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四2

  紙條上以小孩字跡寫下了三個地址,第一個地址,是位於南街紅巷一處較為偏僻的地方。

  紅巷是南街居民較為密集的地帶,也是四巷當中占地最大的,這裡大多都是權貴人士居住的地方,皆是大房大屋獨棟設計,保安設置也因此謹慎、繁多了些。

  莫奎與堊縕停留在一間獨棟前,紅巷占地廣,像這裡偏僻郊野的地方,也不少有獨居的人士在。堊縕手上抓著紙條,對著獨棟牆上的地址,被火燃燒過的焦黑有些模糊了漆字,但並不阻礙他們比對與紙條地址的真實性。

  為何用真實性?

  因為在他們眼前是圍上了黃色封條,門框、窗框邊滿是焦黑爬痕,被植大片的攀爬在牆上,牆漆已經剝落大半,只有建築輪廓是看起來完整的、已經廢棄許久的獨棟大宅。

  從黃色封條有火焰燒灼的痕跡看來,這棟獨宅在還沒發生火災之前,就已經是警方人員押扣的房屋了。

  「……你的身分愈來愈複雜了。」莫奎已經確認再三地檢視紙條上的地址,但是真相只能讓他妥協。

  看起來危險無比的獨宅,現在就與堊縕有著密切關係——否則就不會讓他來這裡記憶些無關要緊的事了。

  「看到這個,你有什麼印象嗎?」莫奎慶幸他們是早上時間來到這裡,否則從拆毀的門板朝內看去,一片黑壓壓的讓他覺得有些毛,更遑論在晚上時間看起來會多毛骨悚然。

  堊縕對這棟建築有著熟悉感,一些有關這棟獨宅的記憶碎片在腦海裡建築著,但只是些內部裝設的小片段,對恢復記憶沒有多大的作用,這搞得他頭很痛……是真的在痛。

  每當無意間回想起有關以前的記憶,堊縕的頭就會開始抽痛犯疼,如果只是小部份的記憶倒可以接受,但到某個重要的片段時,堊縕就無法承受那份痛苦。

  起先是因為朱曉不希望他回憶以前的事,但到後來,堊縕就發現,自己在逃避以前的記憶,一種一旦回想起就會後悔的感覺阻擾著他,這讓他有幾次記憶某些關鍵片段時,下意識地截斷了畫面。

  可現在,突如其來的事情,讓他不得不去面對。

  堊縕緩慢地做了一個深呼吸,他知道進去建築內部可能會讓他的頭痛變得更糟,先打點預防針比較好。

  「這、這裡似乎真的對以前的我很重要,我現在就感覺的出來了,」堊縕將紙條摺好,放進口袋內,看了獨宅空蕩蕩的門口一眼,「我現在已經開始頭痛了,進去肯定會更不好受,到時候就麻煩莫奎你了。」

  「麻煩我?麻煩我什麼,是你頭痛又不是我。」知道要進入建築內部,莫奎一臉嫌惡。

  「……莫奎你昨天在哪裡看到我的?」堊縕皺了皺眉頭,他這樣解釋莫奎應該一聽就懂。

  莫奎抿了抿唇,想起壺口邊緣有些裂痕的玻璃水壺,想起昨天堊縕躺倒地上皺眉頭的神情,他瞬間就明白過來了。

  「咳、放心吧,像你這種瘦得像猴子一樣的傢伙,我還扛的回去。」莫奎對自己的力氣充滿自信,可也不希望堊縕勉強自己,「雖然紙條上是叫你今天就想起來,但還是得看你的狀況再說吧?」

