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 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厄運online》卷二章四3

  「喂,你還可以吧?臉色看起來糟透了。」莫奎皺著眉頭,方才堊縕無預警的倒下,害他差點沒有接住他的身子。

  莫奎與堊縕現在在獨棟外頭雜草叢生的草坪上,臉色蒼白的堊縕眼底還有驚懼,似乎想起方才書房內的相關記憶。

  「沒、沒事,我還可以……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吧。」堊縕情緒還未定下來,他對著莫奎馬上提出要到下一個地址去。

  「確定要繼續下一個?我們不是說好狀況不理想就休息?」莫奎大皺眉頭,不能理解撐著這副虛弱的狀態還想繼續折磨自己嗎?

  「不行,我得去……」堊縕咬緊牙根,下意識站起身,還猶帶疼痛感的頭,不斷在回想方才的記憶。

  堊縕在這裡想起自己的身分,知道自己不是孤兒,他有著父親,有個家庭,但是為什麼他被送到了孤兒院?為什麼……父親會在自己面前自殺?

  接連不斷的疑問衝擊著他的腦袋,讓他更想去追尋原因,也讓他的頭痛又有開始抽痛的趨勢,但是他必須去才行……必須去才知道……才會想起來……

  「我必須去……小莎小夏……」嘴裡無意識喃喃他不熟識的人名,當「不熟識」躍進腦海內,堊縕怔愣了下,還來不及對這兩個暱稱有什麼想法,意識瞬間渙散,兩眼視線模糊無法聚焦,堊縕只來得及看見離得愈來愈近的綠色雜草。

  「喂……喂、堊縕!」莫奎看堊縕腳步不穩,正想勸他先坐下時,堊縕已經朝前倒了下去,莫奎只來得及抓住堊縕的手,阻止他摔上草坪。

  輕輕將堊縕放下,莫奎輕拍堊縕兩頰,搖晃他兩肩,但堊縕只是難受的皺著眉頭,沒有轉好的趨勢。

  「嘖。」莫奎咂了咂舌,一把抓起堊縕,背向著他,將他一舉揹了起來,面對不理解的狀況下,莫奎只能尋求專業的幫助。

  「你撐著點,我送你去醫院。」

  「不……行……」堊縕硬撐著難受,右手抓住莫奎的肩,用這個方式表示他的決心,「要……是接下來兩次……都會變成這樣的話,那不如一次承受完……我們時間不多了啊……」

  「……你真的受得下去?」感受到肩膀上覺悟的力道,莫奎再一次詢問。

  「受不下去……也得撐下去……」

  「好……我們往下一個地址去。」


  紙條上的第二個地址,同樣是在南街,緊鄰紅巷的偏僻藍巷,中下階級居民的住所。

  「這裡……」莫奎皺眉頭,在他看地址就隱隱覺得自己知道這地址位在何處,實際走過更確認他的想法。

  莫奎與他妹妹小時,就住在南街藍巷而已,自然對這裡有著異常熟悉。

  堊縕虛弱的抬起頭,還沒確認周身環境,眼前的建築物已經讓他知道他在哪裡了。

  堊縕與朱曉原本也自藍巷而來,甚至將巷做為家也不為過。

  紙條上的第二個地址,是堊縕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地方。

  它在堊縕的印象中,輪廓變得更加破舊、更具一點年代滄桑,堊縕在這裡有諸多回憶,所有的一切,都源於此處。

  龍飛鳳舞大筆彰顯下的三個大字招牌,有些破舊歪斜的掛在建築物上,「孤兒院」三字,沒有院名,就僅是清晰的說明它是什麼樣的設施。

  耳邊虛傳來孩童高音尖銳的嘲笑聲,黑板上的字、老師糾正後的字、遊戲內的建築設施,瞬間在堊縕視網膜內與眼前現實的招牌大字重疊一起。

  「堊縕,你聽好了,這三個字不是什麼托兒所,那是完全不一樣的字。」

  「這個叫做『孤兒院』,老師現在寫的這個,才是托兒所……」

  堊縕感覺頭痛欲裂,他感覺自己正因為頭痛抱著頭俯下身,從下往上看向暖光大亮的建築物招牌,難以聚焦的視角映上了模糊的三個字,它們與腦中未刪去的選項重疊一起,形成清晰可辨的三個字——

  托兒所。

  在堊縕失去記憶後、失去意識的前一秒,這個地方還曾是等待父母接應的照顧中心,但在醒過來後,它卻變成了等待他人接應的認養中心。

  為什麼前後差別這麼大?堊縕記得他失去意識並沒有超過兩天。

  而且而且,以前明明待在這裡就不曾覺得,但是現在,自己感覺身邊少了什麼。

  他的身邊一向有朱曉,但是除了朱曉,還應該有誰?


  「走開,離我遠一點。」

  不慍不冷的語氣,但是強烈表達聲音主人生人勿進的氣息。

  「為什麼為什麼?小莎偏要離你近很多點很多點。」

  綁著雙馬尾的女孩子,性格活潑得與他的陰沉成完全對比。

  「妳是我的誰?不要靠近我。」

  心情煩躁的站起身,他注意到牆角有影子晃動,他要轉移陣地。

  不能讓其他人牽扯進他的事情裡。

  「吶吶,為什麼不能靠近你?不是你的誰就不能?那這樣……」

  「『成為你的誰,那就可以了(對)吧?』」

  活潑的音調、沉靜的音色,長得如出一轍、氣質決然不同的雙胞胎姊妹這樣對著他說。


  「葛格你在做什麼?」

  今天綁束高馬尾的女孩俯著身,好奇看著坐在地上的他,在畫寫些什麼。

  「秘密。」

  他看了女孩一眼,神秘兮兮地將手上的圖藏好。

  「葛格小氣鬼!」

  女孩見看不著圖的內容,生氣的鬧起彆扭。

  「好啦好啦,喏,這是一個遊戲的藍圖。」

  他展開有些折痕的紙圖。

  「侯——這就是葛格前幾天跑去偷拿的東西?」

  「哎?」


  「不行!妳們不能這麼做!」

  「我們別無選擇,這是我們家欠你的。」

  冷靜的口吻,女孩的心已經決定了。

  「不行!給我回來!」

  「縕,不要等我們了。」

  「不要!給我停!給我停啊!」

  他企圖抓住引火線,他不要她們死。

  然而火線燃燒得飛快,當達到終點的那一刻,等待著火線結尾的油桶瞬間燃起大火,早在各個角落倒滿的油水,經由油火連串,最終,整間屋子燒起了大火。

  兩個女孩被火焰吞噬的背影,深刻映在他的腦海中。

  「啊啊啊啊啊——!」

  堊縕抱頭痛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