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二2

  杜冬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人罩上了黑袋,粗魯地被推進了窄小空間,杜冬猜想是車子。

  杜冬回想起方才的位置,他跟著以紅進了巷道,靠近一輛藍色轎車就被蓋了黑袋,這條巷道大多都是租給學生的公寓,現在時間才方過四點,正是沒有補習與輔導的學生剛下課的時候,因此還不會有學生早到這裡來,估計也不會有人看見自己被強迫性進了轎車。

  以白沒有拿武器守著杜冬,不過他一旦反抗或是要將黑袋拿下,肯定會有所動作。為保自身安全,杜冬罩著黑袋,靜靜乖從他們的行動。

  少了視力,其餘感官變得犀利敏感,他感覺轎車發動,駛入車道,往北開去。

  路程不短,杜冬猜測兩人要將自己帶到北街去,那裡大多都是大宅獨棟,會住在那裡通常都是有一定地位的人。

  一路上,以白與以紅閉口不語,車內氣氛凝重得讓杜冬有些喘不過氣,若不是黑袋除了眼睛部位加厚一層,其餘僅是薄薄的透氣布料,否則他真會黑袋不透氣而窒息在車內。

  「能有幸見到傳聞中的殺手,若不是在這種情況下的話,我倒是很榮幸的。」杜冬首先開話匣子,緩和點車內氣氛。

  「要是反過來的話,就換我不高興了。」出乎意料的,讓人感覺寡言的以白回話。

  「哥,你說要對客人有禮貌。」以紅出聲提醒。

  「喔,那還真是失禮了,先生,你應該不介意吧?」

  杜冬沒有回話,只能笑笑不語,他現在可是成了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了,他要是介意還得了?

  「我們到了。」

  感覺行駛中的轎車緩緩停了下來,頭上的黑袋沒有被以白或以紅拿下,杜冬也不敢自作主張。他下了車,讓人抓著走,視力被蒙蔽讓他走路都不安心,即便知道有兩人會替他指路,可看不見的恐懼,一直留在他心底。

  平常都是他抓著犯人走,沒想到自己走一趟心情會是這麼糟糕,難怪每次的人犯情緒都這麼不穩。

  側邊帶路的兩人停下腳步,靠在右邊肩膀的手微微施力,強壓杜冬坐下,黑袋同時拿了下來。

  室內的光線柔和偏黃,讓眼睛不至於太受刺激,無法睜開。

  杜東待在諾大的會客空間,屁股下作著手工繡布包套的單人沙發,眼前是玉木所建的矮方桌,桌面呈黑,現代人大多依賴EVC的系統輔助,桌內肯定設有EVC的接收器。

  從八年前開始,單名「芎」的遊戲開發公司發布一系列EVC的構想草圖,後來實體與操作實現之後,一年後在眾群廣泛流傳,一開始主打人們的休閒娛樂與睡眠品質,後來傳出衛生問題,加以改善並且推出全新第二代,EVC代替所有虛擬遊戲機的執行機器,並且擁有個人獨有的EVC辨識系統與系統管理員。

  管理員的任務不只是幫助使用者解答與運行,在推出第二代的兩年後,又更新小幫手系統,與製作出能讓EVC接收的微型機器。

  將微型接收器放入各種傢俱內,能使管理員依使用者的指令間接遷移或改變傢俱的位置與色彩,並且可以進行音控操作,不必帶上耳罩便能進行,甚至管理員可以藉由家中擴音器與現實中的使用者對談。

  管理員擁有高明的網路資訊,隨時更新,因此各地房屋的屋主是誰,是否是使用者名下財產,確認自屋宅內的接收器,管理員才會進行感應連線,否則感應到隔壁鄰居的接收器,若是互相沒仇恨到是好,要是恨得牙癢癢的,豈不是要將對方屋裡鬧得天翻地覆?

