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四1

  平常早起的生理時鐘一到早晨六點,意識就逐漸轉醒,頭還隱有一點餘痛,但已經消弱許多,不會影響他做事。

  堊縕起了身,看到另一牆的床上,莫奎姿勢嚴謹地睡在上面,不踢被子,睡姿也不到誇張的樣子,很符合莫奎平時的形象。

  但堊縕總覺得好像有哪裡和平常不一樣。

  他看向了矮桌上,平時會放在桌上的藥包全都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是一張寫滿小孩子字的留言。

  堊先生你好:

  這種事突然和你提起,你或許會很驚訝,不過這也是個事實。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做常河縕,你或許曾有聽過,卻不記得,那是很正常的,因為這個名字也同時代表了你。

  你可能很困惑,這是什麼意思?其實很簡單,你應該知道你小時候失去過記憶,從此不再想起那段記憶的事情,這是一種症狀,讓我和你分成了兩種記憶人格,平時都是你主掌身體的控制權,但最近我常因為受到外部刺激而甦醒。

  昨天我知道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是你必須要記起來的,不只是那些重要的事,還包括了我,你要連帶將我的記憶一起回憶起來,讓兩份記憶成為一個個體。

  你可能會覺得很麻煩,沒必要,但對我來說卻是如生命一般重要,你若不這麼做,那我也會激起反抗意識,和你爭奪身體控制權。

  你若願意答應我的要求,就翻過面繼續看下去,我會告訴你怎麼恢復記憶。

  堊縕看得一頭霧水,但還是照指示翻到後面去。

  首先,你得停止用藥,那些止痛藥裡含有鎮靜劑,容易造成記憶損失,讓你更不容易回憶起記憶。

  再來,我希望你能到以下地址去看看,看一些小時候的東西,或許記憶恢復得也快。

  最後,我們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那些重要的事情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完成的,所以我希望你今天就給我想起來。

  最後的最後,祝你記憶愉快。

  所、所以這是他藥包消失的原因嗎?

  堊縕對這意義不明的留言感到困窘。

  「醒了?」平時良好的早起習慣也讓莫奎在這種時間點就意識轉醒,他伸展進入睡眠而有些慵懶無力的筋骨,餘光瞥見已經坐在床緣看著桌上紙條的堊縕。

  就以短時間認識兩個差別極大的人格個性來說,若常河縕還在,絕對不會想去看自己昨晚留給另外一個自己寫的字條,莫奎心裡立即排除「常河縕」,現在已經恢復到「堊縕」的記憶人格了。

  「呃、嗯……」對於紙條上的匪夷所思讓堊縕反應慢一拍才給對面的莫奎回應。

  「早餐有想要吃什麼嗎?」莫奎起身,準備離房洗漱,順便轉頭問問今天早餐的主題,已然將製作早餐視為一種感謝堊縕答應他住下的付出……雖然是半強迫性的。

  「……隨便都好……」雖然堊縕很想說讓他自己負責就好,但一對上那不容拒絕的深藍眼睛,他瞬間就萎靡下去,只能點頭說好。

  莫奎半瞇著眼,原本還想說點什麼,不過堊縕妥協自己做早餐的部分,就不怪他說出個「隨便」來,準備早餐由莫奎自己想點辦法。

  昨天從莫奎回到大樓四點多到現在,因為堊縕昏倒且再次清醒發生了許多事,當再度意識清晰的時候,堊縕已經近一天沒有進食了,吃點富營養和飽足感的早餐會比較好。

  打定主意,莫奎出了房門,走到廁所裡洗漱。

  當房門闔閉上時,之間小小撞擊的聲音驚醒了堊縕,堊縕看著手中的紙條,思考著自己應該將裡頭的內容當兒戲,還是問問莫奎,或許他知道這張紙條的來由?

  「你是腦子撞壞了嗎?不要拿這種亂七八糟的小事來問我!」

  堊縕彷彿能聽見莫奎看到後的反應,他的臉皺成了一團,最後還是只能將紙條塞進矮櫃抽屜,不將它做一回事。

  今天的早餐很豐富,不止有生菜沙拉做前菜,還有由全麥吐司夾著大量培根肉與蛋而成的三明治,還有一杯優酪乳,光看著就覺得很飽了。

  想是這樣想,但還未實際下肚,肚子依舊傳來飢腸轆轆的聲音,堊縕才想起自己昨天除了莫奎的早餐外,就沒有額外在進食。

  「呃、我開動了……」堊縕從沒有和別人一起用餐還這麼緊張過。

  坐在他對面的高大青年,不止是學校裡的萬人迷,也是近三年來不少教訓過他的人,只要一想起莫奎一臉兇狠,掄起的拳頭就要往自己的身上砸下,堊縕不禁就皺了張臉,覺得自己的人生真不順。

  「……酸的不合你胃口嗎?」莫奎挑眉,他誤以為堊縕皺著一張臉,是因為生菜沙拉所加的檸檬汁。

  「呃、不是,沒有……」堊縕苦笑著,他哪敢說不合胃口。

  堊縕看了看掛在門口旁的時鐘,時針與分針的重疊告訴他,現在已經七點半多了,他必須快點將早餐吃完,才能趕上八點的南方咖啡廳打卡時間。
    
  「吃快點,你等下還有事要出門。」莫奎用餐的速度很快,用餐巾紙抹了抹唇上的油漬,他朝堊縕說。

  「你知道我要去上班?」堊縕皺了皺眉,他有和莫奎提過自己有打工的事,但沒說自己上班的時間。

  「不是,」莫奎一口喝掉剩下的優酪乳,他一邊收拾碗盤,一邊對著堊縕說,「你得和我去看那張字條上的地址。」

  ——我希望你能到以下地址去看看,看一些小時候的東西,或許記憶恢復得也快。

  堊縕想起方才在矮櫃上字條裡的內容,「等等,你相信那張紙條寫的東西……不對,你一開始就知道?」

  準備邁步走向廚房的莫奎停下腳步,他轉過身,「當然,因為那是我親眼看著你寫的留言。」

  堊縕愣了愣,再愣了愣,他啞然著,經過了片刻,經過了莫奎進廚房洗滌碗盤又回到餐桌,坐到他的面前,他才壓抑不住地驚呼:「所以真的有另一個我?」

  「你是在開玩笑吧?」堊縕手上的叉子幾乎要握不住地匡啷落在桌面上了。

  「我看起來像是會開玩笑的人嗎?」莫奎一臉嚴肅,他可以接受玩笑,但不會對他人開玩笑,「解離性失憶症,是你目前的症狀。」

  「啊?」堊縕突然覺得眼前的人,他有點不認識了。

  「我懶的說這個症狀的一些狀況,反正你就得了這個症狀,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嗎?」莫奎盯著嘴巴半開、目瞪口呆的堊縕,他嘆了口氣,逕自地說下去,「因為另外一個你在我面前出現過,而只有他看過我妹妹的照片,我查了有關記憶的症狀,希望能讓『你』,想起『他』。」

  堊縕,我……不是很希望你想起來……

  臉上長著細小雀斑的女孩哭喪著臉,對他說。

  「可、可是……」堊縕收起了嘴巴,他皺著一張臉,顯然對忘卻記憶的部分一點也不陌生,「朱曉不希望我想起來……」

  「閉嘴!照做就對了!」莫奎幾乎要掩著面痛苦呻吟了,他一點都不想牽扯進他(常河縕)和他(堊縕)和她(堊朱曉)的關系糾葛裡面。

  當莫奎惡狠狠地對著堊縕說時,堊縕知道,他要人生第一次工作翹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