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一3

  杜南體軀驚嚇地抖了抖,他隨即像是後知後覺意識到什麼,才一臉不好意思地轉向堊縕。

  「我都忘了這裡是東街,嗯、你知道的,南街有些地方治安不是很好,下意識就……」

  堊縕了然的點點頭,他自然是知道,因為他與朱曉就是從南街地方過來的,那裡的治安只為有錢人所用,從不管貧民人的死活,因此貧富差距極大。

  「那個……前輩,我想問,你是怎麼認出我的?我們素不相識,可你卻能輕易的辨認出我是誰,尤其我在遊戲裡改變這麼大。」堊縕皺著眉頭,這個疑惑埋在心裡只會愈來愈大,不如直接說出來坦然些。

  杜南沒意識到這種問題,他頓時有些啞然,總不能告訴對方,因為自己調查他不止好一陣子,才會連一點小改變都能輕易辨認吧?

  「……可能你不記得了,不過小時候我們確實有見過幾次面,你的髮色很稀有,是偏金的暖黃色,相信只見過一次面的人,也容易會記住你。」急忙中,杜南也只能胡亂掰出一個合理的理由來。

  堊縕愣了愣,因為自己每天看著的關係,反而忘記了自己髮色的獨特。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質疑前輩的。」堊縕一臉歉意,語意誠懇。

  「沒關係,有問題就要提出來,就算是我,也會擔心身旁的人是不是對自己安全的。」杜南笑笑回答,眼神有意無意瞄著計畫之一的樓棟。

  門牌五十七號的透天樓棟前,正好要駛進一輛白色轎車,轎車停在門口,先下了三個人,坐在駕駛座的男人則倒車進車庫。

  堊縕逕自地往前走,沒有對這平常一般的畫面多加留意,可這對杜南來說可就著急了。

  該怎麼讓河縕注意到他們才好?一時間,杜南想不出主意。

  「房子替你們找好了,現在馬上整理離開這裡,你們留在這裡只會打壞的我一切。」

  「是……是。」  

  兩道嗓音總算吸引了堊縕的注意,不是因為對這番對話感到好奇,而是堊縕聽過這兩個聲音。

  聲音的主人被入車庫的轎車擋住,卻也讓堊縕看到駕駛人的臉面。

  忽然間,他感覺自己呼吸急促,頭又緩緩地抽痛起來。

  那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堊縕,我們要帶你回家囉。』

  『這裡就是你的新家。』

  『沒關係沒關係,不要因為老師兇了點就垂頭喪氣嘛,你很快就會適應了。』

  『堊縕,你就叫堊縕就好了,不用改姓也不必改名。』

  『堊縕先生,你的父母在前往美國的飛機發生了空難,很不幸,你的父母都雙亡,這裡是他們所餘的財產,指定由你繼承。』

  將轎車駛進車庫的男人,是長著一張堊縕熟悉的臉,可陌生的是,那個人早應該因空難而死了,若他的養父沒死,那麼他方才覺得熟識的嗓音,肯定就是同樣原因死亡的養母了。

  所以,他的養父母其實沒有死去,反而住在離他這麼近的地方?

  為什麼?

  堊縕感覺自己的兩條腿有些虛軟,過於沉重的情況彷彿讓他置入冰冷的海水裡,四肢發冷得不像自己。

  原本要走向岔路另一邊的腳下意識朝著白色轎車走去。

  杜冬靜靜在一旁看著一切,等待事情發生,這本該讓他開心,計畫有了起頭,可現在也擔心著堊縕的精神狀況,他默不出聲,跟著堊縕的腳步。

  杜冬早已經知道堊縕的養父母未亡,而且原本在領養堊縕知前的他們,生活貧困得經常有討債人上門,總是在做搬家遷移,使得女方變得有些神經質,體質也變虛了。可在領養堊縕之後他們卻無端多了不少的錢,債務還清了,生活也變得好些。

  一切都是因為堊縕的出現。

  或許堊縕身後還有人默默幫助他,但卻是用這種欺騙方式。

  對堊縕的調查有過不少時日,杜冬能猜出是誰會這麼做,同時也只有那個人會阻擾他們的計畫。

  他與姊姊的計畫很簡單,就只是要堊縕想起他自己叫做「常河縕」,這個名字包含了很多事情,即便有不理解的資訊,有他與姊姊也夠了。

  「……傅爸?真的是你嗎?」堊縕靠近從轎車出來的男人,語音顫抖。

  愈靠近男人,堊縕心裡盤踞的震驚就愈退減弱,相反的,被父母拋下的憤怒在擴大。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沒有死卻騙了我?為什麼要拋下我離開?為什麼……

  「為什麼你們又要以死離開我!」堊縕紅著眼,難以言喻的憤怒讓他思考混沌,他衝上前,捉住男人的衣領,過度用力使他節骨泛白。

  「你……你認錯了……」男人沒想到事情會來得這麼快,他結結巴巴地說出之前套好的說辭,卻因為心虛,說話聲愈說愈弱。

  「不可能!誰也不可能長得和你一樣!」

  「堊縕,請你放開我的丈夫。」從旁解救男人的,是一位帶著眼鏡的端莊女性。

  面對陌生的臉孔,堊縕腦袋產生了空白,讓男人趁隙掙開了堊縕的手。

  「堊縕,我知道你現在還很難過,但你的父母已經確定雙亡了,這邊這位,是你父親的雙胞胎弟弟,也是我的丈夫,你真的認錯了。」女性抓著堊縕的肩膀,無比嚴肅第一字一句說道。

  胡亂扯謊!杜冬清楚明白,郭傅是獨生子,哪時候有了兄弟姊妹?更遑論是雙胞胎!

  但是堊縕處在混亂狀態,他哪顧得了這些細節,聽到女性這麼說著,他茫然地看向男人,對方還一臉心魂未定,看見自己視線轉來,仍是苦澀地回笑,呼應女性口上的說法。堊縕視線轉回,朝女性身後看去,希望能尋出個熟悉人影,可明明曾有三個人下車,如今卻只有女性出現。

  「堊縕,你的精神狀態不太好,先回去休息好嗎?」女性皺著眉頭,很是擔憂。

  堊縕胡亂點頭,雖然心覺有蹊翹,可他頭痛的症狀又犯了,難以思考些什麼。

  「不好意思,先生,你是堊縕的朋友嗎?可以麻煩你幫我送堊縕回去嗎?他狀況不太好。」

  「啊,好,我會平安送他回去的,你們放心吧。」杜冬扶著堊縕的手,生怕臉色蒼白的他,下一秒就會經不住刺激而倒下,「要是堊縕有什麼狀況,我會回頭找你們的。」

  杜冬走前,回頭說了這段話,藍色的雙瞳與被轎車後燈照得發紅的眼睛對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