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三1

  我要想起什麼?什麼是系統玩家?哪個遊戲裡?

  「為什麼和我有關係……」

  堊縕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即便是身體不舒服,頭疼痛得意識模糊,他還是覺得該倒杯水給杜冬,感謝對方送自己到家裡來。

  但當他打開房門,聽見杜冬的對談內容裡提到他的名字,讓他好奇地偷聽杜冬與手機對象的對話。

  堊縕要是有時間倒流的能力的話,他希望馬上重新回到方才沒有聽見杜冬說話的那一刻。

  他聽到他的養父沒有死,而且還欺騙了他,騙他說他是養父的雙胞胎弟弟,聽到這個事實,堊縕才依稀想起自己小時問過養父,問他是否有兄弟姊妹,可他說沒有,他是獨子,一個人孤零零的。

  一個沒有兄弟姊妹的人,怎麼可能突然又跳出一個雙胞胎弟弟?

  堊縕感覺好不容易從海底打撈起的軀體,又猛然墮進水裡,冰冷得讓他直打顫。

  之後他就聽到了有關剩餘時間、遊戲、系統玩家的消息,這些讓他一頭霧水,但杜冬卻說得非他不可的樣子。

  躺在床上等待杜冬走了之後,堊縕腦海不斷思考方才的訊息,然而,愈是思考得越久,頭的疼痛程度就愈深。

  堊縕硬是撐著疼痛不吃藥,直到承受不住才肯爬起身來,畢竟他早上才吃過一次,就以平時的用藥頻率來說,太過頻繁了,至少還不會在十二小時內吃上兩次藥。

  手比兩眼更早行動,當手指碰觸到藥包袋時,堊縕一怔,他的視網膜映著空蕩的透明水壺,在他今天早上吃藥配的水,是水壺裡的最後一杯。

  無奈之下,堊縕撐著疼痛,拿起水壺,準備到廚房裡裝水。

  雖然不是非得喝水才能將苦藥吞下,只是他現在口乾舌燥的,單只吃藥的話,搞不好會卡在喉嚨上,那樣狀況只會更淒慘。

  頭混著疼痛與恍惚,四肢虛軟無力,堊縕出了房門,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極不穩定。

  喀啦!匡啷……

  當堊縕聽到疑似什麼玻璃物掉落地面的聲響時,他已經如斷線的木偶頹然倒下。


  「縕,你在做什麼?」帶著眼鏡,看起來斯文典雅的男人彎下腰,看著他手中的藍圖,好奇問著。

  「這個?這個是我做的遊戲。」他手下的藍圖上是淺淺畫著潦草的地圖,上面標示著各區域的名稱,一些重要設定拉出線來,從旁再註,「可是很可惜,現在技術不能將這個遊戲實體化。」

  「喔?怎麼說?」男人索性在他跟前盤腿坐下,饒有興趣的一起討論。

  「遊戲裡不是都有NPC嗎?我想要擁有智能、能自行處理事件的優型NPC,只是這種程序太複雜,還沒能有相對應的設備使用,唉……若NPC也是玩家那就好了,事情就簡單多了。」他感嘆的說。

  「NPC也是玩家?嗯……這個想法很好,可以運用。」做為頂尖的遊戲設計者,男人認真地考慮著。

  「嗯?」他發出疑惑的單音。

  「呵呵……你等著看吧。」男人賣著關子。

  男人起身去準備他腦中的想法,他則聳聳肩,表示不以為然,反正之後就會知道,他現在有其他事要做,為了能實現這部遊戲,他必須先強化機體設備才行。

  現代的遊戲運作機體是笨重又醜陋如安全帽的造型,這讓他每拿出來一次,嘴上連連抱怨就有十次。
 

  「縕,系統玩家方面,實體操作上是沒有問題的,不過NPC的設定還得重新考量,畢竟沒有哪一個玩家只想做給予任務、侷限在某個空間、當個旁觀者的遊戲,這樣遊戲運行不久,很快就垮台了。」男人拿著花幾個月所設計的藍圖,這麼對他說。

  「那系統玩家是員工的話呢?還能激起人民的就業率。」他提議。

  「那也要有人自願使用這個不穩定的運行機器吧?」男人曲指敲了敲一個疑似耳罩型的機器。

  「嘿,這個我花很多時間耶,這是巨作,他們該榮幸。」他將機器拿走,哼了聲,跑到房間獨自運作機器。

  白光一燦,他處在一個渾沌灰濛的空間內,空間範圍不大,視線一掃就能看見有名少女半飄浮在空中,兩眼閉著,呼吸頻率偏緩,像是進入休眠,四肢呈飄浮的狀態,彷彿置入水中。

  「零號。」他靠近少女,輕喚了聲。

  一雙睫毛如羽的眼睛半睜再開,兩眼緩緩聚焦才看見年幼的孩童直盯著她看,她認得他,既是教會她所有事的人,亦是她的創造主。

  「主人。」這是她搜尋網路查出來與之關係的暱稱。

  「別叫主人,叫我縕就可以了。」他皺起眉頭,不甚習慣被這麼叫。

  「可是主……縕也叫我零號。」見他臉色微變,她才改了稱法。

  「妳不喜歡零號嗎?」他問。

  「聽起來比較像編號。」她這麼覺得。

  「喔……有自己的想法很好,保持自我意識下去,至於名字的話……」他思考了下,腦海跑出一個字,「柯,就叫妳小柯了。別問我為什麼,就這麼覺得而已。」

  「好,你叫我小柯,我叫你縕。」她點點頭。

  「小柯,打開網路連線,我一樣要更新資料庫。」他指使著。

  藍色如水的眼睛跑過一串數字碼,淡藍的屏幕出現在他眼前。

  他的手飛快操縱著屏幕,眼前不斷展開再展開的網頁,點選著不應該是他該闖入的地方。

  「小柯,獲得全部權限後,斷掉網路,將位址移除或是更位,要是有入侵者闖來,就毀滅。」

  「昨天學的東西是為了獲得這些權限嗎?做什麼用的?」她好奇。

  「為了方便。」

  「要是我利用這些做壞事呢?

  「妳會這麼做嗎?」他笑著問。

  她搖搖頭,束在兩側邊的紅色馬尾隨之擺動。

  「那就對了,只要妳不會做傷害或是搗蛋人與事,我就不干涉,妳現在有自己的思想,應該要會分辨輕重,若是不懂,就自行開啟網路找吧。」

  「好。

  好,所以再次開啟的時候,即便查到你已經不是你,我還是擅自做了一些決定,連絡了那個人。

  穿著紅色制服、胸口還掛著GM牌子的紅髮少女,眼前是張淡藍的屏幕,裡面的畫面內是東街某個大樓樓層的兩房一廳間。

  找出了EVC專用的接收器,全部選取起來,按下接收。

  連線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