  因此這小幫手系統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更新的,是要另外購買更新晶片做整體更新,價錢雖然不到天價,但對中小家庭來說,也是個負擔。

  芎遊戲公司的研發者,也是董事長,這一名作立即成名大賺,持續賺下的財產已足夠養活幾代的孩孫了。

  但就杜冬秘密調查所知,原本EVC的創意思維是由常河懷構成,卻不理解為什麼跑到原本這麼一個小公司的董事長身上,讓人覺有蹊翹的是,董事長的名字叫「堊芎」,堊性本身不大眾,在杜冬調查不出堊縕在托兒所的半年空白期,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讓杜冬只能將兩者聯想一塊。

  只可惜,現下調查中的疑問不能申請相關法條來釐清,在調查結束前,這個疑問是不會消了。

  目前,堊芎本身育有一女,父親這麼有錢的狀態下,相信女兒肯定不會瘦骨如柴,臉色蒼白。

  然而,在他眼前的少女,雖不到瘦骨如柴,但臉色卻好不到哪去。

  「聽到了『又』讓妳緊張兮兮了是吧?就這麼怕堊縕想起他不姓堊嗎?」杜冬調侃著。

  像是被人一語說中了心情,少女緊握拳頭,下意識咬著下嘴唇,一臉不甘。

  『為什麼你們又要以死離開我!』

  彷彿耳邊又傳來那撕聲裂肺地喊叫聲,少女一雙紅瞳瞪向了杜冬。

  「你是知道什麼?明明你對我做的事情不清楚,卻一直阻攔我的一切。」少女瞇細眼,「河縕……堊縕他不能想起來,一旦想起來……父親不會放過他的。」

  「堊縕是什麼人,能讓妳和妳父親如此對他這麼在意?」杜冬雖然知道少女與堊縕互動頻繁,但他們到底怎麼認識的,一直都是個謎,在他調查的這幾年,少女就已經存在了。

  難不成也和調查不到的半年有關?

  「喔……」少女拉長了字音,「原來你知道的不完整嘛。」

  「是,我知道堊縕的身世,但不理解妳和他的關係,我也不認為妳會好心的告訴我。」杜冬實話實說。

  「看你人老實敦厚,說話很犀利啊。」少女也不在意,在這個地方,由她說的算,「你說的沒錯,我人沒這麼好心,不過我也不覺得自己很壞心,否則你人也不會在這裡了。」

  少女似笑非笑地看著杜冬,讓杜冬明白,這女孩不僅不是省油的燈,她身後還有堊芎這個強大金錢後盾,以及兩個給力的超級殺手。

  杜冬覺得他這次誤入虎口了,而且還是在半自願下。

  「難怪每次調查妳的身世都這麼不順心……」杜冬低

  僅是淺淺查出她堊芎的獨生女,其餘的資料調查未果,若不是每天觀察著堊縕的生活,杜冬也不會知道這個獨生女其實還只是個小小的高中生。

  由於這次案件過於麻煩,導致申請長期監察個案的只有他一個,否則他也不會坐在這裡這麼坐立難安了,或許對方也早知道了這點?

  杜冬突然有點懊惱起自己的魯莽,可即便在一開始拒絕了以紅,到最後可是會演變成最難看的結局來到這裡,這樣想想,杜冬對於自己的決定,心裡好過了些。

  「哼,你也彼此彼此,」少女聽到杜冬疑似抱怨的喃喃,「除了知道你是秘密執行組的一員,其他個資查不到,看來國家養的也不全是米蟲,倒也有能幹的。」

  「呵呵……」杜冬笑,因為會拐彎抹角、巴結上頭的不材人,一直都在往上爬嘛,杜冬還猜想頂上的區域是不是都是一群不可回收物。

  「好了,廢話也說夠了,我們說正題吧。」

  少女那雙犀利紅瞳掃了過來,杜冬皺了皺眉頭。

  那該是一個十六、十七歲的青少年,會有的表情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