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三2

  常河縕覺得自己陷入泥沼裡,愈是掙扎就陷得愈深,直到了沒了力氣,他也已經胸膛以下埋在泥沼內。

  他覺得很累,兩眼沉重得欲將闔上,意識昏沉沉的想要睡去,他不想清醒過來面對事實,面對後續結果,如果能這樣睡去,永遠不知道最好了……

  兩眼闔上,意識渙散得飛快,就在他的意識就要散得無影時,在最後一塊意識碎片離開的剎那前,有誰朝他的臉潑了涼水,冰涼得讓他瞬間清醒過來。

  「喂,妳小心一點啊!」

  「對、對不起,我太緊張了……」

  有誰的聲音在旁邊吵鬧著,吵得他睡得不安穩,意識愈是不集中,就愈容易感覺到吵雜聲就像隻手,將身陷泥沼的他,拉了起來。

  他想睡覺,他不想起來,可是好吵、旁邊好吵……

  「吵死了!給不給人睡啊!」

  他霍然起身,先是感覺臉上一片濕漉漉,再來與什麼撞上的額頭傳來火辣辣,最後隱在腦裡深處的疼痛又開始抽痛了。

  「嗚啊……」一時間,他不知道該先抹去臉上的水,還是扶著額頭,或是按揉一下太陽穴。

  「痛死了,你冷不防的幹什麼啊!」莫奎首先發難。

  他感覺這個聲音很熟悉,抬起頭瞄了眼前人一眼,發出低吟,「噢……為什麼每次都會看到你……」

  聽到床上人的反應,莫奎一怔,「你不是堊縕?」

  「我是啊,但不是你平常看到的那個,還有我叫做常河縕,我才不屑配那個堊姓。」他最後還是揉著太陽穴,一臉嫌惡。

  「河縕?你是常河縕?你想起來了?」在一旁的杜南不可置信地湊了過去,語氣裡挾帶著興奮。

  常河縕看了突然冒出來的女性一眼,雖然和半年前……不對,應該過十年了,容貌或許有稍稍改變,但纏繞在眉宇間的氣韻卻一點都沒有變。

  「呃、杜老師?」常河縕語氣上帶著不確定,畢竟過了這麼多年。

  「你真的想起來了?」

  「不……不是想起來了,」在一旁的莫奎不若杜南興奮,雖然不知道她與堊縕之間的關係,但說明一下現況讓叫……常河縕的?聽一下也好,「只是兩段記憶交換而已。」

  「什麼?」杜南感覺自己被澆了一桶冷水。

  常河縕垂下眼簾,顯然他對莫奎的說法,非常贊同,他現在完全沒有「堊縕」十年來的記憶與知識,他還是那個小學二年級的小朋友而已。

  即便他的成熟讓他不像小孩。

  莫奎將手上的毛巾塞給常河縕,讓他自己擦拭臉上不小心翻倒潑上的水,一邊向杜南解釋一下記憶交換的資訊。

  「我查過資料,他的狀況和解離性失憶症很相似,對個人身份失憶忘卻,但仍保有一般資訊的記憶,患者無法回憶以前的生活或人格,失去『過去的記憶』,但通常新的人格和舊的人格不會交互出現,我也在想他的狀況是不是也是解離性人格疾患?」

  「就像是有多重人格,一直在輪流控制身體主要權的感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是那個主人格。」常河縕臉上是苦澀的笑。

  「……什麼意思?」杜南感覺自己的唇在顫抖,她希望狀況不要太糟糕。  

  「意思是,若是沒有意外,『常河縕』會睡去,『堊縕』依舊會活在世上。」莫奎作最後結論。

  「……不能……」杜南承受不住刺激,癱坐在地,「不可以……河縕你不能消失,你還得救小冬和那些孩子!」

  現下傍晚九點十一分,自從杜南被掛了來自杜冬的通話後,她就坐立難安,甚至又回撥了幾通回去,都沒有回應,直到應該到了他該回來的時間,杜南才按耐不住,跑過來堊縕的家。

  她按了門鈴,這時候莫奎已經將臉色蒼白、虛弱倒地的堊縕拖到床上去,還未來得及應門,大門已經打開了。

  雖然EVC系統很發達,可不代表莫奎就使用過這種東西,堊縕甚至沒和他說他有連結EVC的接收器。

  可是主人昏迷當中,沒有命令是不會開門的吧?

  即便EVC早知道女性的身分下,還是提前有了安排?

