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一1

  「喂……喂!給我清醒——」

  「不是……孤兒?我是有父母的孩子……為什麼拋下我!」

  莫奎搖晃著堊縕的肩膀,見他皺著眉頭,卻欲清醒的樣子也沒有,反射性就要掄起拳頭的他,被堊縕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一跳。

  堊縕猛然驚醒,彈起身子差點撞上莫奎,他身上全是冷汗,心緒不定,大喘著氣。

  堊縕按著額頭,腦袋傳來的疼痛讓他想不起方才做了什麼夢,這劇烈的頭痛讓他無法承受,他必須吃藥才行。

  「喂,你沒事吧?」雖然對堊縕方才的夢話感到疑惑,但看對方這麼不適的狀況下,身為房客,必要先關心一下。

  「藥……」在換氣的空檔,堊縕擠出一個字。

  「藥?」莫奎愣了下,隨即想起昨天堊縕說他有在吃頭痛藥,趕緊一個轉身,胡亂從桌上拿起一包藥包,配著水就遞了過去。

  熟嫻地將透明藥紙撕開,從中拿出藥丸,堊縕一口藥一口水,將止痛藥吞下去,待著頭痛緩去。

  「你今天還是別去上課了吧,我會幫你和老師請假,留在家裡別亂跑。」莫奎看堊縕的狀態不是很好,自顧地幫堊縕作決定。

  「沒、沒關係,我可以去……」

  「待著吧,要是你出了什麼狀況,怎麼幫我找我妹妹?」莫奎只要一想起那最後一張的照片被燒毀,心裡就不高興,「嘖,照片被你燒了的份,還沒找你算。」

  「咦?照、照片我燒掉了嗎?」堊縕訝然,他不記得自己做過燒照片這種惡劣行為。

  「不是,但若不是你,照片也不會燒了。」莫奎抹了抹臉,餘光瞥見矮桌上的鬧鐘顯示著目前時間,頓時動作有些急忙,「早自習時間快到了,我該出門了。」

  哎?堊縕怔了怔,早自習通常在七點四十分開始,而班導訂定七點半前就要到校,否則計上遲到,然而堊縕記得自己因為六點的鬧鐘起了床,怎麼會現在就七點多了……?

  堊縕納悶,自己六點起床了,為何又回到床上睡去了?

  「吃的準備在客廳了,頭痛好些就起床吃吧,我先走了。」

  堊縕想起來了,原先他六點起床為的就是要準備早餐,也問了被鬧鐘吵醒的莫奎要吃些什麼,可對方表示自己窩居在這裡,不能連早餐都要堊縕弄好,怕堊縕拒絕他的好意,果斷將他打暈過去。

  讓堊縕做了個夢,直至現在才起床,難怪堊縕覺得不僅頭疼,連後腦勺也有些火辣辣。

  「莫、莫奎,等一下。」堊縕不再說自己要上學的事,只怕他說了又會挨拳頭。

  待對方聽到喚聲停下,堊縕從矮桌的抽屜拉出,從內抓出一把為怕自己弄丟而備份的家門鑰匙。

  「這把給你吧。」既然要收留莫奎,也得要給對方一副鑰匙,要是自己不在家,總不能將對方鎖在外面。

  「喔,謝了。」莫奎接過鑰匙,揮手示意了下,轉頭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感覺腳步的震動愈來愈遠,聽到正門鐵門鎖開啟的聲響,門朝外拉開又關起,門鎖重新扣上,堊縕知道,現在剩他一個人了。

  堊縕在床上躺了一會,待頭痛好一些,才起身漱口洗臉,呆呆地看著客廳餐桌上的早餐。

  雖然莫奎身為一個高中青年,但由於一個人生活,生活所需的技能肯定是熟練不已。

  將簡單的吐司夾火腿煎蛋,與一杯鮮奶吃進肚子裡後,堊縕快速收拾清洗一下,著裝準備出門。

  他穿的不是校服,要是被莫奎發現自己不聽他的命令,跑到學校來上課,肯定又要挨揍了,堊縕可不怎麼喜歡吃拳頭。

  輕裝便服,外面不冷,不過堊縕習慣出門多穿一件薄外套。揹上後背包,在裡面塞了瓶水與藥包,還有手機錢包,就步出了門。

  堊縕的住所是棟有二十樓的大樓,他住在五樓的右面,對面目前是空房,還未有人買下或租住。

  搭電梯下了一樓,與看顧警衛點頭打招呼,堊縕走出自動門,步在人行道上,熟門熟路地拐進小巷,越過公園,來到一間名叫「南方咖啡」的店面前。

  咖啡廳規模不小,佔據巔峰道路的三角窗,今日是禮拜五,即便不是假日巔峰時段,也依舊有不少客人上門,通常是來給老闆娘捧場的居多。

  這裡是堊縕打工的地方,雖然他是假日班的工讀生,不過現在學校讓人(強迫性)請了假,閒閒沒事就過來店裡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推開玻璃門,掛在門上的風鈴響動,讓店裡的人知道,有客人上門。

  「歡迎光臨……哎?」南方咖啡廳的老闆娘有雙漂亮的藍眼睛,大波浪的長髮在工作的時候都會綁束起來,正在櫃台內忙碌的她習慣性地先給客人打招呼後,才定睛發現,來者是這時候該在學校上課的堊縕。

  「南姊。」堊縕點點頭,打聲招呼。

  「今天學校有放假嗎?怎麼這種時間還跑來店裡。」給堊縕添了杯水,杜南不解的問。

  雖然早猜到老闆娘會這麼問,但堊縕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總不能說有個常欺負他的同學住進他家裡,早上看他不舒服,幫他請了假而不敢去上學吧?

  「嗯……發生了點事,說來話長。」堊縕撓撓臉頰,只能給出模稜兩可的回答。

  杜南倒也不逼迫堊縕說出什麼來,將一杯剛泡好的卡布奇諾推向堊縕眼前。

  「五號桌小姐點的咖啡,」就算不看著堊縕的表情,杜南也知道對方是一臉驚疑,「你總不是來這裡喝杯水就走人吧?」

  堊縕會意,立即下了高腳椅,端著卡布奇諾就往五號桌走去。

  「小姐,妳的卡布奇諾。」

  五號桌是一男一女的客人在輕聲對談,堊縕禮貌性地喊了聲,讓客人注意到自己,才不會突地起身或是大動作撞到咖啡,導致燙傷。

  「……謝謝。」女客人臉上沒有表情,但她似乎為了不讓別人誤會自己對對談被打擾而不高興,還是緩慢地回話。

  女客人的反應讓堊縕有些好奇,多看了對方幾眼。

  她看起來很年輕,至多是還在大學上課的學生,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不滿,倒不如說僅是單純對任何事毫無反應而已,神情平靜得不可思議。

  「麥隊,妳這樣會嚇到人的。」

  堊縕還沒有走遠,同一桌男客人的說話聲音,進了堊縕耳裡。

  沒有多加注意男客人的樣貌,不過堊縕總覺得對話中的稱呼,他似乎在哪裡聽過。

  「堊縕,一號桌客人的拿鐵,動作快點。」

  老闆娘的催促嗓音讓堊縕甩開思考,動作趕緊加快。

  所以他不知道,五號桌的女客人,對他的名字產生一瞬反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