎……為何他們這樣對我,為什麼他們都不在了……」他低著頭,心情甚是難過。

  「河縕不要怕,他們只是忌妒你的才能,你不是沒人要的孩子,在……這間孤兒院裡,你是最可能被帶走的孩子……所以——做你自己,不要被影響了。」

  女孩鼓勵著他,自始自終。

  但是他感覺到不對勁,他現在覺得任何一切都不對勁。

  世界在搖晃,所有記憶又重複了一遍。

  在進入建築物前的三個字是什麼?黑板上的三個字是什麼?自己說了什麼?女孩在腦海裡又說了什麼?還有還有……

  遊戲裡的建築物,上面的三個字,和第一個模糊輪廓,完全一樣……

  老師嘆了口氣,「堊縕,你聽好了,這三個字不是什麼托兒所,那是完全不一樣的字。」

  老師在黑板上迅速寫了三個字。

  「這個叫做『孤兒院』,老師現在寫的這個,才是托兒所……」

  當老師的背影一移開,黑板上的字與記憶中的輪廓相互重疊,清楚地形成三個字。

  轟地一聲,腦袋就像受到了衝擊,漫天的黑暗襲向了他,掩蓋了事實。

  他不是孤兒……建築物上的字不是孤兒院,而是原本的那三個字……

  「堊縕,你又頭痛了嗎?這個頭痛藥給你。」

  臉頰上有著細小雀斑的女孩,拿著藥包說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