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一2

  「堊縕,你先回去吧,早些休息,明天早點來店裡刻雕花。」

  杜南的嗓音從櫃檯傳來,堊縕愣了愣,手邊還有收拾一半的桌子,兩眼下意識朝店裡的時鐘望去。

  下午三點半,還未到學校放學的時間,也不是一般餐廳下班的時候,不過這裡在周休兩日一向生意很好,這讓杜南決定周五的這個時間就放員工休息,好準備明日的辛勞。

  「今天的時間我等下會記著,這裡我收拾就好,快回去吧。」杜南從櫃檯走出,接手堊縕收一半的桌子,將堊縕趕回去,「順便將掛牌翻轉過來。」

  「啊,好。」堊縕原本還想著將手邊的碗盤收走,桌子擦乾淨在離開,不過老闆娘這麼堅決,他也只得摸摸鼻子,將後背包揹上,「老闆娘,我先走了。」

  杜南朝堊縕揮了揮手,表示自己有聽到堊縕的話,便繼續手邊工作。

  門口掛上的風鈴再響,堊縕離開店裡,順道將門把上的「營業中」翻轉成「休息中」,杜南看了看堊縕離去的背影,又朝時鐘瞥了一眼。

  她希望時間能按照她的安排走下去,即便事實很殘忍,但若他再繼續想不起來的話……

  杜南不放心地走到櫃檯,拿了塊乾淨的抹布擦手,拿起手機撥出。

  嘟嘟的連綿音字傳進耳裡,不消幾秒,對方就將電話接起。

  「小冬,他們人應該要到家了吧?」不等對方開口喊聲,杜南先將心裡的不確定招呼過去。

  『沒有,這次他們似乎去見了誰,花了不少時間,現在正準備在回程路上。怎麼了嗎?南姊。』對方的聲音還帶著車輛引擎聲的雜音,說明了對方的環境位置。

  「你先過來堵河縕,盡量拖到他們回來。」知道計畫錯了一環就無法再接續,杜南不慌不忙,只要這個環節弄好就好,只要河縕看到他們……

  『……河縕?他今天不是應該要上課嗎?』似乎對杜南口中的人名感到訝異,不過對方動作也不會因此怔愣著,一聽杜南這麼說,立即扳動方向燈,藉由側鏡看清楚身後車況才駛進車道內。

  「原因我也不清楚,不過今天也算是個機會,不成功等下次也行,但我還是希望愈快愈好。」

  杜南握緊拳頭,這個計畫在很早以前就開始調查了,只是實施時間還未到,今天當事人卻進入了計畫的準備區,這次機會也可以利用。

  「就算成功了,也不知道恢復期需要多久,我們只剩一個月了……」

  『南姊,妳放心吧,那些學生會回來的。』

  「他們一定要回來……」


  「咦?南姊店裡的員工,又見面了,這次我還記得你不是南姊的學生。」

  堊縕走在回程路上,他雖然運動神經發達,可在他一邊想著晚餐吃什麼的時候,步伐走得很緩,才會如此容易讓人追上他的身影。

  遠遠跑近的男人身材壯碩,五官卻和藹可親,給人一種憨厚的感覺,這種感覺堊縕在昨天的遊戲上曾感受過。

  杜冬本人就與遊戲上的角色相差不多,即便是換了眼色與髮色,身材與溫和的個性難以使人忘懷。

  堊縕多看了杜冬漂亮的藍眼睛兩眼,與老闆娘的一樣清澈乾淨,堊縕可以完全確定他與老闆娘的血緣關係。

  「這、這麼巧,前輩也住在東街這邊。」堊縕停下腳步,讓杜冬慢慢跟上自己。

  堊縕緩住不斷加速的心跳,他能玩到遊戲就很開心了,居然還能在現實生活遇上遊戲內的熟人,這讓他高興不已。

  杜冬沒注意堊縕的心情,他靠近堊縕,與堊縕並肩齊行,思緒不著痕跡地注意著手上手錶的時間。

  「是啊,之前住在南街,後來南姊……有些事,我就和她一起住在東街了。」

  雖然對那個「有些事」感到好奇,但想想是別人的私事,堊縕還是含在嘴裡,不問出口。

  「前輩來這裡找老闆娘嗎?」堊縕換個話題問。這裡住宅居多,即便是咖啡廳建在主道路上,那條路其實店家很少,而且間隔都不近,會找到這裡肯定是要去杜南的咖啡店。

  「呃、是啊,抽空來看一下,不過走來這裡才想到今天南姊只營業到三點半而已,正準備要回頭就看到你了。」杜冬撓撓頭,感到傷腦筋。

  「那、那前輩要回去找老闆娘嗎?在後面而已,不遠,現在老闆娘也還在收拾,還沒離開。」

  眼看堊縕就要往回走,杜冬急忙地拒絕。

  「不、不用啦,要是我們過去的話,南姊要折騰多久才能下班休息了?」

  「……也是。」堊縕怔愣著,想了下,才勉強妥協,「要不然,前輩到我家來做客吧。啊……雖然是有點簡陋就是了,希望前輩不要介意。」

  堊縕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難得巧遇遊戲的熟人,怎樣都想讓這份高興延長久點。

  「好啊,反正我接下來也沒有事。」杜冬爽快答應,前往堊縕的住所,會經過那條巷路。

  「往這邊。」堊縕熟門熟路地帶路。

  兩人拐進一條不小的巷道,兩側邊都是透天居所,這裡房價高,裝潢得很漂亮,這個時間也沒什麼吵雜的聲音,兩個步調不一的腳步聲在巷道迴盪著。

  這邊巷道岔路很多,因此在交叉處都會有一面凸面鏡讓摩托車小心行駛,也讓堊縕看清楚自己與遊戲中的差別,還有身旁人的舉止行為。

  遊戲中的堊縕雖是沒有改變髮色,卻也從及肩與長長劉海改變成單薄的短髮,遊戲中的角色是有戴眼鏡的,與自己沒有戴眼鏡的氣質差別很多,無論是遊戲中或是現實內,兩個人放在一起都很難認出是同一個人,堊縕突然很好奇,杜冬是怎麼辨認出自己的,尤其是在遊戲中。

  不過還沒問出口,杜冬的反應更讓堊縕滿是納悶。

  他就像在防著什麼似的,東看西看,還小心翼翼地不讓他知曉。

  「嗯……前輩,怎麼了嗎?在看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