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二3

  少女不知道杜冬心裡所想,她今天找杜冬來這裡「談談」,主要就是希望雙方各退一步,我做我的,你做你的,但是不要來干擾我要做的事情,這樣後果可要自負。

  「我知道你不親自和河縕說這事情,是出自於背後的考量,這點我要謝謝你,」少女右手撫掩心口,低頭道謝,但當她抬眼,紅瞳中滿是堅決,「不過要讓河縕記憶起以前的事,就別做了吧。」

  「為什麼?通常以友人的角度來說,讓朋友恢復以前的記憶不是很正常嗎?」杜冬瞇細眼,感覺這女孩似乎知道關於常河縕些什麼。

  「那是對朋友來說,」少女抬起頭,態度傲然,「但河縕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他現在會依賴我,會注意我,可當他記憶起一切後,他目中就再不會有我的存在。」

  「原來如此,所以你們之間在以前發生過誤會了?」杜冬這樣推斷。

  「哼,是誤會還好商量,那可不是小貓小狗那種小事可以比擬的。」

  少女不明著講,聽得杜冬一頭霧水,頭疼得很。

  所以他才討厭和有錢有權的人說話就是這樣,總是拐彎抹角。  

  前面那句話的意思是,兩人之間確實有嫌隙,但卻不是誤會,是事實,加上後面那段,是個很驚為動人的事實?

  堊縕在十年前失去「常河縕」,代表兩人之間的嫌隙在七、八歲時就有了,對那種年紀來說,什麼事是一旦發生就無法補償的?

  對小孩子來說,就算是玩具弄壞也會大哭大鬧吧?

  杜冬皺起眉頭,範圍太廣,無法猜測。

  「你就別猜了吧,或許你可能都不會知道,也或許會有一天,堊縕記憶過來,你偶然得知,就會發現,原因是這麼單純簡單,」少女垂下眼簾,「卻是沉重得很。」

  杜冬感覺腦海閃過什麼,但速度太快,還未來得及捕捉到就瞬閃即過。

  「所以,你的答案是什麼?」

  「我很抱歉,恕我不能答應妳的要求,堊縕想起記憶是必須的,他不僅是解開案件的重要環節,也可能是失蹤學生唯一的線索。」杜冬才不管自己站在老虎舌頭上,這是他的職責,早在他進入這一圈時,他就該將生死拋諸於外了。

  「失蹤學生?」少女有些訝然,似乎不知道有這一件事。

  杜冬倒是很高興有對方所不知道的資訊。

  少女百般保護著堊縕,將他視為自己的一部分,但和堊縕無關,即便也只是接觸關係的,全然不放在心上。

  「河縕小學一、二年級就讀的學校,在河縕的父親常河夏案件之後的半年,河縕所待的班級除了河縕之外,全數失蹤。」

  少女下意識地按摩太陽穴,她的表情平靜,但心裡卻嚴肅得很。  

  她知道父親曾有一回帶了很多人回來,當時她只注意著堊縕,沒有多加注意,她只依稀記得,裡面也有許多和她同齡的小孩……

  「這個我倒不知道,但肯定也和堊縕沒有關係。」

  「但若要解決這兩個案件的話,堊縕就必須恢復記憶。」杜冬態度堅決。

  「哼,那就以案件調查未果,結案就好了,何須花費這麼多時間?你已經跟了十年了,不累嗎?」少女給與另一種解決方案。

  「這可不是我的風格。」杜冬瞇細眼,知道所有的答案都在一個人身上,也知道這個人的一切生活,怎麼可能眼睜睜放過他?

  「那你可要小心了。」少女站起身,撫平高中校服的裙子,頭也不回地離開會客室,「以紅以白,送客吧,要好好『善待』客人。」

  「『是。』」

  當少女的身影甫從眼底消失,一直站在杜冬兩邊的以紅與以白也瞬時出手。

  一人以肘擊襲向頭部,一人掄起拳頭,朝腹部打擊。

  兩人的攻擊皆以瞄準要害為目的。

  這種結果杜冬也早料到,他兩腳一出力,整個單人沙發往後倒去,兩條手臂頓時落空在他眼前。

  但是對方反應不慢,一個踢腿立即跟來。預先知道後面的攻擊再即,杜冬跟著沙發往後倒的力道,後滾一圈,兩腳踏地,雙手護在眼前,再次擋住了以白的踢擊。

  可以白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看攻擊未中,以白後腳跟勾著杜冬的手,往後一躍,可以打破他的防禦,也能吸引他的注意。

  以紅挨近兩人之間,掄起的拳頭朝杜冬未防備的腹部再擊。

  當杜冬發現身下的以紅時,已經來不及了。火辣辣的疼痛感立即自腹部傳來,杜冬吃痛地呻吟一聲,一個前踢反擊回去。

  但是另一隻腳又將杜冬的踢擊壓了回去,腿再迅速一抬,這次的目標是杜冬的胸口。

  猝不及防下,杜冬只能勉強用雙手擋下攻勢,未站穩的腳部立時被踢擊倒得七葷八素,杜冬藉機拉開那兄妹倆人的距離。

  感覺胃被那一擊打得翻滾不已,和疼痛攪和一塊,就算杜冬每天不惰於訓練身體,挨了空手道高手的一拳,也會以慘兮兮作結。

  從方才兩人的架式來看,妹妹以紅是專精空手道的能手,哥哥以白則善於爆發力極強的跆拳道,跆拳道前置動作雖然大,容易看出,但要是被踢上一次,可不是開玩笑的。

  擋下以白三次踢擊的雙手微顫,雙手受傷的程度不到骨折斷裂,但上面的大片瘀青肯定要花上好幾天才會好了。

  面對兩個體術不弱的高手,杜冬有苦說不出,他今天別指望能平安回去吃他姊姊的好手藝了。

  希望他姊姊不會笨到發現自己下落不明,跑到敵窟來找人。

  「堊縕,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打個電話。」

  將堊縕平安送回家中,安置在他的房間後,杜冬出了房間,來到客廳打電話。

  「計畫進行的如何?」電話一接通,對方就傳來急切的女聲。

  「南姊,計畫只成功一半,事情被那個我曾說過的女孩子干擾了,只是堊縕現在精神也不怎麼穩定,還不能確定。」為怕自己談話的聲音被聽到,杜冬又從客廳走到廚房去。

  「是嗎……」對方的語氣有些失落,「現在就只能等,看堊縕什麼時候才會想起來,若情況穩定,或許要再找時間重施計畫。」

  「重施計畫的部分,可能不行了。」杜冬嘆了口氣,「對方用了點技倆,讓堊縕誤以為郭傅是郭傅的雙胞胎弟弟,就連假的妻子也安排好了,這個計畫不能在用了。」

  「那該怎麼辦?我們只剩一個月的時間……」

  「別急,若堊縕再不想起來,我們只能和遊戲內有能力的玩家做連絡,告訴他們有關系統玩家的事。」

  「真的只能這樣了?」

  「或許還有一個方法可以用,我要親自和那女孩子談談,知道她是敵是友。」

  「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

  「姊,我若是真有什麼萬一,妳可要好好照顧自己。」

  「咦?喂,杜冬你……」

  通話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