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三3

  「為什麼是一個月?」常河縕怔愣著,他沒想過時間會這麼短。

  「因為在一個月後,厄運要進行大更新,我怕裡面原先的設定會改變……」

  常河縕垂下眼簾,要是真把那個設定更改掉的話,他也沒有把握能救回那些同學了,可是就目前的記憶狀態,他也無法順利進行。

  不過現下,他還可以救一個人。

  「老師,你弟弟提到常在我身邊的人,是誰?」

  「一個叫做朱曉的女孩。」

  眉宇間瞬間變得皺摺不堪,常河縕瞇細眼,沒想到在這種時候還會聽到她的名字,若是以她的心狠手辣,或許杜冬現在也凶多吉少了。

  「這傢伙的手機在哪,我要聯絡那女的。」一提到朱曉,常河縕立即變了態度。

  『縕,我可以幫你直接撥通她的電話。』小柯的聲音從擴音器裡傳出。

  「好,撥吧。」常河縕感慨這套系統被改得這麼符合人性。

  朱曉一向護著堊縕宛如她生命的一部分,一看到來自堊縕的通話,想也不想就接了起來。

  「喂?堊縕?怎麼了嗎?頭痛藥吃完了?還是……那個莫奎又欺負你了?」一想起莫奎對堊縕的粗魯,朱曉的語氣瞬間尖了幾分。

  常河縕先是瞥了矮桌上的藥包一眼,再來有些驚疑的看向莫奎,對方像是不可否認的嘴臉,迴避常河縕的目光。

  「可惡……果然不能放著危險人物在你身邊不管……」朱曉咬牙切齒。

  「喔……那麼堊朱曉,妳又想到什麼方法要除掉這個人了嗎?」常河縕的聲音稀鬆平常,但聽進朱曉耳裡,卻是有如死神的低喃,讓她身子一陣顫抖。

  「河……河縕你……想起來了嗎?」朱曉的咬字顫抖著,她感覺組成她世界的核心正在崩壞碎裂。

  「還沒。」常河縕實答。

  世界停止崩潰,朱曉還未來得及高興,常河縕未完的話又讓她墮入海底。

  「不過距離也不遠了,妳別想靠近『堊縕』這個人。」

  「為什麼……明明那件事不是我的錯,為什麼你要這樣責備我?」

  「但妳卻是主因,如果沒有妳……我爸也不會死。」常河縕一臉平靜,但這讓杜南與莫奎感到風雨欲來。

  常河縕暗地咬了咬牙,他的父親才沒有做什麼人體實驗,若不是有一天,堊朱曉被五花大綁送到他們家來,當天正好又有警方的人來家裡,那兩個完全不懂機器構成的白癡,一看到堊朱曉被慌亂被綁著的樣子,立即斷定父親在做禁忌的實驗,父親是有名的遊戲創作師,是大家眾所皆知。