  「老師妳先冷靜一點……嗚……」常河縕覺得頭痛得劇烈,讓他幾乎要失去意識,但他知道,一旦意識渙散,搞不好就醒不過來了,「小柯,妳剛才有聽到我說的話吧?」

  客廳淡薄屏幕電視機旁的擴音器自動地移動位置,無線的設計讓擴音器不用擔心線短或是纏繞的問題,直接移至堊縕的房間。

  『很抱歉,縕,我擅自主張。』擴音器傳來銀鈴女聲。

  「沒事,幫我查查怎麼處理這種記憶問題的狀況。」常河縕命令著。

  『好。』

  「她是怎麼……」杜南顯然知道小柯的存在。

  莫奎也是一臉疑惑,沒使用過EVC不代表他全然不了解,就常去班上班長疆育的家來說,他也算熟悉。

  「老師知道小柯是這個系統的初代版吧?」常河縕看著杜南點頭,莫奎一臉驚疑,接下去說,「原本設計出她的原因是因為我所做的遊戲依之前的設備無法運行,後來設備侷限在硬體時,我就直接將她改裝成查詢各種資訊的電腦母體,甚至是……連政府權限也拿到手了。」

  杜南和莫奎一驚,平民無故獲得政府權限可是犯法的,而且就目前技術,要利用駭客拿到權限也不容易。

  政府權限可以做很多事,例如可以找到登記在網路上的個人資料,可以利用權限駭入某人的EVC進行監控,只要是攸關網路或是電腦資訊的東西,政府權限都可以做到,甚至是引發戰爭。

  「別太驚訝,政府權限早在我做出小柯的時候就計畫要拿到了,現在技術可能拿不到,但那時候倒輕易得很,呵呵……政府一定很想找出小柯在哪吧?」常河縕像個小孩笑著,「我拿政府權限只是為了方便找出可以強化硬體設備的材料,倒也不是要幹壞事。」

  「你是說……EVC是你做出來的?」莫奎覺得口乾舌燥,他近年欺負的人竟然是個天才嗎?

  「呃、雖然那時候還沒想到叫什麼,不過這套系統的確是我做出來的,若不是有那個混蛋奪走了我和我爸的創作資料,現在登天喊價的可是我爸,才不會是那個混蛋。」

  「但當初設計的時候,還沒有小幫手這一個設定吧?你是怎麼知道可以直接對話?」莫奎皺眉,先不管常河縕口中的混蛋是誰,小幫手系統是在五年前才更新出現的,照時間點來說,總不會又是常河縕構思出來的吧?

  「啊?什麼小幫手?我只是後來覺得要一直進去系統空間很麻煩,直接弄一個聽覺控制的設定啊。」常河縕一臉這麼簡單的問題你也想不到嗎?而且在那時代的科技本來就很發達,聽控設備不到最好,但也還可以接受了。

  「那你怎麼不覺得擴音器會動很奇怪?」莫奎又問,總不會又說以前也因為懶惰又弄一個什麼奇怪的設定來了吧?

  「很奇怪啊,誰知道過了十年這系統被改成怎樣了?反正……」常河縕皺眉頭,「我也不是很想插手進入這個世界了……」

  既然被叫EVC的系統被創造出來,就代表他的企圖失敗了,連帶的就連拉夏、拉莎也……

  「對了,老師,妳剛剛說什麼……小冬?和孩子們,說的是誰?」

  「小冬是我的弟弟,他是警員,負責你爸爸的案件,他今天下午說要和一個女孩子談判,現在還沒回來,他說那個女孩是……經常出現在你身邊的那一位。」杜南看常河縕有點在意,精神上也好了些,「孩子們是……你的小學同學,現在恐怕……被強制做為系統玩家,在你創作的遊戲裡。」

  赤紅的眼微微大睜,常河縕沒想到自己一心創作的作品被拿來強制別人做這種事。  

  「那個混蛋……真是不可原諒!」常河縕咬牙切齒。

  杜南因為常河縕小時翹課、每次邀約其父又見不著的關係,她有次親自到常河縕家去,知道了常河縕創作了一套遊戲,也知道所謂系統玩家是什麼樣的設定,當學生失蹤的案件過幾年,厄運遊戲運行時,她就聽聞杜冬有玩厄運的夥伴,看到與失蹤學生相似的樣貌NPC,這讓她猜測這群學生被綁走,強制執行系統玩家。

  為了知道猜測正不正確,杜南實際到遊戲裡確認,然後篤定了這個想法,但是他們雖認得杜南,卻不能說出有相關的字眼,似乎被系統控制限制著。

  「河縕,這遊戲是你做的,只有你知道怎麼破解它,救出孩子只能找你了……我們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