  堊縕撓了撓臉頰,「要是狀況不好,也沒有辦法跑其他地點了吧?」

  雖然地址只有三個,但堊縕可以肯定,今天將會是他最難熬的一天了。

  「走吧。」莫奎率先帶頭。

  「嗯。」


  進入獨宅就可以看到諾大的客廳空間,右手邊通往廚房,左邊是被大火燒灼得焦黑殘缺的傢俱,門口正前方是座通往二樓的階梯側邊。

  火焰燒毀的窗簾讓陽光能透過窗戶灑落進來,不至於讓室內昏暗得難以視物。

  一樓的毀損程度較嚴重,尤其是廚房最甚,可以藉此得知起火來源從何而來。大塊拼貼的白磚地板有著或大或小的乾漬,可能在火勢還未擴得愈大之前,就已經實施滅火行動了。

  在堊縕腦海裡都是跑過一些瑣碎的片段,他知道他以前住在這裡,與一名氣質溫潤的男人住一起,記憶片段都是些與這名男人生活的日常小事。

  嘎啊——

  摸索著燒得碳黑的傢俱,堊縕聽見樓梯的方向傳來沉重的聲音,轉頭看去。

  「樓梯靠廚房太近,毀損有點嚴重,可能上得去,下不來。」莫奎皺著眉頭,他方才試著踩了一階木梯,但全身重心都還沒有全放在右腳上,階梯已經發出承受不住的沉悶聲響。

  莫奎沿著樓梯往上看去,有些脆弱的木梯已經被燒得缺一塊、少一片,中間還有一大截是一片空洞,不過二樓的門倒是保存完好,火勢沒有波及到二樓。

  「到底是哪個渾蛋燒房子啊!上個樓這麼困難。」莫奎看一樓沒什麼特別的房間,就打算先到二樓巡看,但是腳下嘎吱嘎啊的沉重聲響持續的刺激莫奎的神經,搞得他罵聲連連。

  莫奎的反應讓堊縕覺得好笑,從他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整條東缺西少、中間破了個大洞的樓梯,以及只有門框的廚房內部。

  從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廚房的小部分,那是有焦黑燒痕的兩座瓦斯爐,其中一個爐上擺放燒黑變形的鐵器皿,鐵器在高溫下才容易造成變形扭曲,起火的源頭,可能來自鐵器皿原本所裝的東西。

  眨眼的瞬間,一隻瘦短的手臂出現在他眼前,他原先所見的畫面也變了調。

  昏暗無光的空間顯示現在已經進入夜間,不受控制——又或者是說影像——的手慌張胡亂的從上頭的櫃子裡拿出黃色包裝的塑膠桶,金黃的液體透過窗外月光的照射下,顯得耀眼無比。

  即使在昏暗的光線下,看不清楚黃色包裝上標示著什麼,但是堊縕已經猜得出,那金黃色的液體是什麼了。

  只是普通的家用橄欖油,看起來沒有什麼威脅性,但是每個油品達到冒煙點,還是會起火燃燒。

  『誰!在那裡做什麼?』

  一邊將橄欖油倒進器皿內,一邊將瓦斯爐點火,被人從窗外看到的瞬間,嚇得將橄欖油倒歪了,碰觸到爐火立即竄起火勢,畫面慌忙的將橄欖油隨意丟棄,搖搖晃晃的向一旁轉動,堊縕看到昏暗的空間之外,是他熟悉的地方。

  是他現在正站著的地方。

  畫面砰砰砰地跑上了樓梯,一把打開二樓的門板——

  「喂!你沒事吧?」莫奎大喊了聲,成功站上二樓木板上的他兩手插腰,等待著堊縕要發呆到什麼時候。

  「沒、沒事,只是……」堊縕邊朝樓梯走邊撓撓臉頰,他知道方才的畫面是誰所有,「這邊好像是我縱的火。」

  「啊?」莫奎一臉驚疑。

  「有想起一點點,但不知道原因,可能到二樓就知——哇喔!」

  啪啦!

  堊縕注意與莫奎談話,卻忘了莫奎對脆弱的階梯發牢騷的事,一個沒注意,就踩破了一道階梯,所幸只是第二階而已。

  「喂喂,你先專心在腳下吧,從上面看蠻恐怖的,我先看二樓有些什麼,你慢慢爬。」手握上門把,莫奎先和堊縕通知一下後,打開門板,走了進去。

  走樓梯對堊縕來說並沒有很困難,即便是在脆弱艱難的情況下,以他發達的運動神經,三兩下就掠過了中間空洞,輕盈踩踏階梯,最終落在二樓的木板上。

  莫奎走進二樓後門沒有關,二樓門後是一條走道,走道兩邊共有三扇門板,莫奎站在最靠近二樓門口的房間前,大皺著眉頭。

  「怎麼了嗎?」對莫奎的反應感到奇怪,堊縕加快腳步,來到莫奎身旁。

  從敞開的門框看去,就知道莫奎為什麼一臉古怪的樣子了。

  這個房間是書房,簡潔整齊的書櫃佔滿了房間三面牆壁,但是櫃子內的書籍卻是雜亂的擺放、丟在地面上,中央的書桌上有幾個書籍慌亂翻閱的痕跡,一些看不懂的程式藍圖丟擺一旁。

  整體看起來,就像個曾經被人翻找過的犯案現場,尤其是木製地板上還有用白筆畫線的人形輪廓,以及斑斑血跡。

  這裡,還曾經有人死亡。

  『縕,不要相信姓堊的人。』

  『藍圖藏好決不能讓他找到。』

  『在你下定決心前,不要繼承我的財產。』

  『如果你能就此忘記,也好……』

  血色沾染了他的視線,堊縕的意識崩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