  父親不想反駁什麼,如此像是被人故意安排好的巧合,父親覺得解釋只會讓事情愈弄愈糟,父親帶著他逃到臥室裡去,叮嚀他幾句後,便從抽屜內拿出小刀,在他面前刎頸自殺。

  「縕,不要相信姓堊的人。」

  「藍圖藏好決不能讓他找到。」

  「在你下定決心前,不要繼承我的財產。」

  「如果你能就此忘記,也好……」

  父親的屍體就近在眼前,方才的一幕深刻的印在腦海裡,那種畫面對小孩子來說太過震撼,小小年紀的他承受不住刺激,當下就暈了過去,沒能來得及注意父親交代的事。

  爾後,他被留在托兒所裡,他知道時不時就有人監督著他,讓他總得要和其他小朋友離得遠遠,免得被誤會他們之間在口頭交談什麼,牽連到他人。

  他就這樣在托兒所度過了三個月,直到遇到了那兩個雙胞胎,遇到了她們的母親,進到他做夢也想不到的地方……

  「這幾年妳應該過得很好吧?畢竟有個偷走別人創作而輕鬆大賺的父親,他的女兒是最深受其惠的人了。」常河縕嘴上不饒人。

  莫奎皺起眉頭,平時看起來最親密有如情侶的兩人,之間的故事居然這麼現實可悲。

  「你……」朱曉無法反駁,她在她的父親眼前完全比不上他思思暮想的創作藍圖,他覬覦那份成就,甚至不惜叫人將她打暈綑綁,丟到常河夏的家裡去。

  帶著這份愧疚,從常河縕孤零零一人開始,她就試著補償一切,但對方卻怎麼也不領情,好不容易他失去記憶,她才有獲得救贖的感覺,可是現在,他回來了,帶著比以前更加憤怒的感情,斥責得她體無完膚。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我這麼努力要彌補你,為什麼老是拒絕我?」朱曉腦海裡竄過某個人的笑,「你肯定不知道吧……我爸做的事遠比你還要狠毒,若不是我……那兩個女孩怎麼還會活著?噢,不對,她們肯定都長大了,可是在遊戲裡,仍是小女孩的模樣。」

  「……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常河縕試著先平撫躁動的情緒,但在腦中響起的聲音告訴他,事情或許就是如此……

  「我知道那兩個人抓住了爸,讓他逃不開,而你想讓他與藍圖一起被大火燒死,但他平時這麼謹慎的人,你想,你的伎倆有這麼容易成功嗎?」

  常河縕握緊拳頭,他看EVC被創作出來,就知道堊芎沒有因為那場大火而死,他的情緒浮動只因為朱曉口中另外兩個女孩。

  「拉莎、拉夏,若不是我進去救了她們,早就被你放的火活活燒死了,你應該感激我!感激我!」朱曉情緒大起大動,她就是不懂,她為他做了這麼多事,為什麼還要這樣被冷眼對待?

  不論是爸爸,還是常河縕!

  拉莎和拉夏沒死,這個真相撼動了常河縕的心,她們的存在一直都是他的心靈支柱,當她們自願成為犧牲者的時候,他早就計畫好自己在那之後就會尋死,但她們如今沒死?

  「堊朱曉,拉莎和拉夏在哪裡?」常河縕瞇細眼,他要找回她們。

  「想知道吧?很想知道吧?呵呵……在你的遊戲裡喔,改良後的遊戲,本來就是以她們為主軸的遊戲,主角們沒死,我爸怎麼可能就這樣放著她們在外面?」朱曉幾乎要瘋瘋癲癲的,「你很清楚吧?你的遊戲是什麼樣的劇情。」

  他的遊戲是什麼劇情?他自己再清楚不過了。

  「堊芎那垃圾在哪裡?我要殺了他!要他不得好死!」積在心裡的情緒一次爆發,常河縕紅著眼,差點就要下了床踹壞地上的擴音器。

  但一直隱在腦中的疼痛也在這時候劇烈大漲起來,讓他一隻腳才剛踏地,就瞬間倒了回去。

  「河縕!」杜南擔憂的湊進床邊,看著常河縕大喘著氣,臉色蒼白。

  「喂,你還好吧?」莫奎趕忙從旁倒一杯水,扶著常河縕,小心翼翼將水緩緩流進他口中。

  「河縕?河縕!你怎麼了?對不起,我不該用這麼刺激你的方式……對不起……」朱曉看不到通話另一端的畫面,一聽到有人驚聲呼喊,朱曉的心幾乎要跳出來了。

  常河縕藉著頭痛也慢慢冷靜下來,他緩著氣,眉卻仍是皺得化不開。他就是不懂,他不需要別人彌補,尤其是接受殺人兇手的女兒的幫助,她是真的不知道這麼做對她一點好處也沒有嗎?

  他這樣受到幫助,那他父親的死算什麼?

  他真的不想在和那一家子有什麼牽連了。

  「堊朱曉,我一點都不想接受妳的幫助,妳的存在只會讓我想到我父親,這並不會讓我好過。」常河縕覺得他很累,剛才那番大聲大吼像是用光他所有力氣一樣,他累得幾乎要倒頭睡去,「今天有個人到妳那裡去找妳吧?放了他,從此之後別再糾纏我。」

  「河縕,我……」

  朱曉的話音未完,小柯已經切斷了通話。

  「小柯,資料查得如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